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07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只好不问了,收起电话,拿了车钥匙就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回家看看。
  不过,还没等他到停车场,项部长的电话来了。看到来电显示,梁健松了口气。接起电话,他叫了声:“爸。”
  “什么事?”项部长的声音里透着烦躁和不耐,似乎心情很不好。梁健听出了一些,再想到他这一早上都没接电话,便忙问到:“爸,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项部长沉默了一下后,道:“没事。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
  梁健见项部长不肯说,只好作罢。他顿了顿,将他答应蔡根去江中的事情说了,项部长听后,就道:“也好。”说完,立即又问:“还有事吗?”
  “那晚上那个人就不用去见了吧?”梁健问道。

  项部长沉默了一下,道:“还是去见一下吧。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以后,你的事情,我不会再插手,你也不用找我。”
  504梁健受挫
  项部长这话,让梁健一怔。他瞬间就将项部长这不太对劲的话,联系到了他一早上没接电话的事情。但项部长没给他问的机会,没等梁健回答,就挂了电话。梁健再打,他就不接了。
  梁健心中郁闷,但也没办法。项部长毕竟是长辈,还是自己的老丈人,他无论做出什么决定,他只能尊重。
  梁健回到办公室中,坐下来后,忽然有种独木难支的感觉。唐家对他的舍弃,让梁健虽然心里难受,但还能接受。可现在项部长也说不再管他了,这让梁健心里的难受到了一个顶点。
  他忽然很想梁父他们二老。他最近又有段时间没去看他们了,不知道他们两个在郊区别墅那边生活得可好。
  梁健下午提早了一个小时从单位出来,然后去了郊区别墅。梁父梁母二人看到他忽然到来,十分惊喜。梁母非要亲自下厨,给梁健做了好几个小时候他很喜欢吃的菜。还是那样的味道,可是越是熟悉的味道,这心里就越是难受。

  梁父看出他心里有事,等着梁母走开的时候,就问梁健:“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难事了?”
  梁健摇头。
  “那是跟项瑾吵架了?”梁父皱了眉头。
  梁健再次摇头:“爸,我跟项瑾很好。”
  “那你是怎么了?”梁父很担心。
  梁健沉默了一下,道:“爸,我没事。”
  梁父忧心忡忡地看了他一会,然后忽地长叹一声,道:“我跟你妈妈只是两个农民,你现在是大官,我们两个人是帮不了你什么了,不过,你只要你愿意说,当个听众这种事我还是能做的。无论你什么时候来,我跟你妈总是愿意听你说的。”
  梁父的这话,让梁健顿时鼻尖一酸,差点就落下泪来。
  正好这时梁母也回来了,梁健赶紧岔开了话,免得让梁母察觉到什么。她和两幅不一样,肯定要刨根问底,可是这些事梁健不想说出来,他们帮不了什么,只是徒添担心而已。只是这样回来吃餐饭,梁健已经觉得足够了。
  这些年这么过来,还是只有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才有和父母的感觉。唐明国自然对他也有爱,他们之间的方式不一样。梁健更习惯梁父梁母之间的这种关爱。
  梁健没有在这里多待,他还要跟项部长去见那个人。离开的时候,梁母有些不舍得,但又不好说。看着她欲言又止,梁健心里很是愧疚。当时来的时候,他本来想着让项瑾和项部长一起搬过来来这边住。项部长要是不愿意过来,他就和项瑾还有孩子一边住一段时间,都陪陪。可回来这么久了,他一直住在项部长那边,很少过来这边看他们。这里虽然有唐家安排的人照顾,可到底不比在老家,周边都每个熟悉的人说说话,梁健又不在身边,心中的孤单可想而知。

  梁健先去家里接了项部长,然后才去约定的地点,见那个人。
  地方是对方定的,是一家酒店的房间。
  梁健有些好奇对方为什么会把见面地方定在酒店。对方住的是总统套房,房间里豪华无比,甚过梁健这么多年的所见。
  对方很年轻,甚至比梁健还要小几岁。进门后,对方先跟项部长打了个招呼,他叫项部长项叔。

  梁健顿时好奇起来项部长跟这个年轻人的关系。不过项部长似乎没打算给他详细介绍,只是告诉他该怎么称呼。年轻人叫向阳。
  项部长又给这个向阳介绍了梁健,介绍他的时候,项部长介绍得很详细。刚介绍完,这个向阳就说道:“我听说过你。”
  梁健愣了愣,回过神来后,刚想伸出手跟他握手,他却已经转身走到里面去了。
  跟进去坐下后,项部长还没开口,这位名叫向阳的年轻人就开口说道:“项叔,我知道您找我是为了什么事,这事,您也甭开口,因为我帮不了您。”
  项部长看了一眼梁健,然后对这位向阳笑道:“阳阳啊,那你可就小瞧你项叔了。我今天来找你啊,就为了一件事,那就是想让梁健和你认识一下。你既然听说过我这个女婿,那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吧?”
  向阳转头看向梁健,微微笑道:“我知道,唐明国的儿子嘛!”
  向阳提到唐明国时的那种随意的口气,让梁健心里不太舒服。不过,碍着项部长的面子,梁健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不过,项叔您怎么知道,最近我有意跟唐家合作?”向阳又转头去问项部长,语气虽然平静,可眼神里却透出了一丝戒备。

  项部长哈哈笑了一声,道:“怎么?难道还怕项叔会害你?”
  向阳淡淡一笑,道:“怎么会?我还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去项叔家玩,我怀疑谁都不会怀疑项叔您。对了,小瑾最近身体怎么样?”
  “还行。”项部长回答。而他旁边,梁健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向阳称呼项瑾小瑾,这么亲昵的称呼让他有些不适应。
  这时,项部长转过头来跟梁健解释:“小时候,他和项瑾经常在一起玩,不过后来大了,两个人因为读书分开了,就联系没那么多了。”
  项部长话音刚落,向阳忽然对着梁健笑道:“我那时候还追过小瑾呢。”
  梁健从向阳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挑衅的味道。他眼睛眯了眯,带着笑回击道:“是吗?项瑾没跟我提过。”

  “这种事,她怎么会跟你提!”向阳笑着接过话。
  梁健立即跟上:“她跟我之间向来坦诚。不过,也有可能她是忘了。”
  “咳咳—”项部长忽然咳嗽起来,梁健立即意识到,项部长这是在提醒他话别多。向阳朝他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项部长关心道:“项叔身体怎么样?”
  “还行。”项部长收住咳嗽声,回答。

  向阳看着他笑了一会,然后问:“项叔过来,除了介绍小瑾丈夫给我认识,不会真的没其他事了吧?”
  项部长反问:“难道就一定要有点其他事才能来看看你吗?”
  “那倒也不是。”向阳笑道:“只不过……”他话锋一转,目光随着话锋一起转,落在了梁健身上。梁健感觉向阳的目光像刀子一样犀利,正在试图隔开他的衣服,躯壳去窥探他的内心。
  梁健忽然觉得这位向阳,有点可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