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一次夜间行动中,魏国才亲自带队,环保公丨安丨等各个执法部门相继查抄了四个熬油窝点,就在起吊大锅的时候,人们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起吊上,丝毫没注意从后面冲出十多个人,抡起棍棒,就将魏国才等几个执法队员打伤,于是执法人员和这些人一片混战。江帆得到报告后,带领二十多名干警快速赶赴现场,将参与袭击执法人员的人全部带走,交由公丨安丨机关处置。副市长魏国才重伤,被送进医院,经诊断,颅骨骨折,亢州医院无法救治这么重的病人,连夜,魏国才被送进北京天坛医院。

  魏国才住院,群龙无首,江帆连着两个夜晚亲自带队深入河套地区,现场执法。一干就是一夜,别人白天还能休息,但是他不能,他还有许多别的工作。其他的副市长中,朱国庆没有分管额外工作,只有一个开发区,张怀也有他那一摊事,高铁燕是女同志,更不宜打打杀杀了,这天,在开专项整治汇报会的时候,江帆当着全体常务的面提出,把彭长宜调上来,任这次整治行动的总指挥,他例举了这样做的多种理由,其中之一就是彭长宜敢于碰硬,熟悉乡情民情,办法多,另外本身他就是小组成员之一,提请常委会审议。

  江帆说出这话后,众人都沉默了,王家栋看了一眼江帆,他感觉到很突然,倒是张怀率先打破了平静,他说:“这个办法可取,彭长宜干这事没问题,肯定有能力干好,他在北城几次硬性工作中就曾经表现很突出,目前,纵观环保局和全市干部中,担纲这项工作还就是他最合适。”
  王家栋不说话,谁都知道他和彭长宜的关系,所以他采取沉默。
  狄贵和说道:“还别说,这个事交给彭长宜肯定没问题,肯定还能干好。跟这帮熬油的人打交道,就得斗智斗勇,亦正亦邪才行,只是,单纯的让他当个总指挥,恐怕不能服众。”
  张怀紧接着狄贵和的话题说:“我看,我们可以内部任命他为市长助理,让他专门负责这项工作,同时还兼任着北城的工作。”

  钟鸣义微微皱了一下眉毛,他偷偷看了王家栋一眼,就听王家栋坚决的说道:
  “我反对。”
  哪知王家栋第一个反对,江帆一愣,就听王家栋说道:“彭长宜在北城干的好好的,冷不丁担任这么重要艰巨的任务,我担心他做不好这项工作,到时拉了全锦安乃至全省的后腿,那样我们的工作就被动多了,所以,我坚决反对。”
  武装部季部长说:“我看也没问题,只要给他尚方宝剑,保证能做好。”
  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钟鸣义不时认真的倾听着,但是他的脑子里却浮现出昨晚任小亮再次跟他说的话,任小亮说:这个彭长宜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丨党丨委许多意愿无法在丨党丨委会上体现,尤其是他干预基金会和东方大世界的事过多,就拿动员农民养牛来说吧,本来我们应该积极劝他们多养,他到好,反而做一些相反的工作,本来可以全额收农民的保证金,可是他坚持要农民交一半,我现在越来越跟他合作不到一块了,还请市委考虑一下,能不能把我们两人分开,不然到时闹到不可开交,对谁都不好,市委也难摆布。

  任小亮这样说,作为市委当然要尊重一个丨党丨委书记的意见,这些日子,钟鸣义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但是他碍于江帆和王家栋的势力,始终没有轻言调离彭长宜,他也不喜欢彭长宜,主要是因为他身上有着江帆和王家栋的印记。市长助理也不是不可以,今天让你助理你就是助理,明天不让你助理了,你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把你挪到别处也有可能。北城,是亢州的经济和政治文化的中心,这个地方的当家人,必须是跟市委书记关系最近的人来占据,而不该让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的人占着地方。

  但是,随之又一个顾虑跟着就出来了,如果任命他为市长助理,又怕犯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错误,那样岂不是倒帮了江帆和王家栋?
  钟鸣义陷入了两难。这时,就听王家栋又说道:“我仍然反对,谁都知道市长助理是个内部粮票,是不在市领导编制之内的,我们用完傻小子了,再把人家退回去,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
  钟鸣义一听这话,马上拉下脸来说:“王书记这话诧异,什么叫用傻小子?都是党的工作,人民的工作,现在工作需要他,他就应该义无反顾,不能挑三拣四,这项工作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如果到期完不成,我和江市长都要被处分。我看这事可以定下来,马上由市委组织部起草文件,任命彭长宜为市长助理,下发到各个单位,彭长宜即刻到位!他原来的工作由北城丨党丨委安排人临时主持。”

  王家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漫不经心的看了江帆一眼,只见江帆正若无其事的跟钟鸣义耳语着什么。他非常清楚,正是自己的极力反对,甚至指出市长助理是内部粮票这一尴尬事实,目的就是在促进钟鸣义下决心同意彭长宜任市长助理,尽管江帆有权提出要一个市长助理,但如果钟鸣义硬不同意也不好说,甚至将来还涉及到转正的问题。彭长宜这样“上位”,既给众人一个临危受命天降大任的感觉,也走了许多捷径,只是要苦了这个小子了,因为他没有了退路,只有往前拱卒,把这项工作完成的漂漂亮亮的,才能为以后的转正打好基础,这也是在江帆提出这个建议提出后,他瞬间就想明白的事,而且和江帆张怀等一唱一和,居然在会上就促成了这件事。

  当天,对彭长宜的任命就下达了。
  当彭长宜接到任小亮的电话时,他正在村里,东方大世界的副总核对农民领养奶牛和肉牛的事。任小亮打电话说有紧急任务,让他速回单位。彭长宜回来后,直接奔了任小亮的屋子,任小亮就交给他刚刚接到的市委组织部的任命文件。他拿到文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半天没说话。
  任小亮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尽管这个市长助理是内部粮票,但是谁都知道将来就是副市长人选,他是既嫉妒又暗自幸灾乐祸。嫉妒的原因就是彭长宜有可能直接转为副市长,幸灾乐祸的原因就是彭长宜被架在了火上,有可能这把火把他烧得面目全非,谁都知道这项工作既艰巨又危险,魏国才已经领教了,如果那棍子下手再重那么一点点,他的小命就没了,即便不丢小命,这项工作几乎涉及到了亢州所有的乡镇和村干部,绝对是个得罪人的事。

  还有一点他庆幸的是,无论彭长宜当得上当不上副市长,他都不会再回来了,这一点,已经从刚才跟钟鸣义的通话中听了出来,所以,看到彭长宜垂头丧气的样子,他的心里暗暗高兴,心说:老搭档,你走好吧。尽管心里是这么想的,任小亮嘴上却说:
  “长宜,祝贺你荣升!以后就该跟你叫彭市长了。”
  彭长宜半天没说话,呆呆的看着组织部的红戳文件,半天才哭丧着脸说:“别,任书记,谁难受谁知道。”
  “呵呵,我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不高兴?”任小亮用他那一贯抬高的眼神,看着彭长宜说。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这算,这算啥差事吗……”他显得为难极了,想发几句牢骚又顾忌自己的身份不敢发泄出来,呆呆愣了半天,说道:“我还是去找钟书记去吧,求他开恩,收回呈命吧。”说着,就往出走。

  任小亮一听,赶紧起身叫住他,:“长宜,回来,别走。”
  彭长宜回身,两眼无神的看着他。
  “你坐,先冷静冷静,我给你倒杯水。”说着,就去给彭长宜倒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