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船缓缓开出,我在驾驶台拨通娜莎的电话,电话响了两声。
  “嘿,亲爱的,你昨晚怎么不辞而别?”娜莎慵懒的声音。
  “我们要走了,回中国。”我有些感伤。
  “哇,你要多久再回来,记得给我多带着中国的威士忌。”娜莎的语气里没有太多的依依不舍。
  也许在她看来,她只不过是跟一个自己不讨厌的中国男孩子喝了一场酒,做了一次事,而对于一个保守的中国男孩来说,这却是一段真真切切的感情。
  “三副,外面风大,你过来掌舵。”船长冲我喊了一声。

  信号已经变弱,电话那头娜莎的声音也已经变的不太清晰,我挂断了电话,从小周手里接过舵盘,迎面的巨浪拍打在船头,也暂时拍去了我对娜莎的思念。
  深冬的日本海巨浪滔天,我握着舵盘,好像都不能控制,风稍微一偏,浪头就横着船过来,啪一声,船横摇到20多度,驾驶台一切能站着的东西全部飞出去,我使劲抱着舵盘,就好像抱着娜莎,一个可以给我安全感的女人。
  零下10度的疯狂导致的结果是我得了重感冒,整天头晕头疼,鼻涕流一地再加上风浪超级大,整个人都要死掉的感觉。
  风浪中航行了10多天,我的胆汁都要吐出来的时候,我们到达了连云港锚地抛锚。
  船长告诉我们说卸完货有可能去俄罗斯,也有可能去菲律宾,我很开心,这意味着我有一半的希望再见到娜莎。
  船靠泊时,公司来电话了,说下趟去菲律宾,我的心里凉了半截,本来准备可以在连云港买些白酒跟好吃的给娜莎带过去,现在一看计划全泡汤了。

  码头靠好手续办完,我跟船长请假下去买点感冒药,老九说连云港他来过多次,于是我俩商议好一起下地。
  连云港出了码头走一段时间需要爬上一个小坡,估计前几日的雪下得太大,路面结的冰很厚,我跟老九俩人互相搀扶着,老九在俄罗斯虽然待了只有一夜,却也苍老了许多,我俩在一起走路,他看上去比我爷爷都老,路上的看到老九纷纷躲避,生怕他不小心滑倒横躺在别人车轮下。
  “九哥,那边有个理发店,我想去理个发。”我指着一个貌似像理发店的房子对老九说道。
  “嫩妈这是理发店吗,别是洗头房。”老九搓了搓手,我俩都冻成狗。
  洗头房跟理发店的外面一般都写着理发洗头,但是如果你进了洗头房说我要理发,人家会以为你是个傻逼,你要说洗头呢人家洗的却是另一个头。
  走进这个理发洗头房,房子很小,中间用帘子隔着,隐约能看到里面放着两张床,外面是一面镜子,和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摆满了理发的用具。
  两个妞坐在破旧的沙发上,烧着煤炭炉子,老九赶紧拿个马扎坐到炉子旁取暖。
  “我理发。”我对其中一个很年轻的妞说,她大概有22、3岁,长的很瘦小,但是上身很丰满。
  “好的,你先过来洗一下头。”妞笑着对我说。
  还好这是个真理发店,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们是哪里人做什么的啊?”妞一边拿着电推子在我头上游走一边问我。
  “我们是船上工作的。”我心里想着娜莎,不想过多的说什么,我觉得已经对其他女人都不感兴趣。
  “嫩妈,你们这哪里有小姐啊?”老九有些戏谑的问道。
  给我理发那个妞把电推子关掉,对老九说:“你看我行吗?”

  连运港的这种行业一点不亚于东官,更重要的是她十分的朴实,小姐都身兼数职,想到这里我不禁暗暗点了一个赞。
  老九在火炉旁恢复了一些元气,妞的主动把他的战火烧怒了。
  “嫩妈多少钱,在哪里搞哦。”老九舔了一下嘴唇。
  “60一次,在那边。”妞指了一下帘子里面的床,妞的态度有些轻浮,眼里透露出来的意味好像在说:小样,敢来吗?
  我知道老九的脾气,吃软不吃硬,我赶紧说:“算了九哥,我还得去医院呢,咱去连云港市区喝酒去。”
  “嫩妈,”老九抱着妞哗啦就扔床上了,然后听到里面的妞咯咯地笑声“你轻一点。”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已经理完一个半球,剩下半个带毛的脑袋,像极了轰动一时的杀马特。
  帘子那边传来脱衣解扣的声音,我忽然想起那晚的娜莎,心里极度的烦躁。
  老九去了**最少要40分钟我是知道的,我点燃一支烟心想怎么度过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这个时候帘子那边没有了动静,老九走了出来,脸上一脸的厌恶。
  “老三,嫩妈赶紧走。”老九怒气冲冲的喊道。
  “九哥,我头才理了一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妞这个时候衣衫不整的出来了。
  “嫩妈,这是理发的钱!”老九扔到桌子上10块钱对妞说。
  “老三,嫩妈赶紧走。”老九拽着我要离开。
  “老板,我的台费还没给。”妞跑过来挡在门口冲着老九喊道。
  “嫩妈,你还找我要台费,信不信我打你个玩意儿?”老九大喊道。
  老九把妞扒拉开,我解开系在我脖子里的理发围巾,俩人出来理发店。
  “咋了啊九哥?”我不解的问道。
  “九哥,到底怎么回事啊?”我递给老九一支烟.
  “嫩妈我裤子都脱了,小娘们放了个屁,可嫩妈熏死我了。”老九愤怒道。
  我擦,一个屁浪费了60块钱,最主要的是给我弄了个杀马特的发型,人不人鬼不鬼的。
  到了连云港县城的医院里买了一些药品,我拿手机给娜莎打电话,打不通,中国移动告诉我未开通国际电话业务。

  我打通了10086,问她为什么,她告诉我要到归属地交2000块钱才能开通国际漫游,才能往国外打电话,伟大的祖国啊。
  难道我还要跑去虎门开通国际漫游?你当我是林则徐吗。
  在医院里买了一些厂常用的药品,我跟老九就回船了。
  “老三,你这是理的什么发型啊,怎么跟半个海胆一样?”二副在舷梯口笑我。
  “九哥赶紧给我理成光头。”我扭头对老九说道。
  老九正给我理着发,船长召集大家开会。
  “公司刚打电话过来了,我们这航次空船到了菲律宾马尼拉,然后船就要卖掉了。”船长点了一支烟说道。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几个新上来的心里不太高兴,干了才不几个月就要下船了,也不知道公司那几个船有没有空位置。
  “公司呢刚买了一条7万吨的矿砂船,跑环球的,大家在菲律宾坐飞机回家,在家待3个月左右,有想上新船的就上新船,不想上的等公司人事安排。”船长这个人就喜欢暗藏一刀。

  “卧槽,跑大线啊,现在海盗这么厉害,我肯定不去啊,我还是回家等安排吧。”大家基本上都是这种负面的言论。
  “九哥,你咋打算的?”我问老九。
  “跑大线太累了啊,嫩妈心累。”老九又一次显露出真情。
  算一下我三副干了接近6个月了,在船上待了18个月了,也该回家休整几个月了。

  航行的时候,大家都在收拾行李,心情也大都很轻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