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6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小声说道:“忘是没忘,就是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人家市长自己刚才都敬了大家了,又给我们送来了吃的喝的,下来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阴谋啊?”
  彭长宜没有正面回答他,而且冲着大伙说道:“你们说,我有阴谋吗?”
  “有。”
  江帆笑了,他说:“你们告诉我,你们彭总指挥昨晚说什么了?”
  立刻就有人说:“他说让我们把市长灌趴下。”
  “不对,彭总指挥说,等我们完成任务那天,市长要给我们摆庆功宴,说那个时候再把市长灌趴下。”
  “哈哈。”江帆大笑,他高高举起酒瓶,说道:“不用等到那天,今天我就先把自己灌趴下,这样,这瓶里的酒我全干了,你们彭总指挥说的话有效。”说着,咕咚咕咚就喝干了一小瓶二锅头。

  彭长宜一看,赶紧要拦,但被江帆挡了回去。
  大家一看,市长一口喝了一瓶,这一瓶就是二两,相当于一大玻璃杯,群情振奋,也都纷纷举起酒瓶,说道:“谢谢市长,谢谢市长。”
  彭长宜说道:“谁让你们让市长喝的?尽管我那么说,但是他哪儿喝过这么多的白酒,这样,手里有白酒的,全喝干,喝完,吃饭,吃饱了回家睡觉。”说着,自己仰头也喝干了。
  江帆哪有早晨喝酒的习惯,一小瓶二锅头下肚,感觉胃里跟着了火一样,翻江倒海的难受,小许急忙给他端来一碗豆腐脑,他接过来,装作寻找背风的地方去吃,来到面包车后面,一张口,刚才喝下去的酒就都吐了出来。
  彭长宜和小许都知道他干嘛去了,但是他们没有过去照顾他,过了一会,江帆边走边喝豆腐脑地样子又过来了。他冲着雅娟和另一个摄像记者说:“你们也喝口酒,管用。”
  小许立刻转身,给他们拿来两瓶酒,雅娟摆摆手,说:“我想喝豆腐脑,今早去买才发现卖豆腐脑的没出摊,原来是卖到这儿来了。”

  听她这么说,那个豆腐脑师傅苦笑了一下,说道:“今天指不定多少人要扑空呢?明天肯定会挨骂喽。”
  雅娟乖巧的说道:“师傅,你放心,如果大家知道你把豆腐脑卖到了这里,不但没人会骂你,反而还会称赞你。”
  “邢记者,给。”小许端着两碗豆腐脑,给雅娟和另外一名男记者一人一碗。
  那个男记者下车就拍了一些现场的画面,等林岩给他送过豆腐脑后,他跟雅娟说:“邢主任,不好了,机器冻住了。”
  雅娟边喝豆腐脑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不工作了?”

  “以前遇到过吗?”
  “没有,以前没在这么冷的天气中出来过。”
  雅娟不慌不忙地说道:“先把机器放市长车里,暖和一下,别声张,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就扛着机器放空枪,然后在说。”
  放空枪,是记者们调侃在录像带或者电池用完的情况下,在不破坏现场气氛和情绪的情况下,假装扛着机器比划,其实是根本没录。

  雅娟到底是有实际工作经验,本来吗?市长大清早地赶来,好几十人在这里奋战了一宿,结果摄像机出了故障,绝不能让市长和现场的人知道这个情况。
  那个男记者就跟让小许开开车门,把摄像机放在车里,自己就装作喝豆腐脑的样子,心神不宁地来回转悠。
  这时,郭局长又跟着车回来了,他刚才是跟着运送现场缴获的物品车回去的,远远就看见市长来了,跳下车后,握住了江帆的手说道:“市长,慰问我们来了,您这一来,我们都不冷了。”
  江帆笑了,说道:“跟夜里比起来本来就上升了好几度,当然不冷了,呵呵,你们辛苦了。”
  江帆连着两夜也跟着他们出来执勤巡逻过,所以跟他们也算很熟了。
  彭长宜说:“老郭,不是不让你回来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嗨,大家都在这,我回去也睡不着觉。”

  龚卫先给郭局长递过来一瓶酒,说道:“喝口,暖和。”
  江帆说:“林秘书,一会把这次的成果统计一下,上报。”
  自从全省拉开取缔土法炼油熬油战役以来,锦安市天天要各市县上报数字,报进度,而且天天发通报,这些通报都是直接发到各级丨党丨委、政府一把手的手里。亢州早就落后于其它各市县,这次终于打了一个漂亮地翻身仗,江帆当然高兴。
  彭长宜说:“一会儿让龚主任给你,数字都在他那里,已经统计出来了。”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想了,他接通后,是黄金。
  黄金受三关乡乡长张学松的委托,打听张二强的情况,黄金说:“兄弟,我知道这项工作的严肃性,也知道市纪委反复发文强调,任何人不得为涉案人说情,你只需记得我跟你提过这事就行了,都是弟兄情谊,别到时人家一问你,我连说都没说就不合适了,别的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彭长宜说道:“谢谢老兄体谅,我明白你的意思,谢谢。”挂了黄金的电话,彭长宜这才把张二强的事跟江帆汇报了。
  江帆严肃的说:“必须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这些人太嚣张了!伤魏市长,这次又带着家伙袭击执法队员,简直无法无天!你放心,市政府做你的坚强后盾,绝不开口子,移交司法机关,该定什么罪就定什么罪!该怎么制裁就怎么制裁!你最好告诉黄金,让他转告张学松,少往里搀和,到时连他一块办!”

  彭长宜见江帆态度坚决,就放心地点点头。
  打扫完战场后,已经接近中午时间了,随着温度的上升,雅娟他们的摄像机也开始工作了。
  一连十多天,执法队分成两班,白天和夜间天天出动,又接连捣毁了五六处窝点,通过和交管部门协商,在主要公路和乡村路上,设立了专项检查站,只要发现运送熬油原材料和成品的车辆,连人带车,一律没收,从两头阻断了土法熬油的生存空间。在河套搭建了瞭望塔,设立专人看管,只要发现有黑烟冒出,立刻报告。随着对两起袭击执法人员不法分子的公开批捕,大大地打击了这伙人的嚣张气焰,在多种措施并举、多记重拳地打击下,亢州,已经连续一周没有发现冒烟现象了。

  彭长宜多少松了一口气。
  这天,彭长宜来到他在市政府的办公室,自从第一天上任他来办公室看了一眼后,近二十天以来,他这是第二次来这间办公室。曹南已经命人把办公室粉刷一新,新的书柜,新的办公家具,新的沙发,就连桌上的电话机、日历、文件夹,书柜里的书,屋里的绿色植物,饮水机、纸篓等等都是新的,不知他是否能在这间办公室里开始新的旅程。
  坐在大办公桌后面,他四下看着,这间办公室可比他北城的办公室气派、宽敞多了,对于从政的人来说,办公室是一个直达官阶的黄金通道,这里埋藏着丰富的政治资源,只要善于开采和发掘,路就会顺。彭长宜不知道他能不能在这间办公室为自己挖掘和开采到政治资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