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厨神神秘秘的,搞的我心里发痒,是不是日本女人星期三不接待?还是星期四是啥好节日,比如性文化传播节啥的。
  星期四一大早,我就去大厨房间,大副也在,大副说,大厨,我头一次来千叶,这地方是不是千叶豆腐挺出名啊,你搞点千叶豆腐,我房间里有上次朝鲜少尉送我的海参,你拿着一起炖了。
  大厨唯唯诺诺,好的大副,那我做完早饭中午就不回来了,我让水头稍微做点吃的,等晚上回来我做海参豆腐给你们吃。
  大副走后,大厨在那里嘀咕,他妈的朝鲜小娘们也给你海参了啊,我寻思就给我一个人呢。
  替我班的另一个卡带正好路过说,她也给我海参了,还说她弟弟病了,我给了她20块钱呢。
  他俩忽的看着我,我脸红了说,也给我了,我给了50。

  傻逼,俩人不约而同的说道。
  少尉一瞬间在我心里跌落了,我恨不得把下身用台钳夹碎,原来屌丝逆袭并不像小说里那么简单。
  跟大副请好假,我跟大厨拿着PASS卡就下船了,因为心里已经不装着少尉了,所以显得格外轻松。
  “刘叔,我们都下来了,你就给我说吧,为什么星期四下来啊。”
  大厨说:“我没时间给你解释。走路太慢了,那边停着一排自行车,咱俩骑着车走。”
  我问道,这个是公用的吗?
  大厨说,公用个P,小日本都不锁车子的,咱俩骑着,心情好给他骑回来,心情不好找个地方扔了就行。
  大厨说的太是轻松,但是我心里一阵犯嘀咕,从小到大我都是老实青年三好学生,少先队大队长,这可怎么搞。
  心里正在纠结,大厨已经骑了一辆车出来了,说你墨迹什么呢,
  我说,刘叔,别逮着了啊,有监控吗,要不我跟你后面跑着行吗
  大厨说,你咋那么傻逼呢,丨警丨察叔叔很忙的,我们去的地方很远,我还想弄个摩托车骑呢。
  我心一横,随便抽出一辆78成新的自行车跟在了大厨后面。
  骑着车子,我开始欣赏千叶的风景,第一感觉就是太干净了,比我的卧室还干净,空气清新,但是路上行人很少,路边种了很多很多的树。
  大厨说,卡带啊,等过两个月再来,这些树就会结好多好多苹果啊梨,橙子什么的,到时候咱俩下来就得拿个麻袋了。
  出了码头过了一个挺大的桥,大厨没有往大公路上面走,而是往旁边一拐,拐进一个小路,我跟在他的后面,他好像很兴奋的样子说,卡带啊,今天咱俩下来的早,有可能得发个小财,要是晚一点,别的中国船上的船员就先行一步抢我们的东西了。

  我说,刘叔,我们到底去哪里啊,你整的我迷迷糊糊的。
  大厨说,别说话,跟紧我。
  大厨说完像个孩子一样,屁股离开自行车座,使劲登了几下,骑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大厨放慢了速度半个小时啊,我好久没有做过那么大的运动了,累的像条狗一样大喘气,大厨拐进一个类似小区的地方,然后又穿过一个小花园,到了一个高高大大的房子门口。
  大厨掀开门帘,我把头伸进去,里面有大概10几个货架子,上面有很多电器产品,电脑,DVD,手机什么的。
  大厨说,卡带啊,看到品相好点的就拿吧。

  我说,刘叔,咱这不好啊,到人家仓库里来拿东西。
  大厨说,你懂个P,这是小日本的垃圾箱。
  我瞬间被惊呆了,一个垃圾箱可以做的比我家都干净整洁,关键是这里的这些东西在我看来都是宝贝啊,确实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我只能赶紧下手。
  我抱着一个电脑正准备往自行车上栓的时候,大厨怒了,你咋那么2呢,整值钱的啊,那边架子上手表手机的,你整这破背投电脑干啥啊
  我一听太他妈在理了,把外衣脱下来,把小日本当垃圾的手表,手机,游戏机PSP,吹风机,拿衣服包起来搞了一个大包然后腰上缠上索尼的游戏机手柄,大厨搞了好几块西铁城,几个苹果3,嘴巴开始合不拢了,对我说,卡带啊,以后下地跟着我,你刘叔还能坑你么,我都是尿遍日本的人了,我都算好了,这个地方就星期四放电子垃圾,其他时间都是生活垃圾。
  我心里竖起了大拇指,大厨果然是屌丝中的精品啊。
  我们重新骑上自行车,我说,刘叔,我们去买千叶豆腐吗?
  大厨说,买个毛啊,大副懂个P,这个地方哪有卖豆腐的,我先答应他,然后这样中午咱俩就不回去了,多逛几个垃圾箱,多拣点好东西啊。
  大厨接着说,卡带你多学着点,在船上多看看那些老家伙,多稳啊,靠了码头别着急下去,打听好再下去,要不然下去就是纯压马路溜腿了。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刘叔?”
  大厨说,当然是去翻别的垃圾箱了啊。
  我说,这里没有妹纸吗,整个妹纸不行么,
  大厨说,1000多块钱一次,弄完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我说,难不成都是中国的啊?
  大厨说,废话,日本女人不让中国人弄的。
  我怕大厨骂我,不在追问为什么,只能在大厨屁股后面,跟着他穿过几个公园,几条马路,总之我感觉我肯定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中途大厨还换了一辆变速车。
  我们又翻了几个类似的垃圾箱,碰见了好几个中国船上的船员,大家一起分享了一下自己的战利品。
  “那个狗日的水头搞了一个机械表,艹他妈的。”大厨怒骂道

  “刘叔,我们回去吧,都2点了,我估计咱俩骑车子回去最少得俩点。”
  大厨嗯了一声,我俩开始往回走。
  “狗日的搞了一个机械表。”大厨嘀咕了一路。
  我跟大厨骑了大概1个半小时,回到当初骑自行车的地方,我小心翼翼的将车子放归原位,大厨像丢了魂一样,将车子丢到一边,一脸闷闷不乐。
  回船后,大家看我俩捡的东西有羡慕的,有假装不屑一顾的,有说抵制日货的,还有让我画地图问垃圾箱在哪里的,我兴奋的给大家讲捡垃圾的经过。
  “老刘,你怎么不说话啊,搞了那么多东西。”机头问哭丧脸的大厨。

  大厨说,咱们前面那条船那个狗日的水头搞了一块机械表!
  这是我跟他回来听他说到的第70多次。
  回到房间,我仔细观摩着我的战利品,手机好几个已经不能开机了,手表还都走字,一个尖尖长长的女士吹风机,总看着是不是有别的用途。
  正摆弄吹风机的时候,机头一头钻了进来,卡带啊,跟大厨下去捡垃圾了啊?
  我说,下去瞎玩儿,瞎玩儿。
  机头嘴角一撇,露出轻蔑的笑,老刘懂个屁啊,就知道下去捡垃圾,不教你们点好。
  我赶紧敬上一只红双喜,马屁接着补上:“机头啊,那你有时间领我下去啊,我啥也不懂,你们都是老江湖了,我看网上日本有性文化节啥的,你领我去看看,一个女的坐一个木头大东西上,嘿,特来劲。”
  我拿出火机给机头点着,机头拿手挡一下风,点燃后轻拍我手,这好像是全中国吸烟人的一种仪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