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7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违反了党纪国法,自然要受到严惩。当然,从我个人角度而言,说实话,从来没有怪过他们。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都存在竞争,我们之间并不存在个人的恩怨。”
  “嗯,”胡一白点点头:“张书记真是高风亮节啊,我知道您说的一定是实话。现在方市长与米副书记都受到了严惩,江洲也回归了太平,一切都结束了。所以我想问您,您知道是谁造成的这一切吗?”

  张清扬盯着胡一白的眼睛望了好一会儿,又看向伊凡,笑了笑,说:“不是冯亮程和方市长吗?这早有定论了!”
  “不,不是,绝对不是!”胡一白说到这里突然兴奋起来,脸上溢出红光,他的表情有些阴森,也许想到自己亲手布下的这个局,仍然洋洋自得。只听他高亢的声音响起:“张市长,这就是我今天要向您坦白的事情,我可以告诉您,这一切都是我操纵的!这个游戏的计划者就是我!包括之前媒体对您的不利传言,等等……闹了两个月的局就是我投计的!”
  “胡先生,您知道这么做的代价吗?!”张清扬的语气也严厉起来,把茶杯重重地放在桌面上,茶水四溢。
  伊凡瞧见张清扬发怒,吓了一跳,紧张地双手握在一起。
  “胡先生,您等待着法律的制裁吧!”张清扬说完,起身就要走。

  “张书记,您别激动,不要走,请听一白把话说完。”伊凡立刻冲上来拉住他的手臂,“一凡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没有恶意私自调查我的隐私?我想胡先生的手中应该掌握了我的大量材料吧?哈哈……”张清扬笑得很狰狞,狂妄地指着胡一白说:“胡先生,在这个包界上我不会向任何人屈服,你别想用这种方式要挟我!”
  张清扬说完,迈步还要走,腰间却被伊凡的手紧紧抱住了,背后玻涛汹涌的压来,不能前进一步。其实张清扬也就是摆个姿态,他的愤怒是真的,但并没有想离开,而且他也早猜出了是这个结局。但如果表现得过于平静,那就出乎胡一白的意外了。张清扬清楚,自己现在的咆哮应该在胡一白的计划中。为了让他更加的满意,他要心甘情愿钻进胡一白的计划。
  “伊凡,放开我!”张清扬恼怒地掰开伊凡的手指。
  “张书记,不要……”伊凡又抱了上来。
  沉默了良久的胡一白终于说话了:“张书记,您难道就不想知道原因,不想听我的解释吗?”
  “解释?一手操纵了两位副省级干部的倒下,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我是官,你是匪!”张清扬气愤的大手一挥。
  “他们死不足惜,这种人当政对江洲没有什么益处!张书记,我这是在帮你扫平前进路上的障碍啊!”胡一白诚肯地说道:“请您不要误会我,我真的没有恶意,真的是想帮您……”
  “帮我?呵呵……我不需要这种帮助!”张清扬摇摇头,还要离开。
  “张书记,难道您就不想知道我的身世吗?”
  “身世?这和您的身世有关系吗?”张清扬冷笑了,他知道自己有了留下来的借口。
  “张书记,您过来坐,慢慢听他解释,其实一白的身世,我也不清楚,我也很想听呢!”伊凡说得是实话,她的确不了解胡一白的身世。
  “好吧,我就听听您的身世!”张清扬又坐回了原位。
  胡一白慢悠悠地喝着茶,然后缓缓说道:“张书记,既然我要坦白,那么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向您说清,只要这样,您才能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好吧。”
  胡一白点点头:“外界对我的身世很好奇,我相信您也很好奇,也想知道我到底生长于什么样的家庭,而且还在背后调查过我,是吧?”
  张清扬没有否认,冷静地望着他。
  “其实我的背景很简单,和您差不多……”
  “和我差不多?”张清扬有点明白了,难道说他真的是官二代?
  胡一白长叹一声:“是啊,和您差不多!您还记得几十年前在浙南有一位白将军吗?”
  “白将军?”张清扬努力思索着,然后渐渐清晰起来,白将军,上将军衔,曾经官至军队高层,在那场十年浩劫中受到陷害,被以谋反叛变的罪名枪毙,其子女流露人间,也有说被杀害的。听胡一白的意思,莫非他是白将军的后人?
  “是啊,我就是他最小的儿子!”胡一白回忆起过去,满脸的悲伤,痛苦难以掩饰,他沉重地说:“我们兄妹四人,我有两位哥哥,一位姐姐,他们都被红小鬼活活的打死了!我们白家只剩下我一个人!”说到这里,胡一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当年父亲出事的时候,只有我在他的身边,多亏他的警卫员把我送了出去,但是我的腿却废掉了!警卫员拿着父亲的信,把我送到了胡伯伯的家中。没有人知道我是白将军的儿子,胡伯伯向大家介绍我是他的远房亲戚,由于父母双亡被他接到家里。”胡一白再次停顿下来喝茶。

  “胡伯伯?”张清扬沉思了一会儿:“是胡……那位老人?”
  “嗯,是他,我的父亲就是他一手栽培提拔的。”胡一白确认地说道。
  张清扬知道那位胡姓老人的权势,那是爷爷那辈人中的佼佼者,只是由于病重,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伊凡满脸的振惊,她没想到胡一白会有这么凄惨的事世。
  胡一白继续讲述:“也是在胡伯伯家中,他给我起了胡一白的名子,告诉我不要忘记祖宗姓!为了安全和保密,我没有落户他家,以孤儿的身份生活着。胡伯伯扶养我长大成人,送我到国外留学,一点点磨掉心中的恨意!您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好恨这个国家,我学习知识,在商场奋斗就是想找曾经陷害我父亲的后人报仇!可是后来,胡伯伯告诉我,当年陷害我父亲的人也受到陷害,而且比我们白家更惨,连后人都没有留下!胡伯伯劝我放下仇恨,告诉我那是特殊历史年代下的问题,这不能怪某一个人。”

  “从那天起,我心中的恨意渐渐消失,可是却失去了目标,因为我不清楚为了什么去奋斗。还是胡伯伯告诉我,人活一世就要干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有这样才能被世人记住,不枉此生。胡伯伯说我的父亲曾经对我寄予厚望,希望我顶天立地为国家为人民去奋斗!可是我没有机会进入官场,只能在商场中拼博,这些年把很多钱用来做慈善,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成就。我很想使这个国家强盛起力,想用强大的资金支持国有重工企业,想与当政者成为朋友。我想让领导者知道我的强大,知道我的能力,允许我参与国家经济的运作,允许我参与国事。我的野心不大,不想成为领袖,但是我可以成为领袖的军师,我有这个能力!这个目标以我们现形的政治体政而言很有难度,所以我找到了一条捷径,那就是与你成为朋友!我相信十年、二十年之后,您将会成为我需要的那个人,如果您信任我,就会放手让我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日期:2017-04-15 10: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