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57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03 09:39:45
  174 行医救人 侠义救国
  李云天说道:“对于武林来说那是一件重大之事,我是土匪,是没有资格加入的。”
  桂老板说道:“早已经是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

  李云天忽然叫道:“定武兄,我心里明白,我快不行了,我有一事相求?”
  桂老板听到他称呼自己的大号,说道:“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有事你就说吧?”
  李云天说道:“我死不足惜,请你看在禄堂兄的情谊,带他们离开这里吧。那个长山本一郎不会就此收手的。”
  桂老板却说道:“大错已经铸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看了一眼王子平,说道:“你何不将你的一生所学,教授与他呢。”李云天微微一笑了之。
  桂老板看出来了,说道;“这有何难,只要他们二人愿意结百年之好,你再教他,这就不算是破了武林规矩。”
  他看着王子平,问道:“大难降至,你可愿意?”
  王子平犹豫了,李云天见此,说道:“算了,这是他们二人之事,怎好强求。”
  桂老板哀叹一声后,拿来笔墨写一服药单,临走说道:“好好想想吧,他的时间不多了。”

  王子平将他送走,拿着药单,见上写着:心火不去,难续其命,姻缘福祸,天地所赐,切行之!
  晚上,他们都失眠了,王子平睡不着走了出来。想起李云天在夜色下点拨自己的武艺,又想起师傅的死,他的心里很矛盾。
  孙燕云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飞进自己的心里去的,是与洋人打擂,不是;是给玉亭治病,也不是;那是什么时候呢?
  是那场大火之后,她无处藏身,鬼使神差的就想到了他,就走到了德善堂。扑进他宽广的胸怀的那一刻,她真的不想再离开他了。
  她看着他四处破壁,她心里着急,他坐堂看病,她心里高兴,一幕幕悲喜之景,从她脑海浮现,没有一个画面是离开他的。
  他已经深深地不知不觉藏在了她的心里。
  李云天一天比一天咳嗽的厉害,孙燕云一直隐瞒着丁氏。但是,又能瞒多久呢!丁氏的身体现在恢复的比较好,能自己走动了。
  几日不见李云天的人影,她的心里就着急担心,不断的问孙燕云,他去哪里了?

  孙燕云找各种理由搪塞,一天,根生过来看她。丁氏很喜欢这孩子,俩人在谈话中,他一不留神把李云天生病的事说漏了嘴。
  丁氏爬起来,就要去看看。她不时的就能听到几声咳嗽,顺着声音走过。正好孙燕云给他服下药,走出来。
  就看见丁氏扶着墙一步一步摸过来。孙燕云想拦住她,但是已经没有用了。她太熟悉他发出的声音了!
  丁氏强行推开门,就见李云天躺在床上,气若游丝。她一时没站稳,差点摔倒。被孙燕云从后面给扶住了。
  王子平出诊回来知道了,吓得根生跪在马云亭的牌位前不敢起来。
  孙燕云说道:“算了,他也是无心说出来的。”
  王子平说道:“夫人现在怎么样?”
  她说道:“刚才很激动,吃了药,睡着了。”王子平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孙燕云反而比他冷静多了,说道:“这样也好,生死由命吧。”说完,她回房间照顾李云天去了。
  丁氏睡了一觉醒来,感觉精神好多了。孙燕云本想着把舅舅的事跟她说了。

  丁氏却反问道:“是不是与人比武了?”
  孙燕云说道:“这次不同以往,而是与日本打,为的是夺回青岛!”孙燕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给她听了。
  没想到她显得很平静,说道:“你舅舅这一辈子都想着能以一个武林之人,做一次光明磊落的事。这一回,算是得偿心愿了。”
  孙燕云说道:“舅舅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把通背拳传给王子平,但是他似乎不愿意。”

  丁氏见孙燕云说到这里,脸色微微起了变化。丁氏明白王子平是碍于他师傅的嘱托和两家的旧怨,才不愿意另投师门的。
  这时,王子平来看她,见她气色很好,再一摸脉象,说道:“夫人的病已经好多了,只要不动气,静养。就会好起的。”
  丁氏突然问道:“他还能撑多久,我要听实话?”
  王子平看了一眼孙燕云,直接说道:“气血已经乱了,随时都有可能·”他看着丁氏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泪。
  丁氏说道:“要说起来你师父的儿子也是因我而死的,多少年来我日夜在佛前诵经,都难赎遭下的罪孽啊!”
  又说道:“李家作恶多端,有此下场,也是报应!你师父的死,多少也与我有关连,是我让他去找马良的,他没有想要还害死你师父的意思,而是日本人唆使马良干的!你能相信我说的这些话吗?”
  丁氏见他深思不语,只是静静地听她讲着。
  王子平一时还无法判断,问道:“那批军火又是怎么一回事?”
  丁氏没想到他会知道这件事,说道:“是被马良逼着干的。后来,他怕出事,为了自保,又把军火送给了张树元,再后来的事,我想你也都知道了。”
  孙燕云听着他们的谈话,想不到这里面藏有太多她所不知道的事,忽然她记起一件事,问道:“那个要刺杀日本领事的人,是不是你?”
  王子平的头抬起来,说道:“是我干的!”三个人一时没有人说话了。
  这时,根生跑过来说,李云天又吐血了!他们赶紧跑过去,王子平给他扎了几针,才缓了过来。
  他看见丁氏也来了,笑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丁氏微微点点头,眼泪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这对老夫妻,从丁氏被他掳山时的生死相逼,再到他下山,现在却沦落到生死相依,谁能想到这份离奇的爱有多珍贵。
  晚上,似乎也只有晚上,王子平才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此时,寒风阵阵,已经进入初冬节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