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你们再去了告诉他们,我们这边每户家庭都盖两套房子,有一套空着,就是等统一了让他们回来住的,我不希望南高丽国兄弟姐妹生存在美帝国主义的水深火热当中。我说好的,我一定转告。
  她又问,南高丽国跟我们比,哪里好?我说你觉着呢?少尉很庄重的说,肯定是我们好啊!我问她,你想听实话吗?她点点头。我说,在中国,码头工人一月2500,在你们国家一月150。在南高丽国一月25000。少尉一眼的迷茫,说不可能。
  货预计要卸20多天,无聊就申请下地玩,被高丽国给驳回了,害怕有人偷渡,也不拿蛋子想一下就这破比国家谁偷渡啊。幸好他们还允许我们下船,每天我们都会下去赶海,高丽国的海带特别好吃,每次都会有一个女兵拿着AK给我们押回来,还问我们是不是美国的间谍。
  第二次下去的时候,我送给女兵了一块舒服佳,她乐坏了,一直跟我比量,告诉我天黑了在海边等她,等到天黑后,她给我拿来了一包鱿鱼跟海螺。
  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月光下的女兵脸上洋溢着圣洁的光辉……忽然我有种想摸下她头发的冲动,但我被她头发反射的月光刺到眼睛,我告诉她明天我给你带瓶洗发水。你这太油腻了。但是我食言了,因为他妈的一瓶海飞丝50多,我没舍得给。
  少尉第二天来的时候,我问她那个女兵叫什么?她说那个女兵是民兵是个破裙子。,(高丽国管结了婚的男的叫破裤子,女的叫破裙子)
  我问她,你是裙子吗?她脸一红,我忽然想起中校让她翻译武老师特辑,她应该被中校潜规则了吧,如果这个叫潜规则的话。
  想到这里,我居然有反应了,我仔细打量着少尉,她个子不高,穿着高丽国特有的军装,胸部鼓鼓的,圆圆脸,细长的眼睛,如果她生在中国,肯定会有很多屌丝喜欢她,追她,可惜了这么好的妞了,我说朴少尉,我房间有好吃的,你吃不?
  少尉到了我的房间,我把偷偷藏起来的饼干跟口香糖拿了出来(因为不藏起来的话会被边防搜走),少尉坐在我的床上,两条腿像秋千一样荡来荡去,她问你结婚了吗?我说,我们船上就剩两条裤子了,我是其中一条,不行你跟我去中国让我变成破裤子吧。
  少尉乐的不行了说,我当兵的,去不了中国的。少尉说,我能拿一些饼干回去吗,我有个弟弟还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我赶紧拿出了两包钙奶饼干,她说谢谢,藏到怀里。
  只要我们一逗少尉,船旁边站岗的列兵就会瞪着大眼怒视我们,有的时候还会情不自禁的摸一模枪的保险,每一次的搭讪都有生命危险,吊丝们是不会体会到的。
  更多的时候列兵们会问我们知不知道他们的领袖,我说知道啊,日成的那个功德圆满,日成鬼了,正日那个也不正日了,没几年肯定也得地下日去了,说到正日,我会朝他竖起大拇指,然后告诉他,中国人都知道正恩,伟大的元帅,三岁打手枪,四岁就骑母马。当然,他们听不懂中文。
  高丽国劳动力干活比中国人还能忽悠,我们拉的塑料垃圾里面有很多电脑键盘,吸尘器啊什么的,高丽国人把这些东西当成高科技的玩意,经常趁着天黑藏到自己的二弟旁边偷偷拿回家去。我们可以想象,三口之家,吃完晚饭后国家没有电,父亲对儿子说,爸爸给你捡了一个键盘,你去练习打字吧,国家为了让你们练习盲打,电都停掉了。然后儿子对着没有主机跟显示器还怀着父亲体温的键盘,说,正日,我的领袖,我绝对效忠于你。开始了盲打生涯。

  还有两天货就要卸完了,晚上忽然下起了雨,因为所有电子商品都被封条封起来了,我只能一个人呆呆的在房间坐着,我的门被推开了,少尉浑身湿漉漉的进来了。

  “卡带,我给你带的东西,谢谢你给我的饼干。”少尉放我桌子上一包东西
  我拿过来,打开一看,大概有20多个海参,少尉说,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我给你带了一些。
  少尉说着话,把外套脱了下来,里面穿了一件高丽国人民军的衬衫,然后拿起我的毛巾开始擦拭头上的水。由于她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而且我估计她里面也没有穿胸罩,所以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小小的突起,我赶紧咽了一口口水。
  少尉挨着我坐下说,卡带,你们那边天天都能吃上饼干吗?

  我为了让她的自尊心不受到伤害只能说,不是的不是的,一年也就23回。
  少尉很惊讶,她说我是不是把你一年的饼干都吃掉了?
  他妈的圆谎是一个很费劲的事儿,所以我只能接着这个慌往下说,我说差不多吧,但是我不在乎的,你看看你这么漂亮,你在我们中国属于大美女!然后我无意瞄了一下她的波涛汹涌。
  少尉似乎看到了我的眼神,她忽的拿起我的手放到她的上身,我整个人都快炸了,哎呀我去,这是高丽国啊,我还不想死啊。

  少尉说,卡带,没事的,我是破裙子。
  那是我第一次被一个女人主动勾引,而且是个漂亮女人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唯美,去你妈的高丽国,死就死了,然后我扑了上去,相当热火,正准备提枪战斗的时候,少尉忽然说,卡带,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我说,那你明天还来吗?
  她说,我家里有点事儿情,我弟弟病了,可能要等你们船走的时候我再来吧。
  我掏出50块钱人民币说,你拿着这些钱吧,或许用的上。
  她推脱了一下,也就收下了。

  少尉走了之后,我连续来(lu)了两发才平静下自己的心情。
  躺在床上,我幻想少尉再来的时候我应该用什么姿势呢,她们是不是不知道老汉推车呢,忽然我的门又开了,少尉穿着三点式,扑到我身上:“卡带,我太想你了!你带我回中国吧!”
  然后我们两个交织在了一起,正要炮火连天,门被踹开了,两个高丽国士兵端着枪说,你敢这样对待我们大韩民国神圣的战士!我代表宇宙第一帅哥银正恩元帅枪毙了你!
  然后一阵乱枪,我被惊醒,这是他妈的什么跟什么啊。
  直到船离港,少尉也没有出现,我孤独的吃着钙奶饼干,一个纯洁的姑娘,为了生存,想起来就一阵唏嘘。

  船开出了朝鲜去了俄罗斯的纳霍德卡,大概有两天的航程,我不停的想念少尉,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她一次。
  心里想着一个人,总归有点魂不守舍的,机头问我说,卡带你是不是被朝鲜人民的幸福生活吸引了?不行晚上你坐救生艇再回去。我也只是呵呵一笑。
  纳霍德卡的代理是个很年轻的小伙,我们都不停的寻问他打炮的费用,代理总是神秘一笑,说在俄罗斯如果你功夫好,是不会收你钱的。于是船上那帮傻掉纷纷打扮一新,穿上外国人不认识的李宁牌衣服浩浩荡荡去寻觅免费的释放
  代理用的手机我很眼熟,仔细一看居然是华为,而且比国内要高一倍的价格,代理说这个手机很好用,很多俄罗斯人都喜欢买。我看着自己的诺基亚倍感惭愧。中午吃完饭,随着机头一起下地去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