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叫过检查大队长,说:“我看这个现场不像是新的,而且应该有些时日?了,你们以前没有发现吗?”
  稽查队长说:“我们的确没有发现这个地方,这里太隐秘了。”
  彭长宜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就没再追问,而且跟郭局商量后,这里留下一小部分人看守,其余的继续去寻找,今夜,说不定还会有人钻空子,加紧熬油。
  果然,派出去的队员回来报告,在这个窝点北边,又发现了一处熬油现场。彭长宜立刻赶了过去,这个窝点只有两个外地民工在干活,问他们老板是谁,他们说不知道,每次干活都是有人打电话通知他们。原料有人负责给他们运送。

  彭长宜奇怪的说:“你们能不知道老板是谁?那谁给你们工钱?”
  郭局长说:“他们说的可能是真的,我们以前查抄过许多这样的现场,大部分不知道老板是谁,他们的工钱都是通过别人或者用别的方式转交的,很少有老板亲自出面的。
  彭长宜说:“会不会也是那个张二强?”
  “值得怀疑,不过这个审起来并不难。”

  这时,郭局长的手机又响了,原来是线人报告,在万马河北岸又发现了一处。立刻,这里的人又奔向北岸。
  这天,丁一刚上班,就看见雅娟也进来了,雅娟在路上买了早点,是黄桥烧瓶,她进门就说道:“不知今天怎么了,古街上那份卖豆腐脑的没出摊。”
  丁一说:“哈哈,你受我的影响,也爱吃那份豆腐脑了?”
  “是啊,我们那边没有,我吃上瘾了。”她边说边摊开包装袋,递给丁一一个黄桥烧饼,自己拿起一个刚要吃,电话响了。

  丁一拿起一听,是温局长,温局长说:“雅娟来了吗?”
  “来了。雅娟,你的,温局。”丁一就把电话给了雅娟。
  雅娟接过电话,在电话里“嗯”了几声后,放下了电话,撅着嘴说道:“来任务了。”
  丁一说:“什么任务?”
  “唉,能有什么好任务,让我带着一名记者,去三关乡熬油现场,昨晚上执法队干了一夜,捣毁了三四个窝点。”
  “你不知道吧,北城的彭长宜当上了市长助理,专门负责这项工作,他昨天下午刚刚上任,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雅娟口气里有些不满,显然是大冷的天让她采访才不满。
  丁一已经知道科长当上市长助理了,昨天晚上是江帆在电话里告诉她的,本来她还想今天上班后就给他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呢,没想到他夜里就首战告捷。
  听雅娟这样说,丁一赶忙说道:“那你赶紧吃,不然就来不及了。”说着,给雅娟的杯里倒上一杯热水。
  雅娟只吃了一个烧饼就匆忙走了出去,刚出去又回来了,她从柜里拿出一双平底靴,把脚上的高跟皮靴换下来,然后围上一条厚厚的毛围巾,才走了出去。
  江帆凌晨醒来后,惦记着彭长宜,在四点多的时候给彭长宜打了个电话,知道了他们夜里的一些情况,他向他们表示了慰问。等到六点多的时候,他起来就给温庆轩打电话,告诉他上班立刻派记者前往三关乡清理现场,要加大对这项工作地报道力度。
  雅娟是新闻部副主任,宋嘉玉支配不了她,她只听温庆轩一个人的,所以大多情况下都是温庆轩直接给她下派任务。

  局里的车一直把雅娟和另外一名摄像记者送到市政府,江帆早就等在办公室,曹南进来说:“记者们到了。”江帆才起身出来。
  上了车,雅娟他们已经坐进了车里。江帆坐在了前面,他回头冲他们笑了一下,说道:“记者们辛苦了。”
  雅娟说:“市长辛苦,您亲自去现场啊?”
  “是啊,他们这仗干得漂亮,我去看看。”
  这时,江帆的手机响了,是林岩,林岩说:“市长,我们都办好了,准备启程。”
  江帆笑着说:“好,我带着记者出大院了。”

  早晨,江帆给彭长宜第二次打电话时,彭长宜那边正在向有关单位要车,因为缴获了大量原材料和熬制好的沥青膏成品,要把这些拉回去。江帆说“你们是不是干了一宿?”
  彭长宜说:“是的,我们现在是又冷又饿又累又困。”
  江帆说道:“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送早点去。”
  于是,他就给林岩打电话,要他安排三四十个人的早点,送到三关乡现场。林岩接到市长指令后,老早就爬起来,赶到古街,还没等那份卖豆腐脑的人卸摊,就直接把两罐豆腐脑装在了政府那辆面包车上,然后又从古街三个卖烧饼的摊位,一共买到了一百多个烧瓶,又买了一部分香肠和二锅头酒,连同卖豆腐脑的桌子凳子,装满了整整一车,等凑齐这些东西后,也到了上班时间。
  江帆的车行驶到开发区时,追上了政府那辆面包车,然后两辆车便向城外疾驰而去。
  等他们赶到现场时,江帆心疼了,整个一副残兵败将图,大家有的还在现场指挥吊车工作,有的装车,还有一部分暂时没事则蹲在背风处。他们身上新穿上的军大衣,早就肮脏不堪,还有的翻着棉花,那是昨晚片刀的功劳。再看彭长宜,脸上全是黑灰,浑身是土。听到汽车喇叭响,大家不约而同的放下手里的活儿,因为彭长宜早就说了一会市长给咱们送早点来,所以看见市长的轿车和面包车来了,就纷纷迎了过去,折腾了一夜,早就饿了。

  林岩赶紧下来,帮助卖早点的师傅把两罐豆腐脑搬了下来,然后把装有调料的大桶也搬了下来,小许过来帮忙,他拎出了两大袋子烧饼,还有一袋子香肠、鸡蛋和榨菜,一箱子小瓶装的二锅头,把这些东西放在地上,让大家自己来取。但是这些人嗓子太干,他们一夜都没喝到水,这些东西暂时咽不下,就都围在了豆腐脑师傅周围,有的人等不及,就自己动手就去盛,彭长宜一见大声嚷道:“嗨嗨嗨,干嘛哪、干嘛哪?再饿也得忍着点,一个一个的来,当着市长的面,别装的跟饿狼是的。”

  立刻就有人说:“彭总指挥,现在我们就是饿狼,您总不能让狼再装成别的吧?”
  “哈哈哈。”现场一片大笑。
  江帆也受了感染,拧开一瓶小二锅头,说道:“弟兄们,辛苦大家了,先喝口酒,暖暖身子,来,我敬大家。”他说着,举起酒瓶,就喝了一口。
  彭长宜也拧开一瓶,举起酒瓶,说道:“弟兄们,还记得我昨晚跟你们说的话吗?”
  立刻就有人大声附和:“记得——”
  “那就赶快拿酒。”说完,还冲大家诡笑了一下。
  于是,大家纷纷去拿酒,拧开了酒瓶。
  彭长宜又说道:“我昨晚说什么来着,还没到开庆功会的时候,市长就给咱们送酒来了,又是稀的又是干的,又是素菜,又是荤菜,市长这么关心、支持、体贴我们,我们冷点累点还怕吗?”
  “不怕!”
  有人突然说道:“我们也不怕挨打!”
  彭长宜一听,扑哧笑了,大家也都笑了,他继续说道:“我们什么都不怕,还怕敬市长酒吗?”
  这下没人敢应了。
  彭长宜一看,继续说:“我昨天怎么教给你们的?我的话都忘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