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呆坐在椅子上,还在低头看着那份文件。
  任小亮说:“长宜,听我劝,别去找钟书记,谁都知道这项工作层层订立军令状,省长跟国务院订,锦安市长跟省政府订,咱们市长跟锦安市政府订,如果不是重要,能让你去主持这项工作吗?魏市长负伤住院,这项工作总得有人干,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你这样就去找钟书记的话,你想过后果吗?”
  彭长宜显然泄了一部分气,他哭丧着脸说:“关健是我干不了,让我去协调公丨安丨局局长,环保局局长,电力局局长,土地局局长,等等,还有好多好多的这个长那个长,我一个小科级,谁听我的呀?再有,这项工作下来后,我估计全市的人就都让我得罪光了。”
  “你这样说就是觉悟太低了,你想想,市委就是怕没人听你的,才给你弄个市长助理,市长助理就是在行使市长的权力。”

  “你别安慰我了,谁不知道这其实就是空头支票,是地方上自己设的这么一个头衔,上边根本就不认可。”彭长宜显得有些打不起精神。
  “你放心,到时江市长会给你安排好的。”
  “但愿吧。”说着,他站了起来,走出屋子。
  任小亮冷笑了一下,拿起了电话,要通后,说道:“钟书记,我是小亮。”
  “小亮,彭长宜看见文件了吗?”

  “看见了。”
  “反应如何?”
  “愁死他了,要去找您请辞,让我拦下了。”
  “哦?说什么了?”

  “我向他表示祝贺,他说谁难受谁知道,担心把人都得罪光了,另外还说市长助理是空头支票。”
  “什么话?就是空头支票那也不是随便开的!好了,尽管他是市长助理,会抽调上来一段时间,他还是北城区的主任,这个时间不会给你们派去新的主任,所以政府的工作你先一肩挑着,把该安排的都安排好,别影响目前的工作。”
  “好的,您放心,我不会耽误任何工作,一会我们就开班子会。”
  “我基本上听从了你的建议,你可以放开手脚了,但是不能胡来,不能违反原则,管好基金会,做好东方公司的事。”钟鸣义说道。
  “是,小亮明白,一定遵照您的指示开展工作。”
  “酒厂那笔贷款你看着办吧,该跟他们要什么手续就要什么手续,在不破坏你们规矩的前提下,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能给解决就给解决了吧。”钟鸣义又在给任小亮下指示。

  什么规矩?什么原则?按规矩,酒厂的贷款不符合任何放款的规矩,按原则,就不在基金会扶持的范围之内,但是你书记大人说了,谁能不给呀?谁他妈的敢不给呀?领导就会唱高调,怎么唱怎么是。任小亮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嘴上却不敢这样说出来,而是说:“好的,一定遵照您的指示办,保证不违反原则,我办事,您放心。”
  挂了电话,他又给师小青打了电话,说道:“师主任,酒厂那笔贷款批了吧,他们只是周转,等银行贷款下来了就还咱们。”
  放下电话后,任小亮神清气爽,浑身轻松,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愉悦,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蜗居在长白山洗浴中心的小洋妞来,已经有两天不去了,还真想那个小妞子了,看来,得把她另行安排一个住处,这样每次去的时候,就用不着跟老吴打招呼了,尽管彼此熟到一起干坏事的份儿,但自己的身份是官员,跟他们还是有些区别的,所以,他就给老吴打了电话,告诉老吴一会自己过去。
  再说彭长宜,从任小亮办公室出来后,路过田冲和刘忠的门口,他们俩个都敞着门,看见他回来了,都不约而同的尾随进来,纷纷给他道喜。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仍然是那句话:“唉——谁难受谁知道。”
  刘忠说道:“反正这事肯定不好干,好干的轮不上咱们,你就向前冲吧,用我们配合的时候,就说话,我还愿意跟你干打打杀杀的事哪。”
  田冲也说:“就是,咱们弟兄在一起,多难的事不是也挺过来了?你还怕这事。再说了,这是全市行动,有市长支持你,没问题。”
  彭长宜示意他们坐下。
  田冲说:“你这一走,就回不来了。”
  彭长宜说:“回不来能去哪儿,到时他们使完傻小子,我自然要回来的。”
  “到了市里面可千万不许这么说。”刘忠嘱咐道。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跟他们俩说:“我走后,可能有些工作就要落在你们的头上,记住,农民领养东方牛这事,绝不能大面积推广,绝不能交给他们全款的保证金,另外,你们没事就多找借口勤去,时刻注意贾东方的动向,还有,这项工作能拖就拖,能耗就耗,时间越长越好,到时他的尾巴就露出来了。有情况及时跟我沟通。”
  彭长宜又说:“唉,这个得罪人的差事我是推不掉了,到时候真难免需要你们出面帮忙呢?”
  刘忠和田冲都说:需要我们帮忙你尽管说话。

  彭长宜看了他们俩个一眼,说道:“咱们家亲戚里面有从事炼油熬油的,就请两位老兄帮忙做做工作,提早收手,另谋其它营生,这个行当肯定会取缔的,一年多的时间,国务院下发了两次文件,可见取缔和打击的决心,如果你们能帮忙做做工作,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田冲说:“我妹夫两口子在干,回头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别干了。”
  刘忠也说:“我们家你嫂子有个亲戚也在干,回头我也给他们说说。”
  彭长宜说:“太感谢了,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田冲说:“这不算什么,你要是真到了市里,有权力了,想着拉我们一把就行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还用你们说吗?刚来的时候,你们谁都没说这样的话,我不是也办了吗?”

  彭长宜指的是那次在中铁招待所他和部长定班子的时候,部长当时调了柳泉过来,并没有提拔他俩,而是等彭长宜当了政府一把手之后,部长这才采纳了他最初的建议,把他们各提了半格。当时任小亮是准备再要个副书记,没打算让刘忠顶上来,但是他的要求被驳回,通过了彭长宜的提议,只不过这些都是私下进行的。
  寇京海早就把这个情况透露给了刘忠,刘忠也透露给了田冲,两人对彭长宜自然是感激。其实彭长宜在心里暗暗佩服的是王家栋的老道。如果当初听了彭长宜的建议,提了刘忠和田冲,那么他们感激的朱国庆,后来再提他们俩,他们感激的肯定是彭长宜而不是任小亮,因为任小亮本来就不欣赏他俩,而且他还跟市里单要副书记,足以证明在提拔他俩这个问题上,他是不情愿的,而彭长宜却是真心推荐他俩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