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当然不能丢了中国男人的脸啊,我拿货酒瓶,稍微抿了一下,当然我更想得到的是瓶子口残留的娜莎的味道。
  “这个酒是我们家乡最好的酒,要40美金一瓶。”我比划着说道。
  平时说美金说的多了,忽然不知道人民币用英语怎么说了,40块的酒被楞被我说成了40美金。
  “40美金?”娜莎非常惊讶,

  她又咕咚咚的喝了几口,
  “你知道吗,在俄罗斯,只有最好的朋友才会分享最好的酒。”娜莎冲我眨着眼,眼神里的色彩我读不懂。
  其实娜莎和我的英语都不是很好,我们之间的谈话其实基本都是手势比划加英语单词,我被她的几个best给绕晕了
  她重复说了好几遍,最好的朋友才会分享最好的酒。
  我有些失落,因为在中国,一般妞对你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基本就意味着你没有炮打了。

  我的脸色有些难看,赶紧拿起酒也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他妈的辣的我又不住的咳嗽起来。
  “你怎么了?”娜莎关心的问道。
  我说没有事儿,我们继续喝酒。
  整瓶酒我喝了也就是有2两,因为之前那杯俄罗斯黑啤劲头很大,所以我已经晕的不行了。娜莎自己喝了接近一斤白酒,连咸菜都没吃一根,却没有多少醉意,她非常兴奋的跟我说着话,当然我基本上听不懂。
  俄罗斯的烟基本只有2-3块钱一包,我又递给她20美金一盒的玉溪,她小心翼翼的品尝着。
  俩人坐在公园的躺椅里,她用半英半俄的语言跟我说着话,我也开始说中国话,大家都有些口齿不清。
  其实在这一刻,语言已经不是问题,我手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腰,把她当成我最好的朋友,用山东话跟她说着我的一切,说着我很喜欢她。

  “嘿,你要去海员俱乐部吗?”娜莎对我说。
  我当然十分乐意,也许在俱乐部我会碰到同船的人,我可以搂着娜莎在他们面前狠狠的显摆一下。
  到了海员俱乐部已经接近7点,海参崴的夜晚很狂野,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港口城市。
  当然,我并没有看到我船上的船员,不过有很多别的船上的船员,中国船员一眼就能认出,因为他们总是聚在一起,最主要的是里面有几个老头还穿着布鞋。

  我居然还看到几个朝鲜船员,他们胸前都别着正日跟日成的像章,如果老九在这我估计这几个朝鲜二毛子就被打残废了,有时间一定得叫着老九下来打落单的朝鲜二毛子,来报春节被打之仇。
  海员俱乐部里的女人是清一色的大洋马,她们特别热情,跟每个人都能说上话,我身边有了娜莎,也就不在意这些性工作者。
  娜莎点了两杯伏特加,递给我一杯,我小口抿着,娜莎一口就是半杯。
  “嘿,我看你好像不太高兴。”娜莎疑惑的问我。
  “你刚才告诉我,你把我当成你最好的朋友。”我有些委屈的重复了两遍朋友这个单词。
  “哈哈哈,”娜莎秒懂了我的意思。
  “最好的朋友,是可以上床的。”娜莎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别样的气息。

  这个时候俱乐部里响起了激情的音乐,俄罗斯女人开始跳舞,旁边的中国人跟朝鲜人正襟危坐的观赏着。
  娜莎拉着我要加入舞蹈的行列,可是做了10几年广播体操的我也只能做一些扩胸运动。
  娜莎很自然的倚在了我的怀里,由于她穿着高跟鞋,所以我俩的身高很不和谐,我的嘴巴只能到她的脖子。
  偷偷接吻有些不太可能,我的手只能不安分的摸着她的腰跟屁股,她像个大洋娃娃一样,金发飘飘,五官精致,胯部跟屁股更是堪称完美,她的胸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那一瞬间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能跟我去中国吗?”我在她耳边轻轻的问。
  我甚至幻想着她能跟我在山东的某一个乡镇上,生几个混血儿,然后把我的同学朋友都羡慕死。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当然愿意去。”娜莎对我说。
  一曲舞毕,我们又喝了几杯叫不上名字的酒,娜莎已经跟我都醉的像堆泥巴。
  “送我回家吧。”娜莎深情的看着我。
  我打通了安杰列夫的电话,告诉他我在海员俱乐部等他。
  安杰列夫看到我在俱乐部门口扶着一个漂亮的俄罗斯姑娘很是惊讶,他暗暗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你有俄罗斯朋友?”娜莎问我。
  “他是我的司机。”我的逼格瞬间暴涨。
  娜莎的家离着市区很远,我俩坐在汽车后座上,她躺在我的怀里,走了足足有30分钟,很破旧的一栋公寓楼,比我在镇上新农村改造的房子最少落后10年。
  我心想假如真把娜莎搞到中国去,她还真不一定嫌弃我的生活环境。
  在楼下我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今天喝了好多酒,我感觉我要变成老虎了。”娜莎笑着说道。
  “你不想做瓶子上那个男人吗?”娜莎眼睛里射出一股诱惑,然后转身上楼。
  我紧跟着跑上去。
  娜莎的房子很小,但是很漂亮,挂着她一张艺术照,还有很多画作,娜莎扔掉包,坐在床边上看我。

  我有些局促不安,把我的包放下,拿出剩下的那瓶景阳冈跟玉溪烟放到她桌子上。
  娜莎紧紧的盯着我,两条腿很自然的重叠在一起,金色的瀑布垂在胸前,我有些按捺不住,擦,去他妈的矜持。
  我跑过去把娜莎按倒在床上开始疯狂的吻她,她嘴里酒味很重,但是嘴唇很有质感,我像着迷了一样使劲允许着。
  娜莎积极的回应着我,我嘴里不停的说着我爱你,开始脱她的衣服,她也配合着脱我的衬衫。屋子里没有暖气,他妈的零下10度啊!
  我光着膀子,打了好几个寒颤,就好像在冰天雪地里打滚一样。

  没有再做过多的**,我们便交织在了一起。
  事罢后我俩相拥在一起,她的腿像蛇一样的紧紧缠在我的腰间。
  “你会跟我去中国吗?”我紧挨着娜莎的脸问道。
  “也许会吧。”娜莎接触着我的上身,我又一次将她放低在床。
  这个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我一看是安杰列夫,
  “中国人,你什么时间回去,我已经等了1个多小时了。”安杰列夫有些不耐烦的说。
  “我租了你1天,24个小时,明白吗?”我把24小时重复了两遍。
  我有点烦躁,因为我知道跟娜莎温情完这一次我该回船了,并且我可能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见不到娜莎,甚至可以说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她。
  想到这里,我一阵猛烈的冲刺,然后释放出了新的生命。
  我抽着烟,娜莎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盖住半个眼睛,我轻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穿好衣服起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我一句话不说,安杰列夫递给我烟也被我拒绝了,我一个人人倚在车窗玻璃上,望着海参崴宁静的海湾,

  老九还没有回来,船上的货已经装的差不多了,二副告诉我预计凌晨5点开船,我赶紧回房间补个觉。
  睡了1个多小时被备车的铃声吵醒,我爬上驾驶台,然后我看到老九在指挥着关舱,老九的腰杆已经没有前几日那么挺拔,甚至都戴上了大棉帽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