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反正也不想在钟鸣义这里获得什么同情和支持,他能赶在任小亮前头跟钟鸣义汇报他们双方争执的事,就是想抢占先机,他不想沦落到滦平的下场。
  没想到钟鸣义不但没有怪罪他,反而从桌子后面走过来,坐在彭长宜的旁边,说道:“我没觉得你有什么过错,因为工作发生一些争执很正常,我们党向来提倡这种公开提意见的方式,毛主席在反对自由主义这篇文章里就指出过‘开会不说,会后乱说’的危害,反对无原则的团结,我看你们能就工作上存在的不一致意见展开讨论,甚至是争论,很好吗,这样有利于今后的工作,也有利于对这项工作进行正确决策,我不认为你有什么错。”

  彭长宜早就料到他会唱高调,就笑着说:“总之我不该跟他公开争执,他毕竟是班长。”
  也许钟鸣义觉得王家栋这个学生比他谦虚多了,就说道:“你能及时把跟丨党丨委一把手闹意见的事跟我汇报这很好,说明你信任我,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下来你们再好好沟通一下,尽量统一思想,争取把这件事做好,毕竟我们把人家引来了,也要保证人家企业的利益,这样我们才能做到双赢。”
  彭长宜不停的点头,谦恭的说道:“您指示的非常正确,我们下来再商量商量。”
  钟鸣义说:“现在,你给我说说你的担心是什么?”
  彭长宜就将自己在会上说的那一套又一五一十的跟钟鸣义说了一遍,钟鸣义不停的点头,最后说:“过一两天我去东方看看,咱们具体问题再具体商量,好吗?”
  彭长宜赶紧点头,说道:“钟书记出面肯定问题迎刃而解,我们静候您。”

  说完,跟钟鸣义握手后走了出来。他知道,自己终将拗不过任小亮的,但是又不肯向他低头,毕竟,自己还有刘忠和田冲他们这些追随者,再说,也不能让任小亮太过得意。他把准了钟鸣义的脉,知道好坐大轿的钟鸣义会下基层调研这事,他也知道钟鸣义和任小亮还有东方公司的关系,也知道这项工作最终会做,只要让老百姓知道自己努力了就行了所以,他索性借尸还魂,通过书记,弥补跟任小亮的关系,这样也就将钟鸣义和任小亮甚至贾东方拴在了一起。

  事情果然按着彭长宜预想的那样发展,第二天刚刚上班,任小亮就推开了彭长宜办公室的门,笑容可掬的说道:“长宜,昨天我有些激动,别介意。”
  彭长宜赶紧站起,殷勤的陪着笑,说道:“是我不好,你走后我就去找市委承认错误去了。论哥们感情说,你是老兄,论工作关系说你是班长,论私交咱俩是邻居,怎么说我都不该和老兄争吵。”
  任小亮一屁股坐在了彭长宜的床上,直把他的床压的响了一声。他昨晚在那个俄罗斯姑娘身上用尽了力气,发泄出了最原始最赤裸的男人的欲望和激情,直到筋疲力尽,现在腰还酸痛呢。一大早,他就从家里出来,来到了大楼,敲开了钟鸣义办公室的门后,才知道彭长宜抢在他前头了。在他的印象中,彭长宜很少有跟领导汇报的习惯,这次他一反常态主动示弱,可能觉出跟自己对着干的后果了,也可能觉出钟鸣义对王家栋一派势力的不感冒,从而产生了危机感。总之,昨天下午的不快烟消云散,这才没进自己的办公室,先来到彭长宜的办公室,来表明自己友好态度。

  坐下后任小亮说:“可能今天钟书记要来调研,上午和下午还说不好,咱们都别离开就行了。”
  彭长宜认真的点点头。
  钟鸣义上午到的东方大世界,北城丨党丨委成员全部陪同,钟鸣义在东方公司的会议室里,做了一通程式化的问询后,说道:“贾总啊,为了你这个项目,我的丨党丨委书记和主任在会上都争执起来了,你今天就表个态吧。”
  贾东方说道:“呵呵,实在不好意思,让领导们操心了,不过请领导们放心,我就是不把车间建起来,农民的育肥牛和生产出的牛奶,只要检测合格,我照样负责回收。”
  钟鸣义说:“你没有建工车间没有冷库,怎么回收?”
  “是这样,其实加工车间我们一直在做,只是目前企业周转出现一点小问题,不过我可以在这里表个态,今年底,我们保证会上马加工设备。就是我们加工车间没建好,我也照样回收,兑现承诺,我已经和北京几家乳品企业和肉联厂联系好,他们会回收我们的产品,另外我准备购进一个无菌罐车,每天负责运送农民交上来的鲜奶,保证做到照单回收,不会有问题。”贾东方信誓旦旦的说道。
  钟鸣义又询问了几个细节后说道:“任书记,彭主任,你们说说吧。”

  任小亮唯恐彭长宜发表反对意见,就赶忙说:“既然贾总这样说,而且有钟书记做证,我看没有问题,就按贾总说的去做吧。”
  “彭主任呢?”钟鸣义笑着问道。
  彭长宜说:“我同意任书记的意见,不过领养牛的事先不要大面积铺开,先在各个村搞示范户,有了规模效应了,在大面积推广,另外,也可以让农民先预交一半的保证金,既然是保证,就是双方的事,也不能让农民一头承担保证。”
  任小亮的脸渐渐阴沉下来,没想到这个彭长宜仍然没有全部放弃他的想法。
  贾东方也在心里恨,暗暗咬着牙,但是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只是装出来的笑显得有些阴冷和虚假。他说道:“彭主任多虑了,显然是对我东方公司放心不下。”
  彭长宜说:“这不是放心不放心的事,我已经在丨党丨委会阐述过我的观点,也跟钟书记汇报过,在这里就不多赘了。其实,稍有基层工作经验的人都知道,老百姓比我们可要实际多了,他们不见到实际效益,是很少掏出本钱的,如果光凭干部们动员,而没有甲方的诚意,我估计工作难做。我说的搞试点是可行的,钟书记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他最懂得试点的作用,有的时候强过十句行政命令。”

  钟鸣义见彭长宜说的有理,尽管不符合他们的初衷,但是强按牛头不饮水,就说道:“彭主任的两项建议可行,怎么样贾总,你不会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吧?”
  贾东方僵冷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只好说:“没问题,没问题。”
  钟鸣义很高兴,没想到他来后,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他高兴的留在东方公司吃饭,贾东方说去饭店,钟鸣义坚持在东方公司的内部食堂吃。
  席间,贾东方又说他们的冷库如果建成,不仅可以解决本公司的需要,还可以吸纳本地众多的生猪屠宰户,使亢州生猪屠宰规模化、规范化。他说:“屠宰和冷库是紧密联系的,一旦建起来,不但自己企业可以储存鲜牛肉,还可以为十里八村的蔬菜种植户提供便利条件,为当地百姓服务。”
  钟鸣义说:“你说的对,我们准备将来大力发展大棚菜,利用原有的大棚搞蔬菜种植,甚至蔬菜物流,到时你的冷库就会派上用场了。”
  “所以,到时还请钟书记多多支持啊!”贾东方不失时机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