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推开门去舷梯口透气,花船已经离开了,餐厅里水头跟大厨正在喝酒,旁边坐着三个越南姑娘。

  大副跟船长的战斗已经成了大家饭桌上的美谈,
  “大副原来当过兵,你没看他抱摔船长那一下,啧啧。”水头一边喝一边比划着。
  大厨说:“船长估计被打的不轻啊,你说他们晚上还回来吗?”
  水头说:“最好他妈的回来啊,不回来我又得忙活一晚上了。”
  正准备加入他们讨论的行列,我的裤兜震动了一下,手机响了,擦,是卫检管,
  “你好,三副,我叫maixhongthao(请勿对号入座)。刚回家正准备睡觉。”我拿着手机开始拼她的名字。

  “买胸罩还是卖胸罩?”卫检官的名字让我有点微勃。
  越南妞这个名字起的确实不错,人如名字般诱人。
  我接着发信息问她能否带我出去玩耍,等来的确也是一片沉默。
  迷迷糊糊的也就睡着了,梦里梦见卫检的妞抱着我,说,三副,你带我去中国吧,然后狂接触我,我有些招架不住,推开她,忽然她的脸变成了大副的脸,我又被惊醒。
  早晨起来,手机里一条未读短信:三副你好,你可以打我的电话,我这几天都有时间的。
  正在意淫着,一个越南人打断了我,你好,大副房间在哪里?
  我以为他是码头工人,说,大副去丨警丨察局了,然后末了来一句fuck。
  他接着说,你好,我是新来的大副,你是?

  我一听,蛋都竖起来了,你好你好,我是三副。
  我握着他的手,脸上现出特别亲切的笑容。
  三副,你好,什么情况?他大概是指的我刚才说大副去了丨警丨察局。
  我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大副跟船长有些矛盾。

  正在想怎么深入的跟新大副解释老大副狂揍船长的内容,边防拉着老鬼回来了,老鬼跟新大副讲,大副要两天后才能回船,至于船长,手筋被大副挑断了,大概要住院10天左右。
  卧槽,10天啊,我都可以创造一个民族了。
  我不禁有些兴奋。
  我跟新大副讲,我从没有来过越南,想去越南看一下,大副满口答应,我把它当做大副答应了我的请假。

  我立马拨通了卫检官的电话。
  卫检官骑着一辆很可爱的摩托车在码头边上等我,我递给她我珍藏多年的在釜山买的杏仁糖,然后坐在后座上,顺里成章的搂住她的腰。我们骑行一路,却没有多说什么。
  骑出去10几分钟,她问我想不想喝咖啡?
  他妈的这个鬼地方哪里有咖啡店啊。
  我嘴里暗骂着,然后环顾四周,他妈的居然到处都是咖啡店,然后我陪她找了一个算是比较高雅的地方,点了两杯咖啡。
  异国他乡,一个认识了只有十几个小时的姑娘,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用中国话告诉了她很多事情,在,孟加拉用方便面办事,在朝鲜被女少尉假引导,我把她当做一个机器人,把我经历过的有意思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她拖着下巴一直在听,虔诚的像个孩子。
  喝完咖啡,我也不知道海防有什么景点,当然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让她骑着摩托车带着我,一路行驶。

  午饭吃的越南人的粉,难吃的要死,不过我俩吃的很和谐,我喝了很多越南啤酒,跟尿一样难喝,当然我没有喝过尿。
  卫检官也喝了一些啤酒,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我对卫检官说道,
  “你比朝鲜女少尉都漂亮。”我手舞足蹈。
  卫检姑娘红着脸一句话不说,我估计她都听不懂我说什么。

  吃完粉,我喝的有些多了,把手机卡扣了出来,把我在日本捡的手机送给了她。日本原装的索尼爱立信。
  越南妞有些兴奋,她以前用的居然是黑白屏的手机,虽然那个时候是苹果4的天下,不过苹果4在越南的价格比中国都贵。
  越南人好像都很喜欢日货,越南街头除了本田就是丰田,我很纳闷为什么这里没有几个类似于中国愤青的哥们。
  吃完午饭,他们会送你几杯茶,有柠檬味的,有香草味的,其实我更期待菊花味的,毕竟菊花会让我的联想更加丰富一些。
  我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
  越南男人都很丑陋,瘦的跟狗一样,而且黑黑的没有一点味道。

  她告诉我说她喜欢外国男人,尤其是中国男人,比较会照顾人。
  我心难免一荡,艹,真他妈的来劲,这是送上门的兔子呀,然后心里又想,她怎么知道中国男人会照顾人?
  不管那么多了,我马上说,我就是会照顾人的中国男人。
  她骑着摩托车拉着我漫无目的的骑行,我们大声喊叫着。

  晚上的酒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会有陌生的喝多了的妞蹦出来抱住你,甚至把手握住你的下面。这个时候卫检官总会把我当成她的私人物品,把那些妞们骂开。
  所以屌丝们,如果你们旅游,欢迎来越南。
  酒吧出来结账的时候,越南妞还替我讨价还价,10个美金还找给我一大堆硬币,本来我准备装逼当小费的,被妞一个眼神给拒绝了。
  出了酒吧,两个人在酒吧后面的一张吊床上,我的手像条蛇一样开始游走,我们两人深情的拥抱着,我感觉我的心跳都停止了。
  我俩只是狂接触了一会,我的手也没有进入到她的敏感词地带。
  并不是我不够不主动,主要是我感觉吊床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地点,太他妈的不稳了。
  更主要的是我喝的酒太少了,那一瞬间就是只有摸的胆,来别的就怂了。
  回船后,越南大副那一刻成了我人生的导师。
  他告诉我,越南女人喜欢中国香港还有台湾人。
  我暗想,草,这不是很正常的么,全世界女人都喜欢香港跟台湾的中国人。
  他告诉我说南越女人很开放的,只要是晚上肯跟你出来,也就意味着你们可以的。
  “三副,值班我可以替你,但是当你错过一个姑娘,你会后悔终身的。”大副的逼格很高大。

  “出了码头直行200米马路左手边的HOTEL12美刀一晚,比中国火车站都便宜。”大副对着我笑道。
  擦,大副居然住过中国的火车站,看来没少被坑钱啊。
  第二天中午还是老地方吃饭,然后两人又是一阵摩托车狂骑。
  换了一家酒吧,酒吧居然有卖芒果粥的,俩人喝了很多啤酒,我喝了一碗芒果粥保持清醒。喝完酒顺理成章的去了HOTEL.

  没有用什么措施,她在床上比我还羞涩,她甚至不知道我的真名,我们之间也没有太多情感上的交流,我不停的说着loveyou然后进行着最原始的动作。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她,完全不同于朝鲜女少尉的感觉。
  我甚至想让她藏到船上跟我回国一起生活。
  每当我回忆起那段往事,我连笔风都变的有些温柔。
  老大副没有来的及交接工作就被遣送回了国,船长向他索赔20万,这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
  船长并没有住10天院,他是一个对公司负责的船长,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就回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