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代理的脸已经被老九打的像孟加拉猴子的屁股,他闭着眼,嘴里满是血唾沫。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不过看口型应该是说的啊一西波怕不呀。

  船长跳到棒子船上,也去扶着代理,哭笑不得。
  中国船长,棒子船长,代理,海警估计都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中国船长心里估计想:我操,头回遇见这事儿,送点礼赔不是?关键这俩丨警丨察怎么弄?
  棒子船长心里想:希波,我老早也想打这个狗逼玩意儿了,正好给我出出气,我就是个看热闹的。
  海警心里应该更忐忑:给打架的拉回岸上去?关键没手续啊?不拉回去这顿揍白挨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跟小周还抱着头还在甲板跪着呢,我俩心里想,你们赶紧的啊卧槽。
  “嫩妈,我的头哦。”老九身体动了一下,然后捂着头坐了起来。
  所有棒子一看老九坐起来了,都后退了一步。
  船长赶紧过去把老九也扶了起来。
  “老九,赶紧给代理道歉。”船长对老九说。
  “嫩妈,我头破了船长。”老九嘟囔着。
  “代理都被你打成什么逼样了,你头破点就破点吧。”船长说。

  我跟小周听到船长说这个话,然后看着代理的脸,忍不住乐了。
  船长让小周跟韩国海警解释事情发生的原因,看来掌握一门除英语外的外语是多么的重要,小周一瞬间感觉自己成了船长的秘书,脸上的笑容都比以前**了很多。
  船长送给代理跟海警了一人一箱白酒,听大厨说要15块钱一瓶,韩国棒子好色好赌好酒小气是出了名的,有的时候送礼解决问题是全世界通用的。
  船长让老九跟代理握手道歉,老九友好的朝着代理走过去的时候,代理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恐惧,差点扭头就跑了。
  “要不是海警腰里有枪,我就干他了。”我和小周跟船上的其他人这么说。
  毕竟跪在棒子面前是一件多么不光彩的事情。
  从那以后,全船人对老九都有了一丝莫名的情愫。

  浦项的码头靠在一个小岛上,下地都没有办法下,船长告诉我们又要去狗日的朝鲜罗津,还有1个月就要过年了,我们都期待三胖最好不要死在这个时间段里。
  农历12月份是日本海非常的暴躁,我早已经习惯了风浪,又一次靠了朝鲜,当年的少校跟中尉都不见了。
  新换的国安局局长开着一辆崭新的比亚迪S6,没有带着美女翻译而是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你好,电脑有没有爱情片?我总是微微一笑,不再搭理他们。
  本来货装好后肯定能赶回中国过春节,没想到传说中的朝鲜不冻港居然结冰了,看来正日的死都把大海感动了。
  没办法我们只能期待某一天天气好转,然后等冰化了就可以回国了,没想到一等居然等到了年三十。
  我们只能将就着在朝鲜过年了,大家在一起包饺子,喝酒吃肉,这个时候送淡水的车居然来了。
  “大副,我们给你们来加淡水,晚饭还没有吃。”朝鲜人永远都是那么不要脸
  今天也是他们的春节呀,居然趁着这个时间来蹭吃蹭喝,我们只能给他们让出位置,然后老九跟我去接管子加淡水。
  朝鲜的冬天能把JJ冻掉,在舷梯口守卫的朝鲜人民军士兵冻的跟个**一样把全身缩在军大衣里。

  “你们是间谍吗?去干什么?”我们刚下了舷梯,朝鲜人就怒视着我俩大声质问道。
  “九哥,你说朝鲜人是什么思维,还问我们是不是间谍,这难道是心理战术?”我疑惑的问老九。
  然后我们说加淡水,加淡水。
  供应淡水的俩人给我们接好管子就去喝酒了,我在底下操纵,老九拿手电在上面照着。气温我估计得零下30多度了,淡水流动着还没有5分钟居然都冻住了,我说九哥你给我拿个扳手,我敲一下。
  老九回工具间给我拿个大活口,说到;“接着!”然后扔了下来。

  天气实在太冷了,我的手冻的有点发木,所以没有接到,扳手在地上弹的老高,冲着朝鲜兵就过去了。
  这个时候他妈的朝鲜兵居然睡着了,但是扳手触地的那一声想把他惊醒了,他猛的睁开眼,在那一瞬间在他的角度看到的是我把扳手冲他扔过去了,彭一声,扳手正好砸到了他拿枪的那只手。
  朝鲜兵哥哥,划拉枪栓一拉直接拿枪指着我,嘴里不停的哇啦哇啦说着,他妈的我屎都快下出来了,我说误会误会。
  这个时候老九大喝一声,直接在舷梯上跳下来,一个黑狐掏心,没想到朝鲜兵哥哥不是吃素的,一枪托给老九干趴下了。
  老九当时我估计门牙都得碎了,捂着嘴在地上打滚,嘴里依希听到说嫩妈,我的嘴哦,嫩妈。
  人民军还是拿枪指着我,嘴里哗啦哗啦的,我双腿哆嗦,心想着草泥马你别走火了,这可是他妈的年三十,老子可不想死在这,然后我脑海里不停的浮现我能回忆起来的东西,从小学老师扇我,到大学海校英语老师跟班长通奸双双开除,到第一次上船,整个人生像放电影一样过了一遍。

  就在我马上要跪下的那一瞬间,出来撒尿的水手看到了朝鲜人拿枪指着我,我跟老九一个准备跪,一个躺地下满脸是血,他一脸惊恐,尿都被吓了回去,边往回跑边大喊:“船长!大副!老九被朝鲜人爆头了!三副也快枪毙了!”
  船长大副老鬼齐刷刷的都出来了,看到他们,我的眼泪顿时留下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船长说快让加水那俩朝鲜比过来翻译,人民军士兵说我袭击共和国神圣士兵,老九是帮凶。
  “船长,你让他把那玩意儿拿开啊,我害怕。”我的眼泪都止不住了。
  船长让他先把枪放下。
  朝鲜人民军士兵说,枪放下可以,我要可乐,香烟,方便面。
  船长说,okok,然后招呼实习生给他拿了瓶可乐,一袋方便面,两盒红双喜,他妈的我算了算我跟老九的命就值2.5+1.4+6.2,十块一毛钱。
  士兵拿着救我命的可乐香烟,乐的像条狗一样,跑到缆桩后面,估计是偷偷享受去了。
  他妈的,可乐泡面吃,傻逼。
  老九被几个人抬到医疗室,
  “NINE,你哪里疼?”大副问道。

  老九说,嫩妈我要干他,我脸疼,不知道哪疼,感觉哪儿都疼。
  大副说,nine,你歇歇,我给你整点止痛药吃。
  “老三,嫩妈你咋那么怂呢,哭个JB啊。”老九看我哭着,对我说。
  我递给老九只一支烟,给他点上。

  老九抽了两口说,嫩妈,抽烟砸还漏风啊!
  我说:“九哥,你门牙没了。”
  第二天国安局的副局长又来船,将这件事的重要性跟船长又重申了一遍,这是一起袭击共和国士兵的恶劣事件,关乎船舶是不是能正常返回中国,船员有可能会被朝鲜人民军内部法律制裁。
  “你要几条烟吧?”船长已经听的不耐烦了。

  国安局副局长脸色一变:“说30条红双喜,两箱啤酒。”
  老九说,我就知道咱俩不止十块一毛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