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说:“您去办您的事,别管我。”
  彭长宜夹着公文包就走了进去。
  女服务员为他推开了长城厅房间的门,江帆和王家栋早就等在那里,他们正在低声聊着什么,看见他进来了,两人都站了起来。
  彭长宜不习惯他们对自己的礼貌,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快坐下吧,我怎么不习惯领导站着迎接我呀?”
  王家栋笑了,说:“你小子话里有话呀,好像当了市长助理我们才这样,原来我们有那么无礼吗?”说着,就坐了下来。
  彭长宜又是一通点头哈腰,赶紧说道:“唉,官大压死人,我哪是那个意思呀?”
  江帆笑着坐下,说道:“不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是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功臣。”
  彭长宜说:“功臣不敢当,不过我已经做好当孤臣的准备了。”
  江帆说:“王书记,听出来了吧,有情绪——”
  王家栋笑了,说:“嗯,听出那么一点。”

  彭长宜坐下,他忽然想起当年爱因斯坦发布狭义相对论时,有人问他预计公众会有何反应,他说:很简单,如果我对了,德国人会说我是德国人,法国人会说我是欧洲人,美国人会说我是世界公民;如果我错了,美国人说我是个欧洲人,法国人说我是个德国人,德国人说我是个犹太人。想到这里,不由的苦笑了一下,说:“我不是对你们有情绪,你们是真心往上掫我,给我尽可能的创造成长的空间,我是对大头子说的话有点情绪,人家都说三句话不离本行,他是两句话就不离本行,没见把我叫去那阵仗,唉——”

  江帆看了一眼王家栋,笑着说:“是不是又给你上了政治课?”
  彭长宜嘴角咧了一下,说道:“这次到没怎么上政治课,到是把我捧成了攻坚克难的英雄,言外之意就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王家栋说道:“他如果这么说就说对了,这也是我今天想跟你说的意思,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一仗非同小可,往大了说,是关系到全锦安甚至全省,往小了说,是你小子何去何从的大问题,你现在没有退路,只能学过河的卒子,往前拱,钟书记的意思我完全拥护,因为在棋谱中,就没有给你设计退路的程序。”
  彭长宜故作痛苦状,他说:“怎么听得我后背发凉啊!”

  “后背发凉就对了。你没来的时候,我和江市长正在磨叨这事,今天我俩在没有互相通气的前提下,达成默契,实属难得,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和江市长都比较看好你,都希望你快速成长。”
  这时,林岩从外面进来,他看见彭长宜,说道:“恭喜老兄荣升。”
  彭长宜赶紧站起,说道:“林秘书,千万别这样说,当着领导的面你想羞煞我呀。”
  林岩笑笑,跟江帆说道:“江市长,他们那里人齐了,您可以过去了。”
  江帆站起身,说道:“王书记,我先过去敬杯酒,长宜,你和王书记先聊着,我一会就回来。”
  江帆说着,就和林岩走了出去。
  这时,他们点的菜上来了,彭长宜无心吃菜,说道:“这活儿不好练。”
  王家栋严肃的说:“不好练也得练。小子,这回你得正正经经的露两手,北城,你早晚都要出来,你就是不想出来,任小亮也不会容你了,与其那样,不如这样出来,原来樊书记不走的时候,我让你们俩都各自前进一步,为什么,我当时就感觉任小亮早晚会栽在小洋楼上,将来小洋楼肯定要有说法,如果有糟糕的情况出现,那么就会有人对此负责,这个人有可能就是任小亮,他肯定会当了替罪羊,这样想来,如果让别人来当北城这个丨党丨委书记,就不如让任小亮给你占着这个位置,等任小亮一倒,自然就是你顶上去,樊书记看出了我当时的布局,但是他没有反对,那次人事调整,他几乎完全尊重了我的意见。樊书记走了,而且现在的情况是任小亮在小洋楼这件事上,把钟鸣义套了进去,这是神仙也料不到的,这种情况下你在北城崛起就不容易了,而且,因为基金会和贾东方,任小亮也认准将来要把你踢出北城,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江帆才这样安排了你。你小子幸运啊,我安排的路眼看走不通了,江帆又为你安排了这条路,这样很好,你要抓住这个机会。”

  彭长宜至此才明白王家栋在上次人事调整中对自己的安排,也明白了江帆跟他说的那两句“未必是坏事”话的含义了。他低着头,沉思着,努力思索着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领导都看那么远?王家栋不用说了,就说江帆吧,这个外表儒雅气质卓群的人,也有着如此深的心机,不到最后一刻,你都不会悟到他的用意。
  彭长宜想不明白,可能任何在彭长宜这个位置上的人都想不明白,因为站位不同,必然决定了视角的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在君权时期就有“圣心难测”的说法。
  上级永远是发牌的人,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人,而下级没有选择玩法的余地,这也是古今官场中人为什么削尖脑袋也要往上钻的原因所在。
  权力,的确有着女人和财富无法比拟的魅力,是一种凌驾于一切魅力之上的魅力。当官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地攫取和使用权力,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官场更突出地体现权力的至高无上和魅惑无穷。同样,也没有什么人能比官员更知道和熟悉如何使用和赎买权力,权力的赎买频繁地发生在当今的官场上,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事。

  有些事,彭长宜也是日后想明白的,如果从职业官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那么官场中的一切就都不是“谜”了。
  彭长宜很庆幸自己今生遇到了王家栋和江帆,他开始的时候还很担心王家栋吃醋他跟江帆的关系,但是如今看来,王家栋的确是真心为他好,从刚才的话中,没有听出吃醋的意思。这也是王家栋作为官场校长该有的风范和气度。
  按说,官场上比较忌讳一人靠二主的,王家栋是他当之无愧的“主”,但他跟江帆是从友谊开始,他从一开始跟江帆接触的时候,就不瞒着王家栋,尽量做到光明磊落,如果跟江帆偷偷摸摸的接触,反而会让王家栋产生误会和反感,正因为彭长宜的忠诚和磊落,也就有了王家栋在背地里称江帆为彭长宜“朋友”的说法,每当部长一说“你那朋友”如何如何的时候,彭长宜就知道他指的是江帆。

  但是从彭长宜这个角度上讲,无论是王家栋还是江帆,都是他的伯乐,对他都有知遇之恩,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有可能将来彭长宜自己没有把路走好,但是当初这两个伯乐的确为他的成长费尽了心思。无论将来彭长宜是腾达还是落魄,他都会铭记于心的。
  有人说官场上没有真正的友谊,这句话总是遭到彭长宜的唾弃,如果你不把别人当朋友,别人肯定不会把你当朋友,这是互相的,尽管官场上的友谊也存在着互相利用,但那利用是客观存在的现实,毕竟,多么高尚的人,也不能把友谊束之高阁,友谊,也是有其现实的意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