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36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骆金祥让干警替邓承泽擦了一把脸,让他接着交待,邓承泽总算是情绪安稳了一些,对着在场这么大领导说:“我要是什么都坦白了,你们能不能饶我一条命?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父母辛辛苦苦把我培养成一个研究生,他们太不容易了。如果让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我妈会受不了。求求你们,放过我,饶我一条命,我什么都交待,什么都交待。”
  “快说!”骆金祥吼了邓承泽一句,这场面他见多了,所以,他特别地麻木和不耐烦。
  李华东和吴涛倒是没什么,他们只是陪着白婷婷来听听这个案子的过程,其他交由公丨安丨机关去处理行,给欧阳雪的父母一个好的感觉,领导们很重视这个案子,让他们不要再闹,把欧阳雪火化了,回宇江去。
  可白婷婷看着这一幕,特别是听到邓承泽说话时,她是又痛心又气恼,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不顾后果呢?说杀人敢杀人呢?这一下子毁的是两家人,两个家庭都变成了失独家庭,悲剧啊。
  “你好好交待,我们的政府一向的政策都是坦白从宽,再说了,只要小雪的父母能原谅你,你可能会留下一条命的,看你的动机。”白婷婷看着邓承泽说着。
  邓承泽似乎看到了一丝丝希望一样,一下子跪在了欧阳雪的父母身边,一边磕头,一边说:“我对不起小雪,我对不起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是她最信任的朋友,可是我,我却起了色心,杀了她,我对不起她。”
  邓承泽开始把作案的动机和过程讲了一遍,自从盛春兰让他和陶全新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去陷害万浩鹏后,他一直接近欧阳雪,对她问寒问暖,再加他和她平时走得很近,欧阳雪把邓承泽当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裸照风波的第二天,陶全新把欧阳雪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对欧阳雪说万浩鹏为了报复他和欧阳雪好,把他和欧阳雪的照片捅到了,他把没P过的照片,他和欧阳雪一起的照片截图给欧阳雪看,欧阳雪一下子相信了,她认定万浩鹏一定是偷拍了她和陶全新那个晚在一起的经过,她没想到万浩鹏是这种小人,她爱错了这个男人。
  欧阳雪是哭着离开陶全新的,她回到宿舍后,越想越难过,越想越过不了这个坎,给邓承泽打电话,本来还在班的邓承泽一听欧阳雪情绪不对,赶紧丢下工作,去了欧阳雪的宿舍。
  欧阳雪把陶全新说的事情告诉了邓承泽,情绪激动时,她要摔手机,被邓承泽抢过了手机,想安慰欧阳雪时,却扫到了手机的照片,一下子没忍住,点开了,没想到是这么艳丽的照片,看得邓承泽整个人全部暴发了。
  恰在这个时候欧阳雪哭得更伤心了,邓承泽一边抽纸币给她,一边假装把她揽进了他的怀里,一边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一边在她身磨磨擦擦。
  那个时候邓承泽满大脑都是那些照片,再加欧阳雪整个人都扒进了他的怀抱里,都在班,宿舍楼安安静静的,他一下子把欧阳雪压在了床,疯狂地扯欧阳雪的裙子,欧阳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时,激烈地挣扎----
  邓承泽满身的火烧了起来,哪里管欧阳雪反对,而且越反对,他的占有欲越强烈,欧阳雪见反对没用,想喊救命,被邓承泽用枕头蒙住了。
  邓承泽已经扯掉了欧阳雪的小内内,那么洁白的一幕呈现时,他越发不可收拾,一边不管不顾地强着欧阳雪,一边双手死命地压着枕头,生怕欧阳雪叫出声音来了。
  等邓承泽快活完后,欧阳雪不动了,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完完全全傻了,可欧阳雪再也回不来了。

  邓承泽在起初的害怕过后,一想到盛春兰说无条件要创造条件陷害万浩鹏,策划了后面的一系列与万浩鹏有关联的遗书,以及用欧阳雪的手机给他发信息,说万浩鹏要灭口等等。
  邓承泽做完这些后,装成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班,下班,等到晚,他才骑着摩托车把欧阳雪拖到了水库里,因为欧阳雪在那个地方与万浩鹏一起呆过,把她的手机和防欧阳雪字迹写的遗书放在水库边,以自杀为假象,证据却直指万浩鹏为由向盛春兰汇报了这件事,并联系了陶全新一起让盛春兰相信了,万浩鹏才是杀人凶手。
  邓承泽把所有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完了,一讲完他说:“我对不起小雪,我对不起镇长,如果我不听盛书记的话,如果我没看到陶所长那些照长,我不会这样的,我不这样的,我有罪,我有罪。”
  欧阳雪的父母一听邓承泽讲的这些与盛春兰讲的完全不同,一时间很有些接受不了,特别是欧阳雪的父亲,接过邓承泽的话说:“我不原谅参与这件事的每一个人,我请求公丨安丨机关,把伤害我女儿的人都抓起来,女书记,还有什么陶所长,我请求公丨安丨机关立即收审他们,我需要看到的所有的凶手都伏法。”

  欧阳雪父亲的话一落,李华东和骆金祥顿时傻了眼。
  白婷婷对着操瑜娜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对李华东和骆金祥说:“我也有责任,所以这件事我会在全市宣传工作会议讲的,下次谁再借络生事,我不会客气了。
  两条年轻的生命,全毁在络这个没有门槛的事件面,因为没有门槛,很多人认为搞臭一个人成本很小,很容易,而且不需要承但任何责任,所以肆无忌惮地在络生事。而我们有些同志愿意把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在去炒作一番。
  如果没有裸照风波,欧阳雪和邓承泽的悲剧不会发生,所以,华东同志、金祥同志,我真的很痛心,很痛心。我这个部长一任,被啪啪啪扇了几记重重的耳光,这个血的教训,我怎么能说过过呢?”
  邓承泽一听白婷婷说这些话,马明白了她一定是新来的宇江常委,宣传部的白部长,官职李华东和骆金祥都大多了,于是“扑嗵”一声跪在了白婷婷面前,哭着说:“白部长,求求您,救救我,救救我。”
  白婷婷摇了摇头,对着邓承泽说:“我救不了你,能救你的只是他们。”说完,指了指欧阳雪的父母。
  如果欧阳雪的父母能放邓承泽一马,他还有生还的机会,如果欧阳雪的父母不肯原谅邓承泽,他肯定得一命抵一命了。冲动的代价,往往都是血的代价,这一点,白婷婷理解归理解,可她真的救不了邓承泽。
  操瑜娜此时站在了欧阳雪的父母身边,防止他们情绪激动而发生什么意外,这是白婷婷教她的。

  操瑜娜此时对白婷婷真是敬佩,办事果断的作风真值得她好好学习,没有白婷婷,别说万浩鹏得救不了,想把盛春兰和陶全新这两个幕后黑手给逼出来,基本是不可能的,现在看李华东和骆金祥如何应对白婷婷了。
  邓承泽又去求欧阳雪的父母,可他们此时情绪极端地愤怒,闹着要公丨安丨机关把盛春兰和陶全新交出来,白婷婷没去阻止欧阳雪的父母,操瑜娜一直照顾着欧阳雪的妈妈,韩丰年看到这个局面,立马明白了白婷婷的用意,她是要盛春兰和陶全新被立案调查。
  李华东没有办法,只得对骆金祥说:“把春兰同志、全新同志带来吧,另外我会通知宣传部,开除小的工作藉,这样处理,白部长,您觉得可以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