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8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很想,很饿哦。”周英慧说着又要来亲,她说饿的意思杨秀峰自然明白,却也知道自己今天有些过度了,这时再做不是不行,可今后要是总这样会受不了的,也担心李秀梅等会要是来,自己怎么好不陪她?周英慧已经不由他去想了,另一只手已经从腰间伸进去,握住那欲爆裂的东西,握住了就很满意地看着他。
  杨秀峰的手也就摸进袍子里,握住那一手握不完的翘起,周英慧更加得意,说,“男人就这样,老钱说过我要是不随他走,留下来我喜欢怎么做都由着我。我说在这里有秀梅照顾我,什么都足够了呢。你说是不是?”说着看着杨秀峰,没有等他表示又说,“我不想老钱知道我们的事,你说秀梅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杨秀峰不知道要怎么说,这种事却不会像周英慧这样说的很坦然,她也不期待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就算知道了她会不会吃醋?秀梅吃起醋来会是什么样子?”说着吃吃地笑,很轻也很坦然,像完全和她没有关系一般,“她会不会随时都守着你?”

  杨秀峰真怕她多说,可她边说话手却不停,将他给剥脱下来。要他配合着,将长裤别落到地面上。厨房门没有关,外间空无一人。周英慧随手将那长裤丢到外面,手也就在他臀上摸搓起来。
  “就像上回那样吧……”周英慧说着自己转身,手扶着灶台背对着他,要让他从背后进击自己。杨秀峰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上回她在门缝外所见,她和李秀梅就是用这样的姿势的,她先说过要体会一次,自然就是要这样子来做。等杨秀峰撩开她的袍子,撅起的臀是那么地白,玉质似的纯洁与细润。
  抽出一只手来帮他,周英慧的手捉住那挺翘之物王自己已经泥泞的送去,却无法够着,杨秀峰很熟练地往前一耸挺,就直接没进里面去。周英慧没有留意他会这样快,尖叫一声不知道是惊着了还是太爽。
  等两人洗弄好,周英慧脸上笑意一直都很浓,就连吃饭时都将那稠浓的笑意与满足直白地给杨秀峰看着,丝毫没有掩饰她对他这样能干而满足。吃过饭,周英慧要抢着清洗收拾,杨秀峰也就站在一旁看着。平时她都不会做这些事的,特别是有李秀梅在时,会直接丢给李秀梅去收拾也不会有什么心里不安。看着她很生疏地做,杨秀峰一直都不说话,也不帮忙。钱维扬离开柳市了,或许周英慧会更加自立一些,也会留意她绘画之外的一些生活之事。对她说来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不过,今天她这样表现,是不是要想自己说明她不会成为累赘?两人在厨房里做的很欢,在她看来不是什么值得骄傲或说在杨秀峰这里有什么资本。男女之间做这样的事,那是两人的事,对另外一个人用不着来胁迫或邀功的。

  杨秀峰也很精神,每一次与她做这些事都感觉到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就像自己在偷窃的手,又像是在亵渎着什么,他那种罪恶之心窃喜着猖狂着,让他极尽全力。而今后,等钱维扬离开了柳市,会不会将周英慧就交托给自己来照顾?这种可能性不小,也让他在心里有种焦虑。
  在周英慧面前,他却显得很平静,很享受到样子。一起坐着,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周英慧像是想靠着他一会,但却有些顾虑似的在等他许可。做完了那事,两人的关系也就转换成另一种朋友之间的存在,在周英慧心里就是这样想的,而他又成为了李秀梅这个自己姐妹的男人。杨秀峰见她这样,心里也在叹气。
  坐一会,杨秀峰也就走了。他要等钱维扬从省城里回来后,看图是不是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又有什么事要交给自己去做。总之,目前要以不变来应万变,才是最好的方略。
  袁君和石湘杰两人之前曾看到钱维扬的优势,在毛达和还没有离开位子上,就暗地里做了选择,等昔日的同盟周贤民给省里的人弄走,涉及到三年前特大凶杀案的传言传到柳市后,袁君自然有更明确的准信,得知周贤民最后脱不了吃一粒子丨弹丨的结局后,也就敏感地意识到钱维扬可能会受到波及。至于钱维扬能不能摆脱这些,还是未知之数。袁君和石湘杰之间的关系很深,就算在毛达和阵营里也是往来最密切的一对同盟,得知这一的情况后,袁君当即将最新的消息与石湘杰分享,要分析好他们在市里该有什么样的态度。

  虽说才与钱维扬达成协议,但在市里的工作上,都还没有丝毫表露出这样的结盟。外人也不可能察觉两人的政治立场曾经有了波动,这时,换一种姿态也完全能够做到的。在茶楼里,两人对坐喝茶,意识到柳市很快就会有明确的政治格局,他们在换届中还有什么空间,在省里也没有找到更好的政治依托。
  此前在省里也曾频繁活动,最后得到的暗示就是要他们先跟着钱维扬在柳市站稳,形成政治结盟后,两人也就有上升的空间。而如今,形势急转要怎么样调整,除了省里领导的意思外,自己也得有一番准备的。市里目前肯定会空处一些位子来,对两人说来都有很大的吸引力。市委副书记的位子,石湘杰能够爬上去坐一届就是最佳的结果了,而袁君也想看着常务副市长的位子,虽说变动不大,但常务副市长那里上升的空间就完全不同了。

  另一条路是在政法系统里望省里走,袁君知道自己的情况,可不敢多想的。这些政治需求也就注定要得到市里新的掌权者的认可或默许,但他们之前却没有选择徐燕萍,还一直为表明要跟紧钱维扬而做出些小动作来,这些小动作虽说不是有太多的作用,可在立场上却让各阵营看清楚了的。
  重新站队也不是不行,徐燕萍会不会接收他们这样的人?就算是接受了也不会就完全信任吧。这也是两人心里明白的事,将心比心,他们面对同样的情况,也只会将这种人先安抚好再冷藏着。不论是袁君还是石湘杰,在年龄上都没有什么优势,要紧赶慢赶地踩着那种步调节奏,才能将仕途走到最好。只要缓迟一步,赶不上趟,今后也就登顶了。
  在茶楼里也只有用力去对付手里的茶杯和茶杯里的茶,要来的茶很快就淡了,也使得两人都有种给茶水撑着肚皮的感觉。可依旧想不到这么来解决目前现状的办法。办法不是没有,之数以两人目前的情况行之不见得就有效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