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8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是在到省里,听从领导的旨意去办,但省里面对柳市这样突然的变动,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调整?在两人想来,都不会有多少好处落到他们头上的。要不然,之前领导也不会有直接依靠向钱维扬这样的决议。二是要毛达和这个老大发话,多少还是有些作用的,为他们今后的前途到省里去,要用他的一部分利益来进行交换或说挟制省里同意重用两人,作用不是没有,只是,毛达和肯不肯这样做?在毛达和身后这些年来,对他是怎么样的人自然有着很深刻的认知,否则也不会在毛达和还没有走,两人就自行寻找新的出路了。另一种就是直接向徐燕萍这个极有可能成为柳市主导者投靠过去,她虽说在柳市里有着不错的基础,但像他们两人这样的常委成员不会拒绝吧?肯定不会拒绝的,只是她能够拿出多少资源来分配?之前跟着她的刘君茂等人,总不会先来安抚他们俩而将老部下冷落了吧,总不能让跟自己打天下的人委屈而产生怨气吧。在市里较少的资源里,谁先谁后就明显地显示出来,此时投靠过去不是雪中送炭,仅仅是锦上添花而已,会受到对方的重视?

  答案不容置疑,袁君和石湘杰说话很少,可每一次对视交流,眼里的落寞与不甘也都能够读懂对方的意思。如今不是估价而坐等,在徐燕萍明显占优势明显有先决取舍的权力后,市里少得可怜的好资源,还能够落到他们的手里?对体制理解越深,心里那种期待也就越强烈,但细致深究之后却是越加失落。感叹着,两人一个叹息之后,另一个也跟着叹息。
  另一个人也很难做人的,那就是龙继武这个市委办主任,之前跟在毛达和身边,做过不少阴损的招法。如今新的主子将是昔日施招的人,他回有怎么样的境遇?石湘杰说,“老袁,要不要将继武找来?”“怕是不好吧,人多了在一起目标大,别人会怎么想?只怕会乱猜,对谁都不好的。”“也是啊,我们几时沦落到在一起喝茶说事都要先想一想的日子?”抱怨虽抱怨,但看着袁君却也表示实情就是这样,也只有面对现实了。

  讨论到最后,觉得还是要从每一个不可能的方面都做一做工作,这样才能更主动一些。省里那边得先去走一走,在他们这样的角度上说,省里才是根本。毛达和这位老领导会不会给说几句话,能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也不太指望得上,但也要将尊重他的意思表达到位,最难做的还是与徐燕萍的沟通,得好好地琢磨,看怎么样做才能够换取得到更多一些的利益。
  杨秀峰目前在头痛雄健斌所说的收款之事,这件事要在这关键的时候来做,风险也比较大,但雄健斌那里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得不到资金同样会牵扯到目前开发区里另外的那些项目工程,也是另一种更大一些的风险。要是拖一拖,或许不用一个月时间,市里的局面就完全明朗了,到时候来做这一事刘君茂会不会直接给否决了?杨秀峰在感觉上是有这样的可能性的。
  雄健斌给拖在高速路工程里,杨秀峰在电话里要他到柳市来,可他却只是好言好语地将收款的事权委托给杨秀峰来做。对于收款,之前在市里有钱维扬给顶着,没有人过问,但其他领导也不会就想不到其中的利益存在,之数当初不能够伸手过来而已。如今钱维扬离开了,要再扩大收款,他们会不伸手?这也是杨秀峰最为担心的事。新的格局里,伸手的人有多少,他们的胃口会有多大,都是未知之数。想了一天,杨秀峰觉得还是要先见一见徐燕萍,目前至少有两件事必须要跟她单独地说一说。

  第一件事就是在迎接华兴天下集团有可能到柳市开发区来考察的问题,刘君茂和他的观点有些相左,按照刘君茂的想法,说不定会弄得今后很尴尬的。这一点要先争取徐燕萍的赞成,让她帮着说话才行。第二件事,自然就是开发区里收款,有她支持了,也就不会有其他人伸出贪婪之手。另外,在这关键之际,能够私下里得到她的一句话,才会让杨秀峰安心地在开发区里做事。最后一点也是杨秀峰最想明确的问题。

  徐燕萍肯定很忙,私下约会的可能性很小的,她也要格外地注意吧?杨秀峰知道如今要密约她是不可能的,就算很想她,也只能够在办公室里见见,再说,她的位子即将变化后,心里还会不会和之前一样?
  和陈静在电话里联系,表明了自己要见一见领导。陈静没有多细问,只是问杨秀峰准备在哪个时间段。杨秀峰说完全听陈大秘的安排,陈静说,“那好吧,你等我电话。”
  毛达和近期里虽说也在活跃着,但他只是在省里活跃,回到市里后,就像一个完全的超脱者一般,对平时的事务也都尽量地少理会。市委里的工作,有时候也会主动地和徐燕萍联络,甚至主动征求她的意见。也不过是在表明了他在市里新格局里的态度,而对之前在身边的人,也都是用安抚的姿态,要他们安心工作,相信组织会对每一个干部都有着安排也有着公正的评价和使用。
  龙继武目前不能够像石湘杰等人那样有什么想法,更不好有什么动作,毛达和有放手不多管市委里的事,也就将更多的工作交托给龙继武来处理。虽说让他很难做,但形势如此也由不得龙继武有什么推脱开去。只有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地承受,徐燕萍等人摸钱自然也不会就给市委什么压力,但龙继武哪是看不清形势的人?
  不过,怎么斗争,在体制里上到副厅级之后,省里也都会有妥善地安排。不会当真就完全闲置,更不会降了级别的。今后的位子或许会边缘化,在体制里走也就该想到这些,就该接受这样的现实才是理智的做法。
  等人有些焦急的,杨秀峰等陈静的电话也有些不安,他的不安主要是不知道徐燕萍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这让他在心里有些反复的。在高位上的人,心里会更加难以揣度。走进市政大楼里,倒是没有遇上重要的人,市政府里的人见到他到来,也不再像之前那边热情。钱维扬要离开柳市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事实了,他昔日的红人今后在市里会上怎么样的状况,也就有不少人想过了。不是迎面碰上的人,也都选择回避装着不见,杨秀峰看在眼里,也不去计较。

  走进陈静办公室,见她脸上不算冷,对杨秀峰说来袁君是最好的情况了。陈静见他到来,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而是站起来带他走进徐燕萍的办公室去。
  虽说到过徐燕萍办公室的次数不少,可他跟在陈静身后,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的,对徐燕萍的那种信任感一直都没有变,但在柳市变动在即,要说还如之前那样地安稳,确实是做不到的。陈静对他的态度明显地有些好转,说话虽不会给他多少笑容,但不在挑剔似的对待他,甚至还会为他着想了。杨秀峰跟在陈静身后走,进门时间她回头时有着鼓励的神色,心里却在猜测:怎么她会说这样子,难道真的了些什么了,或是徐燕萍在他她们的范围里说过了些什么,陈静才会这样?

  当然,陈静的改变从他到开发区上任主任之后就有着明显的变化,只是今天又有更好的态度,让杨秀峰心里多少有些不适。这种改变是不是与市里政治格局的变化有关?见陈静回头时脸上不少阳光之气,杨秀峰也就回给她一个笑容,陈静却没有看早已经扭身王里面走了。
  办公室里没有什么变化,徐燕萍坐在她办公桌后,安静地工作着。就算两人走进来也没有抬头,陈静见了,转身对杨秀峰做了个表示,要他先到沙发处坐着等。这种情形杨秀峰不是第一次遇上,到徐燕萍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多数都是这样子的,要等她将工作处理好才会接下来谈事情。杨秀峰还没有坐下,陈静已经将水杯倒了水端过来,没有直接递给他而是放到茶几上。随后也不看杨秀峰,却帮徐燕萍弄了杯茶。见市长没有就说话搭理杨秀峰的意思,稍站了站,也就走出去将门带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