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我的职务高于水头,但毕竟我只是一个小三副,甚至还没有水手地位高,更别提手握重权的水头。
  我赶紧敬上一支烟,什么三副不三副,我就干一个航次,到时候咱俩还得一起回家呢,你还得领我去东京赚钱呢。我谄媚的像条狗。
  我的证书更换的很顺利,开始值每天8点-12点的班,从青岛开出来,船长开始陪我值班,教我了一些别的知识。
  到了东京湾船开始抛锚,在船上我们就能看到东京市区灯火辉煌,我跟水头都是一脸兴奋,我兴奋的是可以见到传说中的TOKYOHOT,水头兴奋的是他可以发一笔横财后回家。
  星期5晚上靠好了码头,一个人坐在房间用老鬼的盗网器上网,水头上来找我:老三,你下来给我理一下头发。
  以前都是大厨老刘给我们理发,他走了之后没有人继承他的衣钵。我说水头你头发也不长啊,理它做什么。
  水头说发财,我不在追问,开始给他理发,船上理发全部都是理光头,因为大家也不会别的技术。
  理完之后,水头说,老三我也给你理一个。我说不用啊,我没留过,水头说你还想着跟我去东京见见世面么,我拧不过他,只好让他给我推了一个光头。

  躺床上我一直想,水头让我弄个光头是做什么呢?
  难道水头认识拍AV的导演,要两个光头的角色?
  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到水头的发财路是什么,捡垃圾偷东西弄光头岂不是太扎眼了。
  第二天一早,水头让我去他房间,将天花板的灯取下,拿出夹层里的一个大大的包裹。
  我一脸疑惑,接过包裹,里面摸起来有软软的硬硬的东西,难道难道拍Av还需要自带道具,想到这里我春心一荡。

  水头说,先别动,出去再打开。我满怀激动,赶紧请假拿着PASS下船。
  水头的套路跟大厨机头不同,并没有去找交通工具,而是沿着公园的路走,东京确实是国际化的大都市,虽说是白天路上还是满满的人,而且什么颜色的都有。
  “我去,水头,你看,这么冷的天那妞居然穿个超短裙。”我指着一妞兴奋的跟水头讲。
  水头说,有啥看的,日本娘们冬天没穿裤子的。
  到了一个大型超市,水头领我进去,绕了几个弯找到厕所。
  难道今天的主题是光头厕所少丨妇丨人妻?想到我马上就可能出现在大家硬盘的某个角落,心里十分的激动,双手也有些哆嗦。
  进到厕所,并没有发现脑子里的摄像团队跟女演员,水头打开一个厕所门,然后对我说,你在门口等我一下,原来他妈的水头要拉屎,搞的我的前列腺不停的扩张收缩。太没有意思了。
  我在厕所门口无聊的张望,是不是路过几个美女,我拿手机给她们拍照,她们总会伸出剪刀手,很满足的样子,过了大概10分钟,厕所出来一位日本和尚,穿着灰色的袈裟,戴着遮住半张脸的斗笠,右手拿着一个铜铃,左手拖着一个大大的钵。
  他妈的水头死里面了啊,我嘴里嘟囔着,和尚走到我跟前,将手里的包裹递给我,我很是疑惑,难不成看我有慧根要收我为徒?正在乱想,和尚压低声音说,老三,你看什么呢,赶紧跟我出来,他妈的这个和尚居然是水头!
  “我擦,水头,你这身衣服哪来的啊,你搞什么啊?”我忽然感觉有些上当。
  “这衣服在寺里偷的,你跟我后面,我教你怎么化缘。”水头说完便向外走去。

  我拿着水头的包裹跟他他后面,水头走到超市的入口处,忽的站住,整个人的头快要埋到脖子里,拖着钵的那只手伸出,一动不动。
  有个中年男子路过,看到水头,从钱夹里拿出一张纸币,小心翼翼的放到水头的钵里,水头微微一点头,右手的铜铃晃了一下以表感谢。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水头的钵里就已经有了一半的钱,这个时候来了一个中国的旅行团,领队的导游说,你现在看到的这位应该是东京秒法寺的苦行僧,他正在化缘,我上去问一下他是否同意我们拍照。
  导游上来对水头哗啦哗啦说了一堆日语,我握紧手中的包裹,想着是不是该跑了,零下10多度的天,水头的脸上似乎能看到因为紧张流下来的汗。
  水头一句话不说,一动不动像个雕像一样。

  导游自感无趣说,一般僧人是不会说话的,你们如果给他钱,他就会晃一下铃铛以表感谢。话说完,几个中国的游客跑过来,掏出5毛一块的钱扔到水头钵子里,每扔一次,水头只得摇晃一下铃铛,然后微微鞠躬,那几个中国游客围在他身边让别人拍照,轮换了好几波,我都能感觉到水头腿在哆嗦。
  好在他们很快就把水头玩腻了,导游领着他们去了超市。
  导游离开后,水头赶紧说,老三快去厕所,累死我了,我赶紧陪水头去厕所,水头到了厕所的隔间,让我也进来,点了一只烟。
  很是尴尬,两个大男人,一个穿着僧袍坐在马桶上,一个在旁边看着,水头说,太他妈累了,了,老三一会你替我一个小时。
  水头说完,开始点钱,10个5毛的,3个一块的,国人也够爽快的,日本鬼子给的就多了,水头数了一下差不多要2万丹了。
  水头抽完烟,开始脱衣服,说,老三你穿上,替我一个小时。“
  其实当时我的心里斗争是很激烈的,他妈的,我堂堂一个三副,一个高级船员,你让我假扮和尚,我怎么能干那么下三滥的事。
  我换好衣服站在门口,恨不得把头塞到裤裆里,幸好斗笠包住了我大半个头,水头告诉我说,不管发生什么,一句话都不要说,给钱就晃铃。
  我问水头你这都跟谁学的,水头说,以前下地玩,看到有和尚这样搞,他潜伏他旁边看了一天,然后跟踪他到寺庙里偷走衣服。
  我说这个和尚站一天得赚多少钱啊,站一天不得累死啊。

  水头说,屁啊,你以为日本人那么有原则啊,他们有四个人倒班,一人两个点。
  我跟水头一人交替一小时,中途停下超市买了几个蛋糕吃,一人平均搞到8万多丹。
  回去的路上,我差点给水头跪舔了,他妈的谁说水头是我的敌人?水头是伟大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战士啊。
  回船之后我把钱放到我的铁盒子里,想着有一天回国换成人民币,然后给自己买个大金链子。8点的时候我去驾驶台打气象图,水手小周正坐在海图室用盗网器盗网,看到我之后抬头笑了笑,给我敬上一支烟,说三副,气象图我给你打了,有事你招呼我就行。
  当你稍稍有些权势的时候,就会有人开始拍你的马屁。
  小周出生于80末90初,特别尴尬的一个年纪,出生于这个时间的屌丝深有体会,经历过80后傻笔的童年,但没享受过90后跋扈的幸福,却要经常被人惯上脑残的称号,导致整个人无来由的颓废萎靡。
  我跟小周显然是其中的代表,每天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什么。

  这条船除了我跟小周,其他都已结婚生子,所以我俩算是能经常说上话的朋友。
  小周出生于海员世家,父亲做了一辈子的渔船水手,深知跑船之艰辛,发誓自己的孩子宁可要饭也不跑船。小周谨记父亲教诲,没想到加入了天朝海军。在军舰上混了7年后发现除了船不知道自己会干什么了,背着父亲参加了个商船水手班,也算是子承父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