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洋马忽然有些感伤,对老九说着什么,估计想起以前跟老九的事情了,她起身离开,应该是去掉泪了,老九赶紧接着走掉,饭桌上就剩我跟小洋马了。
  “你真漂亮。”我对她说道,但是我的眼睛不敢直视她。
  “谢谢。”她简单的应了一声。
  我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她跟越南卫检管不太一样,越南卫检管很漂亮,是那种邻家女孩那种的清纯,小洋马更多的是性感,是种野性。
  我跟卫检管接触的那几天,更多的是我占主动优势的,忽然面对一个个子跟我差不多高,估计我都打不过的战斗民族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害怕。
  “你们这里真的是太冷了,我们家里不冷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乱扯。

  “你的眼睛真好看,还有鼻子。”这个时候我只能硬着头皮说了,我得感谢我的初中英语老师让我记住这些面部器官
  “嘿,你想跟我上床吗?”小洋马停下手中的刀叉,瞪着蓝宝石般的大眼睛问我。
  我手猛的一哆嗦,叉子都掉地上了,我慌忙低头去捡,猛的一抬头碰到了桌子上,我一边摸着头一边说;“Ijust,youknow.”
  我已经语无伦次,我感觉自己像个女孩,跟一个我心爱的,很帅的,我很想跟他弄事的男人一起吃饭,然后这个男人问我能不能跟他弄事。
  我心里很兴奋,但又感觉这不是真的,我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扭捏并快乐着。
  “操!”我暗骂一声,他妈的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娜莎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又一次哈哈笑起来。
  这个时候我多希望老九能突然出现,化解我的尴尬,或者老九能指点我一下,鼓励我一下,让我化身主动,征服这匹性感的小马。

  这时隔壁房间传来老洋马粗重的喘息声,我去,老九这就弄上了啊,能不能在意一下我的感受。
  荒山野岭的,远离城市的喧哗,房间里除了电视机一会英语一会俄语,断断续续的,剩下的也就是老九跟老洋马异常兴奋的喘息声。
  我能感觉到老九的手像条蛇一样在老洋马身上游走,老洋马很规律的喘息声,慢慢的变的急促,然后老九进入了,一阵激烈的啪啪声。
  我顾不上桌子上汤有多难喝,大口大口喝着来压抑着我的心情。
  在俄罗斯人看来,弄事可能跟吃饭一样都是人的需求,小洋马只是笑着,在她看来自己母亲跟谁弄事,是她自己的自由。

  我喝完了那碗汤,小洋马问我是不是吃饱了,我说是的,她简单收拾了一下餐桌,我赶紧递烟给她。
  “你有中国威士忌吗?”小洋马问我。
  “有的,有的,我明天给你送来?”我想起来自己还有两瓶景阳冈,三碗不过岗。
  小洋马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说:“我不住在这里的,明天我一天都在学校,我给你我的地址跟电话,明天送我学校去吧。”

  我擦,小洋马居然还是个学生,我咽了一下口水。
  “我要走了,下午还有课。”小洋马抽出一张便签纸,写满了一串俄文,还有电话号码。递给我。
  这个时候老九那边交战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刻,老洋马大喊大叫的声音甚至都超过了电视里的枪战。
  我接小洋马纸条的那一瞬间,“嫩妈,走你!”老九应该达到了巅峰,我听到这自己也打了一个机灵,纸条没拿住。
  小洋马跟我赶紧去接掉落的纸条,我的手忽的握住她的手,我有些呆住了,不知道该松开还是继续握着。
  小洋马蹲下,用另一只手拿起那张纸条,递到我手里,慢慢抽出我握着的那只手,冲我眨了一下眼睛,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callme。”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啊,我矗立在那里,感觉自己像是被喜欢的女人弄事了,痛苦夹杂着幸福。
  如果不是老九拍我的肩膀,我估计还得矗一段时间,老九的身上充满了大洋马身上的香水味,同时还有浓浓的前列腺液的味道。
  大洋马的脸红彤彤的,洋溢着特别圣洁的美。

  “娜莎去学校了。”我告诉她。
  “谢谢你能来我这里。”大洋马笑着对我说,眼神里透露出一股温情。
  “我们该走了,明天我会再来,给你带礼物来。”老九对老洋马说。
  俩人开始恋恋不舍拥抱在一起,恨不得再来几发。
  “九哥,你咋认识的她啊?”我走出大洋马的房子问道。
  “嫩妈海参崴有个海员俱乐部,里面全是俄罗斯老娘们,有记女,也有暗娼,这个大洋马就是在那里见到的,她是个寡妇。”老九慢慢说道。
  “嫩妈俄罗斯到处都是寡妇,她们吃穿不愁,但是也没有太多钱,我送了一瓶2锅头给她,她也算是生理需求吧,俩人就好上了。”老九接着说。
  “一瓶2锅头?下一句不该是呛得眼泪流么?”我暗道。
  他妈的俄罗斯的成本比孟加拉的方便面高不到哪里去啊。
  我跟老九讲我用方便面在孟加拉弄事的经历。
  老九说是不是大厨老刘领你去的?
  “你咋知道的九哥?”我原以为老九会很惊讶。
  “嫩妈,那地方是我领老刘去的,我俩那时候去用两副线手套子。”老九说道。
  他妈的,搞了半天祖师爷原来在这里。
  我没有告诉老九娜莎约我的事情,我想一个人在心里藏着这件事儿,万一去不成或者去了没约炮成功,最起码没有人笑我。
  两人重新回到1866大牌子底下。
  “应该有公共汽车去市区,咱俩在这等一下。”老九道。

  “九哥,咱身上没有卢布啊。”我说。
  “嫩妈,俄罗斯坐公共汽车不花钱!”老九怒道。
  公共汽车上只有零星几个老者,我俩坐在车上,我肯定不知道回去的路,至于老九,她还怀念着刚才的温柔也忘记了怎么回船,估计我俩坐公车做到市区还要打车回去。
  公共汽车拐来拐去,老九突然站起来让司机停车,下车后我发现我已经在那条熊出没的林子里的路边上了。

  有的时候利益跟爱情能驱使人的很大的潜力,就好像大厨能记住日本垃圾最多的垃圾箱在哪里,老九那么多年都不忘海参崴的一个小村子里有一房金色顶的教堂,教堂底下住着自己心爱的姑娘,更重要的是他们都能顺利的到达,满是收货的归来。
  船到了俄罗斯,在舷梯口会有丨警丨察看船,当然都不是真正的丨警丨察,基本都是70左右的老年人,他们的待遇很低,每月只有800-1000(人民币)的收入。
  我去舷梯口吸烟,给我们看船的丨警丨察以前在中国待过,中国话还懂一些,我看他在舷梯口一个人喝着咖啡,吃着大列吧面包很可怜,去餐厅给他拿了几个包子。
  “三副,哦,中国的披萨,太美味了,感谢你。”他的中文有股子旱烟味。
  “您帮我看一下,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打车要多少钱?”我拿出娜莎给我的纸条。

  “哦,这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女子学院,你要打车吗?俄罗斯打车很贵的。”老头惊讶的对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