《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今天我回忆那段往事,我都搞不懂那个96年的小姑娘心里想的什么,敢爱敢恨还是性无所谓?
  7月6号,一个吉祥的日子,北京机场,接新船的人都在候机,准备去韩国蔚山。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老九!
  “九哥!嫩妈我想死你了!你手机是不是换号了,换号了不告诉我。”我握着老九的手,心里特别高兴。
  “嫩妈,我原来那个手机号漫游啊,我老婆子给我换的新卡。”老九见到我也很高兴。
  我跟老九在机场见面时候,发现他的门牙镶上了。
  到了韩国蔚山,船还在试航,代理把我们安排宾馆住下,我跟老九一个房间。
  韩国蔚山的宾馆跟中国如家比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居民楼,400元一晚,免费的WIFI速度很慢,好在工作人员很热情,要不然老九的脾气加上那么炎热的天,早得找个理由爆两个棒子的头了。
  我跟老九在房间实在无聊,俩人商议出去走一走。
  出了宾馆对面就是大海,居然还有有一人工海滩,一帮子棒子在海里洗海澡。
  我说哎呀,九哥忘了拿个泳裤好了。老九说,嫩妈拿什么泳裤子,老九接着把大裤衩一脱,露出宽松的大红色的中国老年人特有的丨内丨裤,说,这样游一遭就行,可嫩妈热死我了,说完冲着海水扑去。
  我这才发现老九的左胸纹了一条下山虎,配合他彪悍的身材,威风凛凛。
  老九在水里扑通了几下,然后上来说,嫩妈水真凉,老三你杂不下来啊?
  我说九哥我没穿丨内丨裤,我怕我器官太大震到韩国棒子。
  老九顿时笑的跟狗一样,说老三我们找找看有没有喝酒的地方。
  老九的丨内丨裤是化纤材料的,水一泡就在那垂着,跟他走在一起感觉真他妈的丢人。
  我俩走出海滩,在一条小路上走着就在这个时候对面走来大概78个棒子,穿的都很杀马特,叼着烟,一看就是韩国的小混混。
  “九哥,你看有流氓。”我对老九说。
  “嫩妈几个棒子你怕啥,我一人打他三个。”老九看了一眼对面的混混说。
  “他妈的你打仨还5个呢。”我心里已经有些哆嗦了。
  棒子的路很窄,我俩只能跟他们对着面走,我走在老九后面,老九提着大裤衩子,穿着丨内丨裤,叼着红双喜,我硬着头皮跟在后面,两帮人马上要遇到了,对面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老九忽的站住了,抬着头,斜着眼看着那帮小子,猛的抽了一口烟,扔到地下,高喊一声,嫩妈,走路不长眼啊!
  我在后面都要吓尿了,不过老九的这一声确实霸气,棒子们都一愣,其中一个领头的看到了老九胸前的老虎,立马停住,开始鞠躬,一边鞠躬一边谄媚的笑着,嘴里还稀里哗啦的说着东西,然后其他的人都开始鞠躬,给我们让出一条路。
  老九在大裤衩子里拿出一支红双喜,慢慢的点着,看着那个打头的杀马特说,嫩妈你走路注意点。

  然后头也不回就往前走,我小跑似的跟在老九后面,小声的说,九哥你真牛,九哥你真棒。
  老九说,几个棒子算什么狗东西,你在国外放心大胆不要怕,出了事情喊八嘎!正跟老九吹着牛逼,忽然看到一个半黑人在路边吸烟,老九说,擦,嫩妈怎么一个菲律宾猴子在这,我去踹他两脚解解气。
  我赶紧拉住他,我说九哥,别乱踹,万一是巴基斯坦的友军呢,老九说,我一看就是菲律monkey,然后老九朝他伸出中指,大喊,猴子,嫩妈黄岩岛是中国的!我说九哥,他太小,不懂政治,我们赶紧走吧!
  老九的招摇真不知道哪一天被人打死在异国他乡,然后把他的尸体寄回去,我总是劝他脾气不要太大,他却依然我行我素。
  在宾馆待了两天,代理拉我们去了船厂,见到了试航归来的新船新船:seagod7(海神7号)。
  海神7号是纯韩国棒子现代重工做的,这也就意味着这条船的性能十分完美。
  说到造船,我不禁想起我在长江的一个船厂修船,很大的一个造船厂,当时船厂造两艘船,一艘是德国人监工的为德国人造的9000吨级的船,另一艘是给上海一个公司造的3万吨级的。
  给德国人造的船全程由德国人设计制造,船舶重要部位钢板及内部设备都是在德国进口的,那条船造了7个月才结束。给上海造的那条34天就下水庆祝了,好像还获得了最快建造船舶的记录。
  外国人造船的标准是全船破损3分之一个舱的情况下船不沉还能跑,而中国的造船标准是用最少的材料拉最多的货。
  有些扯远了。
  海神7号特别漂亮,远远的看上去跟一座小山一样,特别威武壮观,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驾驶这个大家伙,心里还有些激动。
  我跟老九登上船,找各自的房间,向新船长报道,新船长是个韩国人,他只跑一个航次就换成中国的,所以我没有特意的巴结。

  收拾好东西,我招呼老九去餐厅看看有啥好吃的,
  “老刘!”“刘叔!”没想到新大厨居然是带我去孟加拉的老刘,我跟老九都乐了,这下好了,老中青三代屌丝会面了,大家又是一阵唏嘘。
  大家都开始熟悉自己的岗位,下一站日本北九州福冈县。
  福冈跟蔚山隔着一个朝鲜海峡,新船的速度很快,十几个小时就到了福冈。
  锚地抛锚,老九跟老刘谈起这些年在世界各地遗留的种子。
  “九哥啊,我跑了快10年船了,就是没弄过日本妞,要么咱俩在福冈搞个援助帮忙的妹子?就是太贵了,得100美金”大厨对老九说道,雄风不减当年。
  “嫩妈,老刘,跟着我老九下去啥时候让你花过钱,靠了码头跟我老九下去,嫩妈我给你搞一个地道的日本妞。”老九拍着胸脯给大厨说。
  刚来的实习生小王一脸的崇拜,递给我一支烟说:“三副哥,你来过日本不,能不能领我下去见见世面?”
  “没问题啊,日本我都尿遍了。”我说道。
  第二天一早船靠好码头,代理拿来PASS,老九跟大厨商量好要晚上6点下地找援交妹,我吃完中饭叫着实习生小王两个人下去了。
  出了码头经过一个高架桥,我轻车熟路的搞了两辆自行车,小王吓的都要尿了,我领着他开始找垃圾箱,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但是发现了一个挺大的寺庙。
  “小王,今天你够幸运的,咱俩要发个小财啊。”我已经乐出声来。
  “三副哥,怎么发财呀。”小王很是疑惑。
  “小王你看,这是个寺庙,里面会有功德箱,大家都往那个功德箱里放香火钱,这里面没有人管,咱俩进去把功德箱里的钱取出来平分了。”我跟大厨水头他们不一样,他们做什么都喜欢保持神秘,而我喜欢把事情说出来。
  小王有些犹豫,我说你一个月赚几个钱啊,赚钱你还不干啊。

  小王迫于我的淫威只能应允。
  我俩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大厅里没有人,正中心一个大佛微笑着看着我跟小王,我到处寻觅功德箱,怎么都找不到,这可奇了怪了。
  小王这个时候指着一个大箱子叫我:“三副哥,我看到香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