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6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伊凡说完以后,身体又微微向前,与张清扬离得更近一点。
  “进展很快,”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
  “呵呵,有了您的支持,当然进展很快啊!”伊凡的眼神有些轻浮,语气也很娇媚,随意地问道:“嫂子还是没有回来?”
  “没有啊,也许这个年我要自己过喽!”张清扬苦笑道。
  伊凡扫了张清扬一眼,突然正色道:“张哥,我要祝贺你。”
  “祝贺我什么?”
  “祝贺你打败了南海所有的对手!”
  “哦?”张清扬有些奇怪地望着她。“你是说方市长?”
  “不是吗?现在方市长、米副书记,您的对手都倒下了,不应该祝贺一下吗?”

  “小凡,女人太聪明可不是好事啊,男人都喜欢女人笨一点。”张清扬似笑非笑地说道,他感觉伊凡好像有话要讲。
  “呵呵……”伊凡微微一笑:“张哥,您想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吗?”
  “真相?什么真相?真相不是已经查出来了吗?”张清扬明知故问。
  “我相信您清楚真相不是这个,”伊凡露齿一笑,“张哥,我们也是老熟人了,我不和您兜圈子。一白有些话想要向您坦白,不知道元旦过后能否到我家里一叙?”
  “好,希望胡先生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吧。”张清扬点头答应,心想难道说整个局的谜底就要揭开了吗?

  伊凡突然向前跨上一步,两人的胸抵着胸,鼻尖抵着鼻尖,她柔声道:“我想您会对结果满意的。”
  张清扬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一瞬间,伊凡的脸上闪过一丝忧郁。那是一种惹男人心疼的忧郁,他淡淡地问道:“结婚以后……还幸福吧?”
  “幸福?呵呵……”伊凡摇摇头,认真地回答:“不幸福,和一个残疾人相处,有什么好幸福的?”
  张清扬愣住,随即笑道:“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你啊!”
  “也许吧……”伊凡点点头,不再多说。
  元月一号,张清扬飞回了京城。刚刚落脚,只回家看了爷爷一眼,当天晚上就来到了老师穆喜之的家中。在老师家简单的用过晚餐,师徒二人一前一后走入了书房。
  古朴肃穆的书房里,两人坐在茶几前喝茶对弈,茶香萦绕,在这种庄严的气氛下,张清扬感觉这些天浮躁、暴戾的心性有所缓解。棋为人生,穆喜之默默地观察着张清扬的棋路,同时研究着他的心理。
  “时稳时急,你啊……还是不够成熟。也许你不承认,但是你超越年纪的成熟仍然无法与现今的职务相匹配。”穆喜之轻轻放下茶杯,浓郁的铁观音的味道沁入肺腑。
  张清扬愣了一下,半空中捏着棋子的手停止不前,大概有三到五秒的时间,棋子又缓缓落下了。然后像是被道破心事地说:“我没有不承认,现在的我……的确很累。”
  穆喜之满意的点点头,“在我看来,人只有到了不惑之年才有足够的心力去挑战,你啊……还需要历练,刚刚三十多岁,就是省委常委、最高委员会候补委员,身上的担子要比其它人重了一倍啊!以你的年纪能做到现在这样平稳,已经很不简单了!”
  “老师褒奖了!”张清扬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苦。

  “呵呵,我这不是夸你,说些实话啊。你自己认为呢?怎么样?”
  张清扬说:“我常说不借用家里的势力,不靠背景的铺垫,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越来越发现,虽然自认能力不错,但如果没有家庭的背景,现在的我能混到厅级就不错了!”
  穆喜之点点头,说:“你这话很对,但借用家中的人脉关系并不算丢人,也不算违规。你是刘老的孙子,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他身上的政治资产早晚都要交给你,这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所以你也没必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是啊!”张清扬点点头,“我现在也可以算作是高等公务员了,但是由于升迁的过快,面临的挑战还是不够多,累是必然的。”
  “嗯,说得好啊……面临的挑战还是不够多,呵呵……当然,你所面临的挑战如果换作是其它人,也许早就倒下了!”语气中,穆喜之对自己的这位学生是相当的满意。
  “这就用到了背景,没有爷爷、父亲,我也做不到有恃无恐。”张清扬长长的叹息,又落了一子。
  穆喜之看了眼棋盘,不暇思索就跟上一子,接着说道:“这次的事件,你处理的就很好,一举端了祸根,接下来会太平了!”
  “祸根?”张清扬摇摇头:“也许吧,可是方少刚与米丰收的倒下,反而让我觉得更加的危险了!”
  “哦?”穆喜之的脸色有些疑惑,问道:“为什么这么讲?”
  张清扬品了口茶,忧心道:“有他们,前面还有道屏障,但是现在只有我自己冲锋陷阵面对敌人了!”
  “敌人?”穆喜之眉头一皱:“他们不是倒下了?等等……”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上又问道:“你是说他们并不是你这次的对手?”
  张清扬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迟疑道:“我也不确定,但是我感觉他们这次只是成了替罪品,也许这次根本就是有意在针对他们,而不是我!这个局设计的很巧妙啊……把我们都转了一圈……”
  “有点意思……”穆喜之若有所思地说:“按你这话来讲,你应该知道幕后是谁吧?”
  “也许吧,呵呵……不太确定。”张清扬摇摇头,不禁想到了胡一白,他不是说节后要约自己谈谈吗?在不知道他要谈什么之前,他不好对穆喜之讲出来。
  “你心里有很多疑问?”穆喜之看出张清扬的神色犹疑。

  “老师,还记得我曾经问过您对胡一白的了解吗?”
  “哦……你是说那个玩金融的高手!”穆喜之点点头:“可惜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对他真的一无所知。本想帮你查查,但是资料有限,这个人的背景有意隐藏过啊!”
  “是的,”张清扬笑了,“算了,不提他,我们下完这盘棋,您就休息吧。”
  “这次南海提你为省委副书记,你怎么看?”穆喜之含笑问道。

  “不好。”张清扬老实说道:“省委的意图很明显,他们是想借助我的力量从上面讨到更多的好处,看似是为了我好,其实是为了他们自己!”
  “嗯,就这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您刚才也说了以我的年纪而言,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了,还不能负担过重,所以……”
  “你和你父亲谈过?”
  “没有呢,我想不需要谈吧。”张清扬长叹一声,有时候家人间是不需要说太多话的。
  “呵呵……”穆喜之不置可否地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