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赶紧拿出我珍藏多年的玉溪,敬上一只,问道,水头你啥时候有时间哦?
  水头推搡几下叼到嘴里,我拿火机给他点上,水头说这个港口肯定不行,得去东京,千叶县路上没人。
  我说,咱这个见不得人的勾当,人多了不把咱砸死啊?
  水头说,这回这个见得人,见得人,对了,凌晨3点左右备车,你到时候帮我关舱盖,跟我去船头起锚,我们去釜山。

  我擦,我就知道没好事儿找我。
  水头走后,我把门反锁,把钱拿出来重新数了一下,一共6万多丹,不多也不少,我拿个铁盒子装好,把床板子掀开藏了进去。
  躺船上睡觉,迷迷糊糊听到车钟的声音,我知道备车了,赶紧爬起来,戴上安全帽就出去了。
  关好仓,起锚,松缆绳,船头侧推器将船头慢慢推离码头,到了安全距离,缆绳收上来,一个右满舵,船驶离港口。
  我站在船头,天已经亮了,太阳升起了一半,好像海上泡着半个巨大的柿饼。
  我正看的入神,大副对我说,卡带,没事儿多学学基本知识,你早晚要做驾驶员的,以后出去玩的日子长着呢。
  我赶紧摸烟,大副说不用不用,我掏出玉溪,说好烟好烟。然后在里面找了一支玉溪递给大副,找了一支红双喜叼到嘴里。
  大副,到釜山你领我下去玩儿呗,给我找个韩国妞。
  提到韩国妞,大副的叼着烟的嘴唇开始抖动,
  “釜山我不熟,我原来跑大线的,等到欧洲那些国家跟我下去玩,我那里都有相好的。”大副吐了一个烟圈,脸上洋溢着幸福。

  一路无风无浪,到了釜山,因为没有合适的泊位,船要在锚地等待两天,大家没有事儿做,坐在一起完扎金花。
  “卡带,过来玩一把啊!”轮机长斜着一只眼睛叫我。
  “老鬼,我不会玩。”
  “过来玩一把,陪我玩高兴了,我领你去釜山逛玻璃房。”
  我心里一荡,别人又一虚让我就加入了牌局。
  “卡带,听说老刘带你在孟加拉搞妞啦?”老鬼一边洗牌一边问我
  “瞎玩,瞎玩。”我脸涨得通红。
  “以后别跟老刘混,老刘那品味呀,太低!”
  “我品味低?老鬼你在孟家拉搞的那个还没我长的好看呢。”大厨装怒道。
  大家一阵大笑,我低着头脸烫的要死。

  第一次玩扎金花,规则都不是很熟的我,一晚上居然赢了接近700美金,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新手手气好,机头跟老鬼输的最多,散场的时候机头对我说,你小子到了韩国请客喝酒。我说行,我请你跟老鬼找妹纸。
  机头说,开玩笑,我在韩国找妹纸花过钱么。
  老鬼说,到时候你请唱歌喝酒就行。
  第二天午饭后船靠好码头,水头就开始拿着他的路亚杆开始甩了起来,几乎每甩三竿就有一条鱼,看的我很是羡慕。
  “水头,我甩一杆行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会玩吗,把我杆子整断了咋办?”水头不耐烦的说。
  我的自尊心瞬间被狗**了,气氛顿时尴尬不已。
  “卡带,快点过来,PASS卡下来了!”老鬼在甲板喊道。
  “好的老鬼,我换身衣服。”我如释重负,狗日的水头。
  由于我们船之前去过朝鲜,所以在韩国下船需要有类似政治审查的东西,机工水手实习生以及大厨是不能下地的,因为韩国人怕中国人偷渡,只能允许高级船员下地,老鬼为了能让我请客,跟代理说了一堆的好话。
  出码头过安检的时候,韩国丨警丨察会特别暴力的对待中国人,甚至都会有推搡的动作,他妈的要不是他腰里别着枪我就干他了,没想到平时威风八面的老鬼也低头哈腰的,像条狗一样的说hello。
  我们在路边打了出租车,直奔釜山红灯区。
  你们去哪嘎达啊?”司机居然操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哎呀,你是中国人啊,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中国人啊?”老鬼一脸疑惑。
  “那哥们穿一布鞋,你见过韩国人整布鞋的啊?”司机露出鄙视的眼光。
  我低头看了看机头的脚,这二笔玩意,咋又穿着布鞋出来了。
  “都是老乡就好说了,哥们给整个便宜的烤肉店,靠着红灯区的地方。”老鬼兴奋的说道。
  司机说:“你们来的真是时候,前几天釜山小姐集体游行抗议政府收税太高,这几天刚消停了。”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
  韩国的路都很窄,而且山路居多,司机拐弯不减速的话就会有一种冲出路要挂掉的感觉,我透过窗外看釜山,感觉跟国内城市差不多,如果不是时不时出现的韩国字,有种当年在青岛上学的感觉。
  车子开了大概十几分钟,司机把车停到路边,说往前走就是韩国的红灯区了,记住不能拍照,要不会被打死的,尤其是中国人。
  “老鬼,我们还用去银行换钱吗?”我问道
  老鬼说,换几万韩币吃饭就行,找小姐美元通用。
  随便找了一家BANK,花了100美金换了大概10多万韩币。
  银行吧台的妞长的很漂亮,我特地秀了一下英语。她皱着眉头问我是中国人吗?

  我赶紧说我来自香港,她的表情瞬间像泡好了的茶,舒展开来。
  换完钱,我跟老鬼机头开始压马路,时不时的听到有人说中国话,还有旅游团领着一群中国人逛洗化品店。
  我们三人找了个地方吃自助烤肉,一个人一万韩币,倒也是不贵,只不过喝酒要额外花钱,一个人喝了三瓶棒子比尿都难喝的啤酒,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8点了。
  “老鬼,找个地方唱歌吧。”机头说道
  “草,你喝大了吧,这不是中国,咱三个去了KTV干瞪眼啊。”老鬼怒道。
  “我们可以清唱啊,我在国内唱歌从来都不用伴奏的。”机头有些委屈。
  我说,老鬼,要不咱去那边那条红灯街看看吧。

  老鬼嗯了一声,三人起身离开。
  天已经黑了下来,穿过这条街道就到了所谓的红灯街,刚进这条街,就见到处都是玻璃屋的服务生,他们抱着大叠彩色宣传单,开始在街道上抛撒。
  仅仅看着这宣传单,我身体就有了反应,机头的碘伏更是跃跃欲试,传单上的彩图不仅仅只有女人,居然还有细皮嫩肉的男人,棒子们的品味果然跟国人不太一样。
  再往里走只见整个一条街灯火通明,旁边一间接着一间的玻璃屋,所有的妹纸穿的都几乎是一样的,超短裤或者短裙,胸部跟痰盂一样大,我们每经过一个玻璃屋,她们便发出很大的声音,有的还摆出一种急不可耐的样子,把手指头伸到嘴里然后很有吸引力的叫着欧巴。胆子小的看到,估计都会吓尿了。
  我们三人挨着一间一间的走过去,感觉就像是在逛商场,面前橱窗里的就是一个个穿着衣服的塑料模特,只要有钱就可以买一个。

  “老鬼,她们先付钱还是后付钱啊?”机头咽了一下口水,眼睛已经直了。
  “机头,就这等姿色的,你还会想着用碘伏?估计你裤子没脱就完事了。”老鬼的声音有些急促,喘息的声音也已经变得粗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