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7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这些事和他没有多少直接关联的,可在同一阵营里,而杨秀峰又是这一阵营里主要的角色之一,不容他去忽略大意的。
  还是先回到家里,这样也好在司机和另一个手下面前表现得沉稳些。回到家里后,廖佩娟和岳父等也都先睡了,夜虽不深,可他们都有早睡的习惯。廖佩娟见他回来也就醒来,问他是不是吃饭了。杨秀峰倒是有着不错的态度,要廖佩娟自己安心睡着,自己回来一会还得出去。廖佩娟知道他虽说才回市里,但要将到外面的工作情况先汇报,也是他做事的习惯,倒是没有什么抱怨的。

  喝一杯水后,也就出到家门外。此时,才联系钱维扬要汇报到北方的进展,也是他一直习惯的做法。钱维扬街道杨秀峰的电话,知道他已经回到市里,没有多少什么,只是在电话里淡淡地说或,“回到市里就好,我在省里呢,还要多留一天才回去。工作上的事,等我回市里后再说,我这边还有领导,就不多说了。”说着也就将电话挂断,从语气里还是能够听到他对自己的关心,虽说没有多说更没有谈到市里的情况,却让杨秀峰安心不少。但随之一想,也就猜出了钱维扬离开柳市的可能性非常大了。

  钱维扬真要离开柳市,那么柳市这边的局面也就会明朗起来,如此一来,对自己在开发区里的存在是一个怎么样的机会?那倒是要等见过徐燕萍之后才会得知的。先在一路上就这个问题已经反复地想过了,此时也不会去想。但就这样回家去,却也是他不想做的事。
  当下也就给蒋继成打电话去,蒋继成还没有睡,接到电话得知杨秀峰在家门外,就说马上派车来接他。
  才几分钟,附近派出所的车也就过来了,随即和蒋继成在茶楼里见面。蒋继成目前在市局里任副局长,为人做事却比之前收敛不少,但随着钱维扬即将离开,对于他们说来也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市里的主要领导会换一批,那么,局长唐祖德和他这样的都归附在钱维扬身边的人,给人换下来的可能性非常大。市里新的领导哪会不将公丨安丨局这一重量力量掌控在自己手里?蒋继成也是在想要见一见杨秀峰,讨论下大家要怎么样选择。在市里,这几天对市里领导去向的传言已经很多了,让大家也都认为是事实了的。

  见了面,蒋继成倒是热情地招呼一声,随后将那陪杨秀峰过来的警员打发走。作为副局长,在市局里蒋继成还是很有些威信的,在这一系统里,做事稍霸道些有点霸气反而能够得到下面的人认同,做事有担当有主见更能够让下面的人支持与服从。蒋继成虽说到市局里不久,却也有着威信。那警员半夜给叫起来开车送杨秀峰过来,倒是很乐意的,能够帮领导做一回事今后自己晋升的机会也就会多一分。

  等警员离开,两人到包间里坐。要了茶,蒋继成还吩咐了开两间房,准备着晚上也就不走了。这倒合杨秀峰的心意,他也不想回家,但这一夜要怎么过去,还得听蒋继成说说市里的情况才心里有底。之前钱维扬在电话里所说的话,表露出来的态度,觉得有不少的虚假之意,倒不是钱维扬会在自己面前作假,而是他也在其他人面前,自然不会将真实的心里表露出来的。
  喝着茶,蒋继成的神情也就黯然多了,他所处的情况比之杨秀峰会更加糟糕,给人清洗下来的结局是定局的,只是不知道会给边缘化到那种程度。其结果肯定会比之前的位子更差一些的,或许就是蒋继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吧。从某种角度说,之前杨秀峰将他推举到市局副局长的位子上,实际是给他一个黄梁一现的美梦而已,此时,这美妙眼睁睁看着要破灭了却无能为力,怎么不叫他黯然失落?

  “蒋哥,离开市里好几天,这里的情况一点都不知道呢。”杨秀峰虽猜出一些情况来,但也不会直接说。
  “今天才回来?”蒋继成说,看着杨秀峰见他点头,又说,“最近几天市里的流言不少,说什么样的话都有。主要就是关于周书记和老板的事……”“哦……”杨秀峰说,却没有直接问,对于周贤民的事,蒋继成在公丨安丨局里会有更为确切的消息吧。
  “周书记牵涉到之前的‘辉煌娱乐’凶杀案,这两三年来却隐藏得好,还是给高标找到了重要线索。此前,周贤民的调离,也就是省里的一个措施,免得他在市里给牵涉到更多的事而将案子弄得更复杂……”杨秀峰没有接过话头来讨论,这样的事也没有必要说什么的。蒋继成继续说,“周贤民的事虽说省里还没有完全公布出来,但市里的人早就明确了,就有人说或他会将老板给连累到的,结果就是让老板失去往前进一步的机会。这样的事也不难想到,更多的流言还说会将老板牵扯到,老板也会出事了等等。另一种说法是,省里会将老板调离柳市,到省里去实行明升暗降的手法,在柳市的体系里就将会遭到大力打击与清洗……人心很乱啊。”

  “真这样严重吗?”杨秀峰说,蒋继成将市里的情况毫不掩饰地说出来,他也就不会有什么瞒着蒋继成的,两人的情感有很深的基础。
  “我也不知道,感觉是有种人人自危的样子,秀峰你回市里来,大家也就有底气一些。”杨秀峰也就笑笑,真要对钱维扬身边的人进行清洗,首选的人当是杨秀峰了吧,这样一来,杨秀峰在开发区主任位子不懂,还真是会给不少人心里有底气了的。
  “蒋哥,听你这样说,我心里也没有底啊。”杨秀峰苦笑一声,这时候谁能够预测到今后的情况?钱维扬真走后,不说会对他所用的人进行清洗,但这些人不会被重用却是可以肯定的事。也都是大家能够理解的事,“蒋哥,只怕你回不到在城北时的风光了呢……”
  “我还真不在意”蒋继成自然听出杨秀峰的意思来,“要不是你帮忙,我哪有可能到市局里来露一下脸?足够了的,就算回到普通警员,那也没有什么了。”两人虽都没有将话挑开,可都知道对方的意思。在仕途上走,要有起起落落的心里承受力才行,有这样一遭,也算是一种经历。对于杨秀峰说来,他的机会还大,但这时也不好有什么承诺给蒋继成了,说出来也不实际的。“蒋哥,要不今后我们俩都到开发区里做一个小百姓,日子也平稳些。”

  “好,就这样说定了。我们没有向组织体什么要求,只要求到开发区里做一个小民,总不会不满足吧。”蒋继成说着也就笑起来,对这样的结果或许不好,但也是一种比较实际的结局。
  “不知道滕大情况如何,胡丹也没有消息。”杨秀峰说,先在车上打滕兆海的电话不通,他会不会真给牵连到周贤民案子里去,还是要问一问才安心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