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王家栋跟他表白对他的安排,是不是他有什么做的不到的地方?让部长感到失望了,这么长时间,他可是从来都没向他泄露过天机呀?王家栋可以什么意思都没有,但是作为彭长宜不能不自我反省。
  想到这里,他真诚地说道:“部长,您对长宜的心,长宜明白,而且至死都不会忘,长宜最大的幸运就是这辈子遇到了您,您对长宜的教诲,会让我受益终身。呵呵,好话说的太多就该肉麻了,来,我敬您,祝您身体健康,多多的陪伴扶持长宜。”说着,就干了一杯。
  王家栋也有些激动,他端起杯,说道:“别说的那么肉麻,没用。听我的,这次就是头拱地,也要打好这一仗,争取就地转正。”
  彭长宜摇摇头,说:“我都没敢想这个问题,只想把这个任务完成了就行了。”
  “呵呵,你当然不用想,也不能想,但是你朋友会给你想的,尽管他没有跟我说,我感觉他也在规划你。没别的,你只有好好干,才能让他到上边有说话的资格。”说完,也喝干了杯里的酒。
  彭长宜点点头,给部长满上了酒。
  部长说:“长宜,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樊书记调走后,我基本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但是维护你还是不成问题,好歹还是市委副书记。不过现在不比从前,你一定要走好每一步,我恐怕陪不了你几年了。”说着,向他一举杯,又干了一杯。
  彭长宜有些激动,要知道,在他心目中,王家栋就是山,是一座不倒的山,刚硬的山,从不低头的山,这一刻,王家栋流露出的伤感把彭长宜的心都击碎了,他两只眼睛泛红,低着头,说道:“部长,您在我心目中是神圣不倒的,您跟长宜说这样的话,是在戳我的心啊!”
  听着彭长宜声音里的沙哑和哽咽,王家栋笑了,揉了揉了眼睛,说道:“长宜,咱爷们这是干嘛,今天是你值得庆贺的日子,来,喝。”说着,一仰脖,又喝了。

  一连喝了三杯,彭长宜不敢给他倒了,说道:“您别喝了,呆会江市长回来还要喝。”不知为什么,他感到部长今晚有些伤感。
  王家栋就是王家栋,他时刻都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平静了一下说道:“任小亮不会有太大的出息了,而且太功利,他自以为用洋楼美女就会被钟鸣义收在麾下,其实他不知,尽管钟鸣义长着一副重义的憨厚相,但他的两条法令线却暴露了他贪婪的本相。按面相看,男人如果把自己的两条法令线吞入嘴中,那就说明他本性是非常贪婪的,掩藏一时,掩藏不了一世。看吧,任小亮会非常惨的。”

  “当然,我这是迷信的说法,不过事实也会往这个结果发展。因为他们的关系是非常不牢靠的,是互相利用的,一旦钟鸣义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他回头就会收拾任小亮,他们自己就会互相残杀。记住,握有别人的短处,总会比对手能更多的赢得先机,樊书记那时不引爆小洋楼,是因为稳定,他必须在亢州善终,但这不等于我们不可以打这张牌,我们可以握着不打,但是不能没有打算。就跟我们发展核武器一样,我们可以不用,但到使用的时候我们不能没有。所以你要有自信,关健就是你要快速成长,顺利安全地成长,这是你目前和今后的主要任务。你朋友给你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让你读了在职研究生,小子,这就让你比别人多了一层实力。”

  彭长宜被他说得心服口服,不住地点点头。
  部长又说道:“如果你那朋友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在三年之内就能上位。”
  “哈哈。”王家栋笑了,说道:“樊书记早就分析过了,钟鸣义就跟任小亮的作用一样,你说怎么讲啊?”
  占位子?彭长宜似乎悟到了什么。
  王家栋又说:“目前来看,翟炳德对江帆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如果他执意离婚的话,翟炳德的态度就很难估计了。所以江帆的未来也是不容乐观的,作为朋友,有些事你也要劝着他,不要因小失大。”

  彭长宜有些不明白,说:“他离婚和翟书记有什么关系吗?”
  “你真不知道?”王家栋反问道。
  彭长宜点点头,说:“我真不知道?”
  王家栋想了想,彭长宜不知道有可能,官场中人,是不可能将自己的关系那么清楚的告诉别人,何况眼下的江帆,正在和妻子闹离婚,凡是和妻子有关的人和事,他就更不愿示人了。

  他说:“翟炳德刚参军的时候,曾经给江帆的岳父当过勤务员,后来就把他送到军校读书,在他成长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江帆的岳父转业后,他们的关系一直没断。”
  “哦,那是不是樊书记也认识他?”
  “樊书记不认识他岳父,他们没在一个部队呆过,翟炳德上完学,就没回原来的部队。”
  彭长宜想到了胡力的那张照片,前排中间坐着的那个上了年纪的人有些熟悉,就是想不起是谁,当时他还以为是江帆的岳父,不过从樊书记不认识他岳父这一情况分析,那个人应该不是江帆的岳父,况且,彭长宜也没见过江帆的岳父,也不存在眼熟的可能,也许天下似曾相识的人太多了。
  想到这里他说道:“江帆闹离婚是在来亢州之前就开始了,难道翟书记也管这事?”
  王家栋看了他一眼,说道:“官员的婚姻变化组织当然要掌握,尽管他闹离婚是在亢州之前,但是毕竟没离,再有,他目前是市长,从公众形象来讲,也是要注意的。更为关键的是,他要离婚的对象是老首长、恩人的女儿,于公于私来说,翟炳德都不会视而不见的,最起码也要做弥合的工作。”
  彭长宜的心揪了起来,不只是为江帆,还有丁一,江帆离婚的道路从一开始就不顺利,妻子死活不离,而且还鼓捣出几张照片来,可想而知,江帆的感情生活注定不会一帆风顺。想到这里,他脱口而出:“他妻子有了外遇,被江帆撞上,难道就因为他是市长就不能离婚吗?要是翟书记的妻子有了外遇,而且感情破裂,他也不离吗?”
  王家栋笑了,说道:“一般情况下,组织是不管的,但是如果有一方不同意离婚,而且想方设法拿他的官位要挟,一哭二闹三上吊,天天跟组织闹,也会影响官员政治生命的,试想,一个连家庭都治理不好的人,怎么能治理好一个县,一个市,后院不太平,势必影响工作的,组织可能管不了你离婚,但是能管你的官帽子,所以,家庭稳定,有的时候也是考量一个官员综合能力的一项内容,只是这项内容不会写到条例里。”

  彭长宜替江帆感到了悲哀,他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那他可就惨了。”
  “所以,一个聪明的官员,有的时候,要敢于牺牲幸福,为自己的政治成熟赢得时间,尽管这很残酷,但是在官场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你小子要引起高度注意。一个人要想在外面花心的话,就要想好,你有没有能力和把握保持后院稳定,如果没有能力和把握,最好还是收起色心,老老实实做人,这一点尤其要注意。还是那句话,女人啊,都他妈的是上帝安插在男人身旁的诱饵,拒绝开来,你就是圣人,拒绝不开,你就是扑火的飞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