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娜莎身上很香,夹杂着一丝很轻微的狐臭味,她的胸和老洋马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感觉挺挺的,很青春。
  虽然我撅着腚,但是我也能感觉到特别的膨胀,已经快要爆发的感觉。
  “Hi,mynameisxiaolongli,Iamglandtoseeyou.”我赶紧说话来掩饰尴尬。
  “HI,Iamnasha.”小洋马调皮的笑着。

  我尴尬着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老洋马招呼我们进房间。
  超级空旷的房间,铺着厚厚的地毯,简单的沙发茶几,20几寸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美国片。
  俄罗斯电视上播放的美国片跟中国人很不一样,我们都是底下字幕,或者直接配音是中文,他们居然是先说英文,然后紧接着有人用俄语在后面翻译,看纪录片还好,看电影还不得急死。
  老洋马让我们坐下,开始去倒酒,我拿出红双喜递给老九一支。
  小洋马朝我嘘了一声,用两个手指做了一个抽烟的手势,我赶紧掏出烟递上一支,然后拿火机给她点上,不过俄罗斯人没有做出用手挡风的动作,看来她们的烟德不是特别好呀。
  大洋马给我俩一人倒了一杯酒,然后也给我要了一支烟,然后坐在老九身边,搂着他的腰,仔细的端详着他,嘴里哇啦哇啦的俄英混杂。
  我估计老九也听不懂只是胡乱答应着,手也抱着她的腰,偶尔还会捏一下她的腰跟屁股。
  看的我浑身火热,赶紧喝口酒压压惊,喝到嘴里差点就喷出来,什么玩意儿啊这么辣啊。
  都说老毛子的酒是工业酒精兑水,果然不假,上次再纳霍德卡喝啤酒一杯就醉了,这次整白酒,还他妈的干喝,连个花生米都没有,这怎么能喝下去。

  我嘴里含着一口酒咽也不是,吐也不是,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吐袖子里。
  “嘿,你多大了?”娜莎看着我问道。
  “我,咳咳咳。”我一激动把酒咽了下去,一瞬间嗓子像被火钩子勾住了一样,让我不禁狂咳起来。
  小洋马见状哈哈大笑,捂着嘴叼着烟,笑的腿都合不拢了。
  老洋马朝着小洋马喝了一声,应该是批评她了。
  “我24了。”我停着了咳嗽,很庄重的看着小洋马。
  小洋马收回了笑,朝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我这次下来没有带什么东西,等我明天来再给你带中国威士忌还有香烟。”老九跟老洋马说道。
  海参崴比国内要早3个小时,我们这种东南亚航线跨越时区较少,所以并没有拨钟(船舶航行时每跨过一个时区就会把船上的表调到当地时间),也就是说我在船上还是北京时间。

  我跟老九早上8点吃完早饭下来的,虽然现在我的手表时间只有9点多,但是洋马们已经中午12点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我们来之前,大洋马的午饭已经做好了。
  我跟老九表示刚吃过饭,但是大洋马还是很热情的把我们拉到餐桌跟前。
  我坐在老九右手边,老九跟大洋马不停的眉目传情,俩人都快40多岁的人了,互相也不嫌恶心。

  小洋马端上来一盘凉菜,沙拉拌洋葱土豆,这盘菜我估计得有零下10度,一点想吃的欲望都没有。
  紧接着她又端来一盆热气腾腾的汤,走了这么长的路,我其实也有些饿了,不如喝完汤先补充一**力,万一小洋马一会勾引我,我也得有战斗力才行呀。
  想到这里我伸出头去看了一眼小洋马,她正朝厨房走去,腰身细的像根绳子,屁股扭来扭去,那种身材真的像极了芭比娃娃,我紧紧攥着拳头,感觉我的肾上腺激素在一瞬间好像分泌了一吨多,我的小腹也有一股热流随时迸发。
  小洋马似乎能感觉到我在看她,猛的一回头,我吓的赶紧收回脖子。
  然后我低头看着那盆汤,里面有鸡蛋洋葱土豆还有小麦鸡肉,看上去很丰盛的样子,我的口水已经流了出来。
  小洋马又接着端来几个盘子,然后坐下跟我们一同进餐。

  我看着小洋马拿刀叉的样子,飞速的学习了一下,不能再丢人了,再丢人就得遗憾了。
  我忽然想起代理说过的话,就算她们不喜欢你,还是喜欢美金的。
  想到兜里的美金,我的自信又出来了,腰杆子也变直了。
  大洋马给老九盛汤被他拒绝了,然后给我盛了满满的一大碗。

  “九哥,这玩意你咋不喝啊,看着就解馋啊。”我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
  这是我活了20多岁喝过最难喝的汤了,酸,真他妈的酸,腥,真他妈的腥。
  我默默放下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猛的咽下。
  “嫩妈老三啊,这碗你得都喝了,这是对人家的尊重。”老九乐了。
  “我三年前就喝这玩意,都嫩妈有经验了,比咱喂猪的泔水都难喝”老九接着说。
  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没办法,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
  幸好鱼的味道还不错,跟我们国内的罐头差不多,我学着洋马们把鱼弄到我盘子里,慢慢用刀划拉开,用叉子叉着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