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26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遗书说万镇长玩弄了欧阳雪,又不要她,她不想活了。还说万镇长不是人,为了报复人,拿下她的裸照传给站,她没法子见人,不活了,不活了。
  遗书是这个样子的,当时因为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怕影响了万镇长的声誉,才把遗书给烧掉了。
  在座的各位领导,你们都是大领导,相信你们会秉公执法,不会冤枉好人的。”柳锦说完,目光直接落在了白婷婷身。
  白婷婷没想到万浩鹏的女人缘这么好,在逼供的情况下,这两个女人还如此维护他,可见这个年轻人值得扶持,值得她来志化县,亲自替他洗涮枉情。

  而此时的成斯瑶又说话了,她是直觉认定万浩鹏不会杀人,才从北京赶了回来,没想到万浩鹏周边都是大美女,而且她们对万浩鹏全部充满了敬意,这让成斯瑶又骄傲又生怕失去了万浩鹏,更加坚定了她一定要救万浩鹏的决心。
  于是,成斯瑶瞪着骆金祥说:“骆局长,我说了嘛,我哥怎么会杀人呢?不,是我的当事人怎么会杀人呢?认为他会杀人的人全部脑子进水了。”
  杜耕耘扯了扯成斯瑶的衣角,让她不要再多话,可成斯瑶瞪了一眼杜耕耘说:“杜哥哥,没有我哥,我早在飞机吓死了,你知不知道!滴水之恩,必须涌泉相报,这可是我爸教我的,不信,你问我爸去,你再在这里阻止我,我不会北京学了。”
  成斯瑶的话一出,吓得杜耕耘赶紧闭嘴不说话,内心却在想,真是孽债,孽债啊。
  成斯瑶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白婷婷听得一清二楚,她才明白原来万浩鹏救过成斯瑶的命,难怪她会出现这里,心里却一轻松,这感觉让她越来越怪。
  局面一时间全部倒向了万浩鹏这头,而盛春兰又没来,骆金祥当时只是为了讨好盛春兰一心做掉万浩鹏,所以此时,他没任何反驳这些人的话,因为裸照事件,他确确实实不清楚,更不会想到新来的女部长参与了裸照事件的处理,如果早知道这些情况,打死他都不会涉及这淌浑水,真正是羊没吃,惹得一身是骚了。

  骆金祥不得不说了,他站了起来,目光看着白婷婷说:“白部长,春兰书记马到,让春兰书记来介绍好吗?”
  李华东一听,心里一慌,这件事看来他也太相信盛春兰了,可事已至此,他只得把责任全部推给骆金祥了。于是,他便说:“老骆,案子是你们公丨安丨局经手,算春兰同志来了,她也不会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吧?既然案子有出入,我看先万浩鹏同志放出来,一起重新调查取证,还死者一个清白。”
  骆金祥没想到这只老狐狸此时想脱身,而且想把责任全部转到公丨安丨局这边来,说:“春兰书记带着陶全新和邓承泽两位同志来报的案,我想,她一定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给她打了电话,她马到。”
  正说着,盛春兰赶到了,她一见会议室这么多,而且操瑜娜和柳锦也坐在这里,还有杜耕耘怎么也来了呢?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一大一小的女人,一时间惊了一下,正要说话时,李华东抢先指着白婷婷说:“这位是新来的宣传部部长白部长。”说完,又指了成斯瑶说:“这位是万浩鹏的律师成斯瑶,成书记家的宝贝千金。”

  李华东这么一说时,白婷婷看了他和盛春兰一眼,立马明白这两个人关系非同一般,否则李华东不会抢先替盛春兰介绍,怕她弄错人,更怕她说错话。
  盛春兰顿时明白了这个会议的重要性和不利性,赶紧走到白婷婷身边说:“白部长好。”白婷婷点了点头,示意盛春兰坐,可她又走到了成斯瑶身边,伸手握了握她的手说:“成律师好。”说完,重重地看了一眼杜耕耘,企图从他的眼里看出成斯瑶出现在志化是个什么意思。
  盛春兰还没来及得说话时,韩丰年喘着粗气赶到了会议室,骆金祥没想到韩丰年会来,冷着脸说:“丰年同志,这是领导们在开会,你来干什么?”
  吴涛一听,也冷着脸说:“韩所长是我请来的。”说完,他对着白婷婷说:“白部长,这位是太平镇的所长韩丰年同志。”

  韩丰年赶紧跑到了白婷婷面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说:“白部长,您可来了,终于盼到级领导来了,我还怕再也见不到镇长了。白部长,镇长没有杀人,真正的杀人凶手是邓承泽。”
  韩丰年的话一落,整个会议室全部惊异地看住了韩丰年。
  原来,韩丰年被许崇高提醒后,目光锁在了邓承泽身,越锁越发现他可疑,他让姚鼐全故意放风,说万浩鹏要无罪释放,?说凶手另有其人,还放话说盛春兰是幕后策划者,会被撤职处理等等,这些话通过罗才哲和与邓承泽关系不错的黎国安传给了邓承泽。
  邓承泽昨天一天心神不宁,罗才哲把这些情况全部汇报给了韩丰年,韩丰年在昨晚直接抓了邓承泽,一吓二唬,他竟然全部承认了。

  当会议室所有的目光盯住韩丰年时,他不紧不慢地说:“我被盛书记停了职,所以我扣下邓承泽是我个人行为,与职务没关系。还有老姚也被盛书记停了职,今天白部长在这里,我要交给白部长一个证据,那是陶全新如何偷梁换柱的证据。
  真正强霸了欧阳雪的人是陶全新,而邓承泽是想安置罪名于万镇长身时,起了色心,失手杀死了欧阳雪,这个,我相信他会详细讲述的。
  我不知道盛书记是故意不知道陶全新和邓承泽在玩什么把戏呢?还是授意他们这么做的,我和老姚因为不相信镇长会杀人,急着来找吴县长的时候,被她全部以为这个名义停了职,我们在太平镇的职位是如此地随便吗?我不在乎当不当这个所长,我在乎好人不可以受到诬陷!这是我在停职后悄悄跟踪邓承泽的理由!”韩丰年一通激烈的言论之后,李华东的脸色,盛春兰的脸色包括骆金祥的脸色全部变了,一旁坐着一直没说话的杜耕耘坐不住了,想说话,被成斯瑶伸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搞得他尴尬之极时,拖着成斯瑶从会议室里逃了出来。

  一出来,杜耕耘说:“斯瑶,跟着我回去。你在这里,我不放心。再说了,这个案子,你不要参与!”
  “我不参与,你是不是也要参与?如此明白的案情还需要你多说话吗?你要知道你一开口,代表的不是你,是我爸!我爸如果在这里,如果他敢偏李华东和骆金祥他们一伙,我立马不认他这个爸,你信不信!
  要回去,你回去,我不走!”成斯瑶说完,挣脱掉杜耕耘的手,重新回到了会议室。
  李华东看到成斯瑶一个人进来,赶紧从会议室里走了出去,把局面留给了骆金祥和盛春兰。

  杜耕耘正在打电话,李华东远远地站着,不敢接近,因为他听到杜耕耘地说:“老板,斯瑶不肯跟我回来。而且这起案子有了新的进展,凶手另有其人,是志化县这头抓错了人,斯瑶在这里嚷着要靠志化县公丨安丨局刑迅逼供,老李和老骆也真是的,这么大的案子怎么能听凭几个人指证,私下带人审讯呢?他们难道不知道万浩鹏那小子背后有莫向南这个靠山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