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头深吸一口烟,说,你晚上跟我出去吧。
  我说,那得几点啊?
  “10点以后把。”机头吐了一口烟。
  晚饭吃的海参炖中国豆腐,大家都在一致声讨朝鲜少尉,说她放完骚送的海参还是养殖的。

  在房间看了一会捡的日本光盘,机头把脑袋伸进来说,卡带,走了。
  我一看表,才8点一刻,你妹的这是啥时间观念呢。
  机头递给我一个包,我一掂,挺重的,打开一看,锤子钳子錾子螺丝刀套筒扳手。
  我问机头,我们不会是下去卸轮胎吧?

  机头说,那玩意太重,不好往船上带,你别吱声,我领你去个好地方。
  下船后,机头跟大厨还是一样的套路,先找交通工具。大厨中午扔那的自行车还在,我骑的那辆已经消失了。
  机头说,找前面带灯的骑,
  我这才发现小日本的自行车大部分前面都带灯。
  在车把上有个开关,打开后自行车一转灯就亮了

  机头,这个灯是装电池的吗?我问道。
  机头说,这是切割磁感线的。
  没想到机头还精通物理知识,还是跑船出人才啊!
  机头跟大厨一样,走的是偏远小路,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在这住过几年,如果我单独出来,走5分钟,肯定连码头都找不到。
  骑行了大概有20分钟,也是穿过一个小区,机头停下车子,给我说到了,手电拿出来跟我后面走进去。
  穿过一条小路,我感觉到前面密密麻麻的很多建筑物,我拿手电筒一照,最前面正中心一个大碑,年代应该很远了,上面写着佐藤家之墓。墓碑后面有很大一片坟地,有很多小墓碑,还有很多拿木头写满字的条状物。
  我当时心里有些发毛,我说机头咱俩来盗墓啊?
  机头说盗啥墓啊,我能干那丧良心的事儿么。这个墓是个老墓了,我观察很久了,你看这个墓碑旁边有那个小花瓶,还有石头雕刻的东西,都值钱,你整能拿动的。
  以前爱看小说盗墓笔记,想着有一天能跟猪脚那样整一个满是财宝的古墓,没想到大晚上真在20多个墓碑跟前的时候,我的蛋都有些抽抽。
  机头,这能拿么,别有机关啥的。
  机头说,你个怂货,上次我整一花瓶卖了500,
  我说,好的我马上整。
  墓碑的前面两侧总会有两个瓶状物,应该是插鲜花祭奠古人的,我心里一直犹豫,后来想想南京大屠杀,去他妈的,还是脱掉外套开始往里装。日本人的坟墓盖到小区附近,并没有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反倒是建筑物做的很和谐。
  墓地很大,应该有好几十口子葬在这里,我挨个墓碑前面捡花瓶,当捡到一个上面写着佐藤健一的墓碑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只见他墓碑前面有一个精致的女观音头像。
  我赶紧问机头,这玩意值钱吗?机头跑过来一看,说干下来啊!我说这是跟墓碑雕一块的啊
  机头说,这还叫事儿啊。
  机头拿出锤子跟錾子,一点一点开始从观音裙子底部凿。忙活了半天终于把观音拿下,机头说,卡带这玩意卖了钱咱俩平分哈。
  我没说话,看着密密麻麻的木头长条似的墓板,我有点干呕,只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机头将能拿的全部拿走,跟我说,卡带,撤,咱俩去那边庙里在找点东西。

  我替机头背着那一大包瓶瓶罐罐,压的我腰都直不起来,我说机头,咱去庙里别整这些雕像了行不,太重了。
  机头说,庙里那雕像得用挖掘机整。
  将两大包东西栓到自行车上,我说下次再下来,我一定搞个三轮车骑。
  机头说,咱把车放在这,咱俩走过去,庙挺近的。我说,咱俩好不容易搞出来,放这别让人偷了。机头说,你当这是中国啊。
  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我跟在机头后面,出了公园,经过一个小路,大圣寺三个字出现在眼前。
  机头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咱俩先进去看看有人吗。然后问我说,你看我像日本人吗?

  我看了一下机头的布鞋说,不太像,你把裤子脱了,整个尿布裹上就像了。
  机头乐了,说不扯了,快进去。
  进到寺里,大堂里灯火通明,没有一个人,正中央一个慈善的大佛,几根掉了油漆的柱子,没有人啊,机头!我说道。
  许久机头不说话,我赶紧看他,别盗墓太多被佛劈死了。

  只见机头两眼放光,开始翻工具包,我顺着机头的目光望去,他妈的一个玻璃箱里面满满的日元,卧槽,这就是功德箱?
  机头拿着玻璃刀开始哗啦,没想到人家玻璃是钢化的,机头大叫一声卧槽,一锤子杂碎,说,卡带,你愣着干吊呢!硬币归你,纸币归我。我跟大厨的外套已经包祭品了,我俩就剩一背心了,机头将背心扎到腰里,开始往里塞日元。卧槽,把我的硬币也塞了,我不顾那么多了,把背心一脱,铺在功德箱旁边,也不管硬币还是玻璃碴子,使劲往里划拉。
  人在面对一笔不义之财的时候,什么良知,人性,情操,都跟机头的紫色**一样的一文不值。
  我把的背心跟外套拴在自行车后座上,光着膀子的我身上还有些发凉,机头背心里面塞满了钱,鼓鼓的像个熊猫。
  “卡带,我不骗你吧,跟着我下来,别看我在俄罗斯吃不开,我可是尿遍日本的人。”机头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神有些失落,估计又想起被大洋马欺骗的瞬间。
  我没有给机头回忆痛苦的时间,我说:“咱俩走吧,再不走就得抓起来了。”
  一个光着膀子的,一个穿着背心的熊猫,两个人飞速的骑行在日本的街道上,车子后座上还堆着满满的东西,这个景象比我小说的封皮还惊悚。

  回到骑自行车的地方,我俩扔掉自行车,机头开始整理钞票,我也将背心里的硬币倒出来,开始一点一点的数起来。
  机头将所有的钞票都整理好,开始微笑着数钱,数着数着开始咧嘴,数到最后他的嘴居然合不拢了,整个人的牙龈暴露在空气里。
  “卡带,这个回去可不能别人说啊!”我似乎能看到机头牙龈上猥琐的神经
  “肯定的啊机头,说了以后咱俩靠啥赚钱啊。”我装着很崇拜的看着机头。
  我俩穿好衣服把现金藏好,一人拿着一大包祭品回船。
  甲班另一个卡带跟水头正在舷梯口吹牛逼,给我俩把东西接过来,
  “哎吆我去,你俩弄的啥玩意儿啊?”水头轻蔑的问我跟机头。
  “头,我跟跟机头去垃圾箱捡了点破烂,瞎玩儿,瞎玩儿。”水头是我的直接上司,我像条狗一样弓着腰。
  机头的牙龈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太长,已经有些发白,他收回牙龈,对水头说:“啥也没弄到啊,还不如早上跟大厨下去弄几块破表呢。”
  机头说完话唉声叹气的提着自己的东西回房间了。
  “去墓地了?”水头帮我把东西提到房间,瞄了一眼我包里的东西,问道
  我支支吾吾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墓地,就是好几个石碑。
  水头说,切,当年去墓地还是我教给机头的呢,现在拿出来给你显摆了,垃圾箱墓地都是老子玩儿剩下的,你等有时间跟我下去,我教你玩儿大的,日本我都尿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