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7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维扬要受到周贤民的所累,这也是之前杨秀峰就预想过的,只是具体会怎么样却无法想透。实际上也就是对周贤民到底犯哪方面的事不了解,才无法判断的,如今得知他是之前特大凶杀案的主使者,一案六命,影响恶劣,当真是谁也无法给他开脱的事。钱维扬面对这样一个政治盟友,还有什么办法?杨秀峰还在想,是不是周贤民本身就是一个替罪之羊?这都是未知之数,说不定就会有这种事的。当然,要让周贤民做替罪之羊,也不是钱维扬能够做到的,必将涉及到省里更大的领导才有可能。

  在侯秘书面前这些话自然是不能够说,连一点疑惑都不能够产生,要不然,今后和他往来都会让侯秘书对自己有防范之心,那是很不利的。嘘唏一阵,两人也就转移了话题,杨秀峰对侯秘书反复地表示了感谢,使得侯秘书也觉得杨秀峰这样的人知趣懂味。
  没有多少时间聚在一起,侯秘书是个大忙人,秘书的时间是受到领导控制的,也就没有多少自由。吃好饭,侯秘书也就离开,杨秀峰虽说吃得不够饱,但却也没有心思再回头去吃,站在街边看着侯秘书离开,自己却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才觉得对路。
  周贤民所发生的事,虽说侯秘书说只是传言,还不算是真,但侯秘书哪会随意传言?秘书的嘴是最紧的,从他那里得到的事情,都是肯定切实了的。对这样的事,在市里会对钱维扬有着怎么样的影响,而又会对自己有什么用的波及,都还得好好想一想。原本计划见一见雄健斌的,两人碰头说一说第二次收款的情况,对具体执行起来要怎么样来接头才更有利于自己在柳市那边实施,杨秀峰确是要落实好才肯做的。

  这时,也没有心情去见雄健斌了,虽说在市里那边,到北方去之前就已经核实了一些收款工作,此时,回到市里一定会有一两千万的款子都集中起来了的,但杨秀峰却是要重新再审视这一事情,钱维扬要收受到影响,按侯秘书话里所透露的,他有可能离开柳市,那自己这样收款会有多少风险,却是要仔细地斟酌一番才是。
  上到车里,之前喝两杯酒只是使得自己的思绪更加活跃,靠在后排不说话,司机问了一声,杨秀峰说了一个地方,司机也就默默地开车走。自家老板在省城里见过谁,说过什么话,他也都不知道,但却能够看到老板心里承受着压力的。到另一处酒店里,知道今天一时间也不会见到刘君茂,杨秀峰也就开了两间房,让司机和那个随自己出来的人住一间,自己也就住进另一间里。将门关上,把整个人都瘫在沙发上后,就感觉到浑身都没有了丝毫力气。

  这两年来,自己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有钱维扬的基础上的,所有的成绩和进步,所有的声誉等等方面,也都有着钱维扬的影响力和影子,自己身上最深的就是钱维扬的烙印。可以这样说,在开发区里自己的工作虽说取得不小进展,但在市里绝大多数的人眼里,那不过是在为钱维扬出面来办事,在执行着他的旨意而已。离开了钱维扬这一阵营羽翼,自己还剩下什么?
  市里的人对自己一直都很着尊重,他们是看在身后站着钱维扬这尊大神的,而不是自己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他们不过是想得到自己在钱维扬面前给他们说两句好话,或找机会将他们引荐给钱维扬从而找到机会得到赏识,以至于找到晋升的捷径。这些事情,平时里杨秀峰也是有着足够的认识的,只是这种事情已经成为大家都共识了,对他而言也极少想过有一天钱维扬会离开柳市,会有一天那种权势淡然下去。

  人们接下来会怎么样对自己,杨秀峰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单纯从态度上的疏远对他说来也无所谓,就怕市里那些人借机清理钱维扬的势力,自己势必是他们首选的对象。这两年来,钱维扬身边最红的人、晋升速度最快的人、钱维扬依托最多的人,都算得上是自己了。市里那些人除了划清界限之外,那会容忍自己再在他们面前继续在开发区这样的好位子上坐着不动?刘君茂会不会回去就动手,都还是未知之数的。

  估计,刘君茂在省里也会得知周贤民的事,自然也会猜测出钱维扬有可能受到牵累而离开柳市的事。之前,开发区是钱维扬最直接、控制最严的所在。钱维扬一旦离开,开发区就该落到刘君茂手里直接掌控了吧?以他对自己的印象,会容得下自己这个钱维扬身边最红的人?
  对于徐燕萍会在钱维扬离开后将怎么来平衡市里的局面,杨秀峰也是无法得知的,她在工作上绝对不会将情感拉扯在一起的。要不然,她也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杨秀峰对她在工作上会怎么样决策,之前虽说留意她,但却也研究不算多。而如今有没有必要先和她打声招呼?柳市目前只怕是最紧要的时刻,杨秀峰从内心里说也不想徐燕萍因为自己而分心,同时,也不想她因为自己而另做出违心的决定。

  开发区对市里说来,肯定是新权力格局里必争之地。她用人不很注重阵营关系,但其他人会不会也这样?或说,她们阵营里得到主导地位后,这些人的心态又将是什么样的?
  一时之间,也想不透这些事的,或许就像侯秘书所说,自己沉寂一两年吧,等钱维扬在新的环境里站稳后将自己带过去,从自己目前状况看来,也还不算有太多的影响。这两年里,自己的进步可算是一个异端,一个正科级在近三年里就到市里最有份量的实职正处,这个位置还有可能升档为副厅,有可能在两年里就进入市委常委的位子。就算错过了,和其他人相比,还不到四十岁就有正处经历的人,在全省里也是少见的。

  就算杨秀峰对自己的仕途能够看得淡,可走在这条路上之后,却也是有着内在的运行规则,何况他觉得自己在开发区里所费的心力哪曾小了。所取得的成就,也是自己多方努力所致,心里自然不会就这样甘心的。
  躺在沙发上,千万绪头当真无法理清,都感觉到情绪有种紊乱的感受,头一阵地疼,就像是给针刺进去一般。这可是一直以来都没曾有过的事,杨秀峰突然就像到古时候伍子胥过关之前的那一夜,是不是也就有类同的情形?自己可不想一夜白发,也没有时间来为这样的事情多往深里想了。刘君茂还在省里,等会就要和他一起回市里去,估计刘君茂就算得知钱维扬要离开,也不会就在自己面前有所表露吧。

  其实,最为关键点还是在徐燕萍对开发区的态度,钱维扬离开后,徐燕萍应该没有多少阻力就能够上市委书记一职了吧。而她肯定要将开发区做大做强,会将开发区交给谁来做,刘君茂等人就算有自己的想法,能不看她的意思?不过,徐燕萍会不会就用自己,杨秀峰心里还真没有底的。
  她对自己的情感非常纯真,杨秀峰一点都不怀疑,但在工作上在处理各方利益平衡上。两人从来都不讨论的,徐燕萍也知道他在钱维扬身边是什么样的角色,所有两人在一起,都是在说着情感,做着男女之间的事,说工作也都只是围绕着开发区工作怎么样进行,或市里对开发区有什么用的工作意图,绝对没有谈及人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