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7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市里后,肯定要给徐燕萍汇报这次到北方的事情,见面后看是不是有机会吧。杨秀峰极力静心下来,虽说做不到,但须到要怎么样来应对刘君茂,慢慢地也就将自己从那种纷乱中分离出来了。无法睡下,将电视打开,电视里正在播报正全省各市换届的工作进行情况。杨秀峰也没有多心思看,市里的状况以及明朗起来,对他说来是有好消息,可也存在着很大的威胁,结果如何,还要等过三五个月才能够踏实起来的。

  刘君茂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是一起吃过晚餐后就回市里去。杨秀峰之前也估计到他会在得知市里的好消息后,兴奋起来而连夜回市里的,也就忙着将自己的人带过去。碰面后,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刘君茂,见他眉宇之间确实有种压制不住的飞扬之状,虽说极力压制着,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这种大喜事,对刘君茂说来本来完全没有必要压制的,只是杨秀峰身份却也特殊,在刘君茂看来就是钱维扬的最为真实的鹰犬,哪会不小心而让他看出名堂来?

  主动和刘君茂招呼后,对晚饭后就离开省城杨秀峰不做什么表示,在省城里,也就差没有见雄健斌的面了。不过,对在开发区里收款的事,却是要回市里后先看看动向,最好能够和钱维扬见一面才好决定。然而,钱维扬这时会不会对自己说实话?会不会要掩饰他的去向,让留在柳市的人好安心而不至于乱了他的套路?这也是未知之数,从杨秀峰内心说来,他还是希望钱维扬能够和他真诚以待,将即将面对的事坦然说出来,也好让大家都有准备的。

  在市里其他的人,自然也会有渠道得知市里的情况,吃着饭,杨秀峰将更多的精力都在观察着刘君茂。见他的神态和心态也都略有不同,确知是他对市里钱维扬要走的事已经明确了,如此一来,杨秀峰在他眼里的份量自然就有所改变的。
  但两人也都不会去说市里的情况,刘君茂说到回市里后要汇报这次见华兴天下的情况,交待杨秀峰在开发区里做好万全准备,以备华兴天下集团的人来实地考察时,决不能出一点差错而错失掉这样绝好的机会,使得成为市里的千古罪人。
  听刘君茂对工作布置时那种语气的变化,对开发区要怎么样做刘君茂的理解和他有些不同的,杨秀峰也只有先答应下来。对杨秀峰的态度,刘君茂显得姿态就高了一分。
  从省城上车,也就不再和刘君茂在一起。对于周贤民的情况和钱维扬即将离开的可能性,不知道滕兆海是不是有具体的消息了的。周贤民有这样的结果,对滕兆海说来说有很大副作用的,他的任职可说是完全的力于周贤民的运作,如今他打了周贤民烙印之后,不仅县里的人会这样看他,市里的人也会这样看他的,还不知道他在周贤民身边这段时间,是不是做过什么事情,会不会给牵涉到,都还是一个难以预知的事。

  想了一阵,杨秀峰还是决定给滕兆海打一个电话去,跟随自己出来的人也都还是信得过的,再说自己说电话声音小一些,说话再侧面一些,就算他们听到了也没有什么的。平时里,杨秀峰和手下的人虽说显得亲近,更是照顾大家都利益得失,但每当牵扯到自己的核心之事也都不会让他们接触的。
  拨打滕兆海电话,却没有打通,电话里说对方处于关机状态,让杨秀峰心里一紧,会不会当真将滕兆海给牵涉进去?
  没有找到滕兆海,杨秀峰心里一紧,之前那种情形也就泛出来。在车里,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排遣开去。滕兆海无法找到,其实也还可以从其他途径去打听他的情况,比如说桃桃那里,肯定会知道滕兆海的最近情况的,蒋继成在市里,滕兆海真有什么变动他也该知道的,还有胡丹,他对滕兆海直接的联络比较密切等等,只是杨秀峰真的怕听到关于滕兆海负面的说法,或真就出了事的事实。
  不仅从情感上他无法接受,也担心滕兆海给弄进去后,接下来就会牵涉到他的,毕竟两人之间有着友情之外的更深入的利益关系。市里很多人也都知道他和滕兆海之间的关系,弄了滕兆海,不可能不往他身上拉扯。这样的事在柳市里有很多人都想做,也许看到自己就这样在开发区主任的位子上栽倒下来。
  是不是这时回到市里时,纪委的人再一次在自己的车边等候着?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就算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梅霜也不可能给自己通风报信吧。想到这些心里也就更乱,到危难之际,实际上还是没有人真能够帮到自己的。钱维扬自己都难得自保之时,手下的人他还能够帮着谁说句话?
  也难怪,这些天电话都少了些,不像之前自己的电话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信息也多。在自己周围的几个人也都没有什么信息,却让杨秀峰感觉到奇怪。唐佳佳和邢静两人不会因为怕牵连到自己而不给丝毫消息的,市里真要有不利的情况,至少她们俩会给出消息的吧。想到这里,杨秀峰虽说还是没有底气地肯定,可还是觉得有些释然。对自己先前所想,或许真的是自己吓唬自己了。

  邢静就算不用自己的手机直接给自己发信息,也会想法子用其他途径来做这样的事的,就算不直接说,也会隐晦地将事情告诉自己的,还有李秀梅,她要得知对自己不利的传言,也会预先告诉自己的吧。周英慧不一定直接跟自己说,但跟李秀梅说却是必然的,她当然有可能不知道,钱维扬也不会在周英慧面前多提及自己的事情的。
  总之一句话,自己在市里也还是有些抵实的人,有不少信得过的人。想到这里,之前那身虚汗也就散去不少。在仕途里行走,既要能够走顺利的路段,也要能够走逆风的路段,一个人真要成熟起来,强大起来,这些都有必要经历过才对的吧。
  不能够一辈子都躲在钱维扬的羽翼之下,也不能够总借助他的影响力来给自己清除路障,这一次自己要是能够稳住了足跟,走出去,自己不也就有着脱胎换骨的机会了吗?实际上,在柳市里,自己还是有着很不错的优势。主要就是借助开发区这一个其他人很难过来接手的位子,再者,徐燕萍在暗地里肯定会帮着自己的,这也是一个其他人无法得到的绝大利好。
  钱维扬离开柳市之后,自己一下子也不可能就站到徐燕萍的阵营中去,但自己在工作上做好了,她的阵营里的人也会慢慢接受自己。有这样契机,将之前人们对自己的看法加以改变,而省城里有侯秘书和沈强等人的看好,慢慢地随着华兴天下集团到来,在省里还会找到其他一些领导的看好吧。
  情形波动得大,但杨秀峰不会让同车道人看出什么来,靠在背靠椅上,就像在瞌睡一般,而他自己也确实恍恍惚惚的没有主心骨了。
  进柳市后,刘君茂倒是将车停下来,等杨秀峰的车到车边时,摇下车窗来和他说句话,要杨秀峰先回家里休息一晚,工作上的事明天再说。丢下这样的话,刘君茂也就走了。至于他是不是要到徐燕萍面前先去邀功,杨秀峰自然不会去想这些。离家好几天,先回家看看也是领导对自己的关心。
  最想见到的人,这时也就是钱维扬了,从头那里能够得到市里最新的情况,也能够得知周贤民在那个大案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听来的事,有没有得到细致的详情,让他对整个事态也都难以把握分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