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213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弘君是掌柜的,只有他将来能拉巴兄弟一把。刘大鼻涕和万老三喝完就跑了,刘友芬借着酒劲,在俩人聊得真热乎的时候,提议俩人结为兄弟。两人都是一愣:杨树德倒无所谓,柳弘君的买卖比自己大,将来也拖累不着他,多个朋友多条路;柳弘君不善交际,朋友都少,结拜的事从来就没有过概念。昏暗的灯光下,刘友芬喝得满脸通红,忽闪着大眼睛,期望满怀的看着自己,借着酒劲也就答应了。柳弘君和刘友芬同龄,大杨树德两岁,就成了杨树德的大哥。

  自从“杨缺德”的名声被叫响了之后,附近农民杀猪京城卖肉的逐渐多了起来。以前城里都是老主顾,就会照顾生意,生面孔的很难做买卖。压价就是砸同行的生意,同行干预名正言顺。在城里没个依靠,和坐商买卖家发生纠纷,当然擎等着吃亏。即使城里有靠山,又不是常年买卖,谁也不愿意惹得界彼临右不高兴。按质论价的正常做生意,没事找事就是欺负人了。
  杨树德看到街头出现卖肉的,本来心里就不舒服,现在就像他们吆喝的都是“杨缺德”。
  喝点酒没事找事的搅和生意,结果就冲突起来,杨树德还拿起卖肉撂在大车上的剔骨刀,扎在了人家的左臂,刘大鼻涕和万老三闻讯赶来,不顾人家左臂流血,又给打了个得鼻青脸肿。
  挨打卖肉的是小扒厨盛远桂的姐夫,小胡子胡传亮的老叔。小扒厨进入温林公丨安丨局还不到两个月,配给刑事警长郝乐松做警士。赶过来发现姐夫被打,抡起警棍就砸向了杨树德。杨树德被打的直发蒙,看到丨警丨察不敢还手。刘大鼻涕和万老三也被小扒厨打得抱头鼠窜。大老坏带着三脚猫窜了出来,从后面下手,把小扒厨就给打倒了。刘大鼻涕和万老三不知深浅,刚跟着踹了两脚,就被赶过来的窝窝头带着一个警士,又抡警棍砸了过来。三脚猫犹豫着的时候,大老坏拎起了大车上的马鞭子,冲着窝窝头抽打过去。

  日期:2017-04-13 20:16:37
  十字街上三个丨警丨察和杨家四人就打乱套了。吃了亏的大老坏,今天泛起邪火,把杨树德扔下的剔骨刀又捡了起来,追得窝窝头满街跑。郝乐松闻讯赶来,大老坏已经抓住窝窝头,不敢攮还不忍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下就此罢手,抡圆了正要往窝窝头的脑袋上劈。
  剔骨刀轻,刀刃剁在脑袋上不过就是个口子,不会殃及性命。但如果窝窝头躲闪大老坏收刀不及,刀尖很可能就把脸给豁开。郝乐松惊慌之间,从天鸣枪才算自制力群殴。
  帮忙的丨警丨察包括窝窝头都没枪,大枪在公丨安丨局,有行动才扛着,日常巡逻巡视就带根警棍。都知道大老坏算是郝乐松的侄子,也知道小扒厨是郝乐松家世交,又是丨警丨察。所以帮小扒厨是自然,但对大老坏和三脚猫还是能躲尽量躲开,都奔杨树德和刘大鼻涕、万老三使劲。大老坏很少打架也不会打架,丨警丨察躲着他也还觉得吃亏了,恼羞成怒捞本。
  三脚猫在十里香熊堂兄大老坏请客喝酒,看到大舅哥打架不想管,反正是打赢了,出去耽误喝酒犯不上。但大舅哥挨揍,近在咫尺就不能袖手旁观。可小扒厨是丨警丨察,投鼠忌器也不敢轻举妄动。大老坏知道小扒厨是郝乐松的手下,逞能显摆着就先动了手。
  日期:2017-04-13 21:04:02

  都带回警局郝乐松为难了,这也是他回到温林当丨警丨察最挠头的事——亲戚套着世交,世交连着近邻。所以才一穿上警服,才六亲不认掏枪就打,给人一个恶神的错觉。
  其实打得都是套得不太亲的,连得也不太近的。或者从辈分上,他可以出手整治的。
  从个人感情上收拾杨树德倒没问题,可毕竟有同窗之谊的刮联。和三脚猫平时并不亲的大老坏,又搅和了进来。而小扒厨是丨警丨察,当丨警丨察就是他出面,去鹤城找的关系。
  胡家和盛家,当年是和他祖上一起,在丛林店建哨卡的老兄弟,丛林店还有十几家。
  尽管后加几辈相处未必都融洽,但只要没反目成仇的,哪怕平日不走动,遇到了为难遭灾,没躲开赶上了彼此就都得援手。就像后来为了梁大马勺,整治香主的六子一样。
  刘友芬赶来算是懂事,偷偷的赔了小扒厨姐夫10块大洋算了事,郝乐松让小扒厨带着他姐夫去苗记药铺处置伤口。刘友芬又跑去求里广义,里广义晚上请窝窝头小扒厨和挨打丨警丨察喝了顿酒,替刘友芬给哥几个赔礼道歉。里广义是魏树忠的大哥,算是替大老坏道过;杨树亮在自己家学徒,也算替杨树德赔罪。梁大马勺出面,劝了小扒厨几句。
  好在不是什么积怨已深,都是偶发事件,小扒厨倒也能过去,但和杨树德一直不睦。
  在丛林店梁大马勺家算是拔根了,但论辈份他的比郝乐松长两辈,比小扒厨长一辈。
  梁大马勺家这一枝从他爷爷起,就没房没地在丛林镇了。可丛林镇还有梁家的本家,出了五服多远,不细算只能估计出个大概。各家都差不多,一个屯子的同族都未必亲。
  出门在外遇上,又一本正经的论资排辈,没啥刻骨仇恨的,多少还都挂有些亲情。
  后来杨树亮娶一里香,就是刘友芬和梁大马勺作主。梁大马勺既是杨树亮的师傅,又是一里香的屯亲叔叔。老一辈是一辈一辈排下来的,不是同族家家也能排出个高低。

  院子里还有两家租客,一家的娘们和三脚猫本来就有一腿,趁着老爷们不在家,拽到这间空屋子里重温旧梦,又给了块大洋,叮嘱她嘴老实点,来了抽大烟的,千万不能胡咧咧去。
  还有一个是在林场做把头的,小媳妇虽然挺厉害,但眉眼特高,和邻里很少走动。
  梁大马勺晚上回家的路上,和等候着的三脚猫撞了个正着。知道儿子梁永胜耍钱,就是被三脚猫算计的。梁大马勺自然不会过后为儿子翻扯赌帐,还是跟个和儿子岁数差不多的小崽子。本来就是错身而过,和三脚猫也没什么交往,不过常来十里香吃饭认识而已。三脚猫口齿伶俐,游说能力很强,拉住了梁大马勺,三言五语就请到了王家大院。
  三脚猫把梁大马勺,给让到了那间收拾得很干净的大烟房,喜来乐按照他事先吩咐好的,笑容可掬端茶倒水。不到一顿饭的功夫,梁大马勺已经相信:儿子和三脚猫,是都被六子给瞄上了,被他盯上的那就没好。自己糟践俩钱,三脚猫连老婆都搭了进去。
  连在自己家看到老婆被人骑上,三脚猫都不敢出声,他敢不听话不在牌桌耍鬼吗?!
  梁大马勺和刘友芬还很熟,常拽着送肉的刘友芬起腻,摸摸索索的毫无禁忌,不过是时间场合都限制,没能得把上炕罢了。自己的徒弟杨树亮,是三脚猫的小舅子,是刘友芬的小叔子,为了三脚猫坑儿子的事,梁大马勺打那以后都很少搭搁徒弟,太伤心了。
  日期:2017-04-13 21:5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