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6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子惠没说话,我拿着电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问她最近过得好不好,可是觉得问了白问,我们现在变成这样,从无比相爱变成了陌路,能好吗?会好吗?
  答案已经在我心中,不需要去问。
  电话中传来白子惠的呼吸声,很轻缓,听着她的声音,我脑中出现她的容颜,那无比精致的五官,那含情脉脉的眼,好想听她多说说话,好想嗅嗅她身上的味道。
  我也有了执念,想要见白子惠的执念。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过了很久,我等到快要绝望,白子惠为什么不说话,她在想些什么,她不是找我有事吗?现在她这是怎么了。

  我心里出现千奇百怪的念头,生怕白子惠挂断电话。
  这一次来电,来之不易,千载难逢,我要把握住。
  终于白子惠开了口,她的声音有些苦涩,她说:“董宁,我现在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听到这句话。我心一沉,是要拒绝我吗?
  不要,千万不要。
  我现在就是一个小孩子,看着递过来的礼物,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都要放在我手上了,意外出现了,礼物收回去了,我要哭,我要哇哇哇的哭。

  一秒天堂,一秒地狱。
  谁能承受的了。
  “不过...”
  白子惠说了不过,这两个字现在对我来说就是天籁之音,不过代表转折,代表着事情有变。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热泪盈眶的冲动,一个不过便让我有巨大的反应,比得到什么都高兴。
  因为白子惠,对我太重要了。
  她的一句话,一个表情,甚至于一个眼神,都可能改变我。
  说了个不过,白子惠叹息了一下,她说:“董宁,还是见面说吧,我现在下楼。”

  我说:“好,我在电梯那里等你。”
  白子惠淡淡的说了一个字,“好!”
  电话挂断,我心中百感交集。白子惠终于答应跟我见面了,我们终于能坐下来好好说说话,就算我挽回不了,能见到她,能跟她说说话也是好的,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跟我一样的人,我不在乎。就算有人骂我贱也没问题,我现在很卑微,我只要得到白子惠小小的关注,我便很满足了。
  电话没放进口袋,对着自己照了照,看看自己的样子,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白子惠好。惨一点,装颓废,可能让白子惠心生怜悯,可也会引起白子惠的反感,精精神神的过去,也是不太好,不合适,我有些茫然了。
  算了,不管了,什么形象不形象的,我不需要在意,把手机放进了兜里面,我便往公司里面跑,进了公司。来到电梯口,我喘着气,刚才跑的有点快,岔气了,主要是我着急的缘故。
  又站在公司大楼里,心神恍恍惚惚。
  一步错,步步错。

  我和白子惠不知不觉便到了今天这般境地。
  如果顺利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度完了蜜月,白子惠应该全力投入工作之中,我闲的时候也会来公司,等白子惠下班,想浪漫就出去浪漫浪漫,回家也能过温馨日子,可能过个两三年,我和白子惠要一个孩子,抚养,教育,陪伴孩子慢慢长大。
  可惜,本来的甜蜜如今变成这般模样,唏嘘。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大部分是因为紧张的缘故,我盯着电梯,有一部正向下行驶,我很专注,我有一种预感,白子惠便在这部电梯上。
  身边本来站着两个女人,穿着职业套装,可能见我不正常,她们去等旁边那部电梯。
  被当成了疯子,呵呵。
  4,3,2,1!

  电梯到了。
  门缓缓打开,我往里面看去,电梯里人不少,不过没有白子惠,我好失望。
  人都出来,也有人往里面进,有人按着电梯键问我进不进去,我摇了摇头说了一声谢谢。
  电梯门又关上了。
  我叹了一口气。
  哎!
  这一声叹息,长长的。

  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董宁!”
  我回头,发现白子惠站在我的身后。
  她还是那样的漂亮,只不过瘦了一些,很看得出来她最近过得并不好,可能是站在我的角度吧,我认为白子惠离开了我,过得很不好,自艾自怜,可实际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说不好。

  看到白子惠我很高兴。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那么傻傻的看着她,白子惠也那样的看着我,看起来没什么表情,可实际上已是惊涛骇浪,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因为一些事分开,再见面时,怎么可能不激动,那些曾经过往,那些甜蜜一直存在。
  最后,是我开了口,我说:“你怎么没坐电梯?”
  白子惠说:“我走楼梯下来的,想了一些事。”
  我没好意思问什么事,不过我能感觉出来,白子惠还在想要不要见我,走楼梯时间长,这段时间是白子惠最后下决心的时间。
  万幸的是她同意见我。
  我说:“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对了,你吃饭了吗?”
  白子惠说:“不用那么麻烦。”
  我说:“不麻烦,我觉得你应该没吃呢。咱们就去你喜欢的那家餐厅吧。”
  白子惠倒也没拒绝,她点了点头。
  我先去取了车,开过来,白子惠上车,她坐在副驾驶,她很少坐这辆车,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般我开白子惠的车,我现在开的这辆,是我和关珊结婚时买的,算是婚车,十万出头,代步车,不过也可以开。
  白子惠上了车,说道:“怎么没有换一辆车?”
  我说:“没打算换。”

  说完这句话我有点后悔,我现在搞不清楚白子惠是什么意思,我不打算换车,白子惠会不会以为我还在想着关珊,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说些讽刺我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患得患失起来。心里忐忑不安,就因为这一句话,我生怕说错了。
  我现在的状况如履薄冰,一个不小心便是万丈深渊,跟混官场一样,说错一句话,便是得罪人的事,要千小心,万小心。
  此时此刻,我都不敢喘气了。
  发动车子的动作也变得生疏起来,这时,白子惠说话了。
  “董宁,你最近不是给女明星当保镖吗?薪酬应该不少吧。”
  说话有点酸酸的了。

  我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我说:“给的钱还好。”
  白子惠说:“那应该不少,有钱了为什么不换车呢。”
  我小心翼翼的回答说:“没那个打算!”
  白子惠说:“有车了方便找年轻漂亮的女人,不是吗?”
  白子惠的反问让我哑口无言,白子惠是个洒脱的女人,不过,那是遇到我之前,跟我有了感情之后,白子惠变了,当然她跟别人还是那个样子,只不过跟我不同,她越来越不洒脱,尤其是我们之间发生那样的事,白子惠有了怨念。
  日期:2017-04-15 10: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