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4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钟书记笑着指着任小亮和彭长宜说道:“你的父母官都在这里呢,他们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尤其是彭主任,是学产业经济的研究生,目前是所有科技干部队伍中学历最高的了,你呀,就不要找我了,找他们两个就行了。”
  贾东方听到这里,削瘦的脸上露出笑意,他连忙站起,端起杯,说道:“彭主任,小弟来您这一亩三分地发财,万望以后多多支持。”
  彭长宜没有站起来,不知为什么,他感到这个贾东方尽管个子不高,而且略有驼背,人长得也不壮实,但不知为什么,此人眼里的目光总是给人阴鸷、捉摸不定的感觉,而且他刚才的话听起来总是让彭长宜感到有点软中带硬,于是冲贾东方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贾东方看看他,又看看钟鸣义和任小亮,不情愿地把酒杯撂在桌上,坐了下来。
  彭长宜却面带笑容,说道:“贾总,不是我驳你的面子,你刚才的话不对。”
  “哦,彭主任请指教?”贾东方皱了一下眉头,锐利的目光射向了彭长宜。

  钟鸣义和任小亮也都放下筷子,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一,这不是我的一亩三分地,如果偏要说是谁的一亩三分地的话,首先是***的,其次是钟书记的。再有,最能给你包括全市外来企业最大支持的是谁呀?是钟书记,我哪能上升到这个层面,另外,我受钟书记的领导,他指向哪儿我们就打到哪儿,所以,这酒,我是万万不敢喝的。”
  贾东方一听,这才松弛下来,他说道:“我看出彭主任的意思了,这酒我得先跟钟书记喝呀。”说着,又站了起来,端起那杯酒,冲着钟鸣义,双手举杯。
  钟鸣义哈哈大笑,说道:“早就听说彭长宜喝酒有一套,果然名不虚传,两句话就把这杯酒转嫁到我这来了,这样吧,贾总喝的也不少了,我们也快到了上班时间了,大家共同举杯吧。”

  两桌的人都站了起来,喝干了杯中酒,钟鸣义的调研圆满成功。
  至此,彭长宜在农民领养“东方牛”这件事上做了让步,东方公司也做了让步,同意每头牛只收取一半的保证金。
  只是这些工作推进的速度相当慢,为此,贾东方多次找到彭长宜协调,彭长宜嘴上都是积极支持,但就是工作力度不大。任小亮也急,好几次亲自下乡,还请来雅娟现场报道,电视新闻播出后,农民主动咨询的多了,但实际领养的效果并不明显。
  贾东方按任小亮的暗示,也曾在彭长宜身上想尽了办法,每次邀请彭长宜到公司视察的时候,彭长宜不是带着田冲就是带着刘忠和柳泉,农委主任更是少不了的,而且从不在他这里吃饭,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辞掉了。显然彭长宜对他是有戒心的,贾东方对彭长宜就更加的恨之入骨,认为彭长宜阻挡了自己发财的道,暗骂彭长宜给脸不要脸,并且多次跟任小亮建议拿掉彭长宜。
  任小亮也急,俗话说的好:吃人家的手软,拿人家的手短。贾东方的牛派发速度慢,而且公司资金吃紧,最近这几天总是找他,想再从基金会贷一笔款。任小亮说:“我不是不给你,彭长宜要求集体审批,你的款根本通不过。”
  贾东方说:“要不这样吧,我们把公司租用的地皮买下,请任书记抓紧给我们办这事。”
  任小亮说:“你资金吃紧,有钱买地皮。”
  贾东方露出一丝冷笑,说道:“任书记,我资金吃紧是暂时的,地皮买下来就解决问题了。”
  贾东方想用地皮套国有银行的贷款,任小亮岂能不知道他的用意,就说:“这块地皮涉及到三个村子,要挨家挨户做老百姓工作,不是你说办就立马能办的。”至此,任小亮对贾东方也有了戒心。但如今,他也被贾东方套牢,贾东方的困难就是他的困难,岂有袖手旁观之理?所以,对彭长宜就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了。
  有一次,任小亮跟钟鸣义建议,鉴于目前党政一把手合作不顺利,能不能调走一个人?
  钟鸣义当时没表态,其实,他也在心里琢磨这事,彭长宜明着来跟他承认错误,可是对错误悔改的诚意却不大,处处制肘贾东方不说,还处处制肘基金会,这才是最令他反感的,只是王家栋在亢州根深蒂固,势力范围渗透到各个领域,动彭长宜,势必捅了王家栋的肺管子,而且王家栋和江帆目前联系也很紧密,他不得不考虑到这些政治因素,所以,一时半会也就没动彭长宜。
  这年入冬,亢州的邻居阆诸的丰顺县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殃及到了和它相邻的周边市县,亢州也受其影响,成了重灾区。

  中央电视台对京州省境内的土法熬油污染环境进行了连续曝光,此时,?正值国家取缔十五小期间,这一组的连续曝光,无疑于一枚重磅丨炸丨弹,引起了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责成省委省政府限期取缔。省政府专门抽出一位副省长任总指挥,并与省政府立下军令状,对这些土法熬油的窝点重拳出击,坚决彻底的予以取缔。
  当这条新闻播出的时候,彭长宜正在和寇京海、黄金等人在金盾喝酒,彭长宜立刻挥手请大家安静,等新闻播完后,寇京海和黄金都不约而同的放下酒杯,从各自的包里掏出手机就开门出去了。
  彭长宜笑了,他知道,寇京海和黄金都有乡下的亲戚或者家人在熬油,由于土法熬油工艺简单,投入极低,而且暴利。万马河沿岸的村子,几乎家家都从事这个职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还曾经被当做庭院经济的典型报道过。但是,随着国家对环保工作的逐渐重视和全民环保意识的增强,京州省对土法熬油的打击力度加强,土法熬油的行为便由公开转成了地下,并且大都是晚上偷偷干。亢州也一直致力于打击,但是,往往是执法人员刚走,身后就又开始冒黑烟。

  这次被中央台曝光的尽管是丰顺县,但是紧邻丰顺县的亢州也不逊色,据说,导致这一曝光现象发生的是北京一项安居工程,由于用了丰顺县土法熬制的沥青膏生产的卷材,致使这项工程质量出现问题,溯本求源,记者就追到了丰顺县,随后对这一地区进行了多次暗访,从生产源头到销售区域,都摸的一清二楚,包括土法熬油对环境所造成的污染也给了重头报道,当记者问正在熬油的人,说“你们这里干这个的多么?”那个人说:“多的是,几乎家家都干。”记者又问:“当地政府不管吗?”那个人干脆的说:“管,但是塞给他们钱后就不管了。”记者又问:“除去你们丰顺县,其他地方有吗?”那个人说:“有,沿着河套往上走是亢州,那里更多。”至此,亢州也榜上有名。

  一时间,省电话会、锦安市电话会高密度召开,锦安市天天早上都要开半个小时的电话会,通报情况。亢州也成立了由副市长魏国才任总指挥,各乡镇长、环保、电力、公丨安丨、工商、土地、监察、质监等部门为成员的领导小组。
  可是,作为这次重点清查取缔的县市之一的亢州,这项工作从一开始就出现阻力,这个阻力主要来自于魏国才被非法熬油的人打伤住进了医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