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21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鼐全只认一个死理,万浩鹏不会杀人。见李华东这么说,也懒得争辩,一转身冲出了李华东的办公室,吴涛和韩丰年没有办法,只得也从李华东的办公室里出来了。
  一出来后,吴涛对韩丰年说:“你和老姚先回镇去,从华东书记说的这些情况来看,确实不利于万浩鹏。你们一定要留意镇的动静,找证据,只有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或者找到万浩鹏不具有杀人机会的证据,我们才能救万浩鹏。”
  韩丰年想见万浩鹏一面看来不可能的,只得告别了吴涛,追姚鼐全后说:“老姚,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冷静。只要我们认定镇长不会杀人的,一定会找到证据的。走,我们回镇里找证据,我还不信,他们要是真的杀了人不留蛛丝马迹。我没想到欧阳雪是被人杀死的,我当时忽略了,应该认真检查检查,我一直以为她是知道裸照的事件,自杀的,怪我,疏忽了。”
  话是这样说,可韩丰年一回派出所,朱二狗过来通知,他擅自脱岗被停职了,他和姚鼐全都停职了,而且欧阳雪的宿舍,出事的水库都有朱二狗的人守着,他和姚鼐全完全接近不了,他们越这样做,韩丰年越是怀疑有鬼,至少可以肯定一点,万浩鹏不可能与杀人事件有关!

  太平镇一时间笼罩在一片人心人人自危之,没人敢提万浩鹏,也没人敢谈这起杀人事件。
  韩丰年和姚鼐全重点盯住了陶全新,这件事陶全新一定有鬼,照片是陶全新提供的,结果欧阳雪出了事,不是他干的才怪呢。
  许崇高也没想到突然间会冒出这样的事情,明明整个气氛偏向了万浩鹏,突然突然杀了人呢?他内心相信万浩鹏不会杀人,可他问陶全新时,陶全新指天发誓,他没杀过欧阳雪,而且信誓旦旦地说这件事一定是万浩鹏干的,他把两个人一起拉拉扯扯的照片给许崇高看了,看得许崇高都有些怪,万浩鹏和欧阳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所以,当所有的议论都针对万浩鹏时,许崇高保持了沉默,特别是韩丰年和姚鼐全被停职后,他更加不敢说话了。
  消息越来越封锁,陶全新却在这个时候被调到了县城工作,韩丰年和姚鼐全坐不住了,找许崇高,一进他的办公室,许崇高还是吓了一跳,问他们:“有人看到你们没有?”
  “老许,你那么在乎你这个破所长?”姚鼐全没好气地损许崇高。
  “老姚,你说这话没意思了。我问过陶全新,他发誓人不是他杀的,我不是没有做事,我也一直在找蛛丝马迹,但是我们没必要全部都搭进去是不是?
  你们两个都停了职,如果我也停了职,镇长的计划更加没人做了。至少我在这个位置还能替他把关项目资金,真要让他们抓住我的把柄,项目资金会很快落到他们的口袋里,到那个时候,算镇长回来了,也只有空壳一个。

  我和你们不同,你们停职没什么影响,我要是被停职,影响太大。所以,你们两个要调查偷偷地调查,不要再朝我这里跑。
  陶全新这个人是个粗人,他说没杀人时表情很安稳,所以,我认为你们不要再盯住他,而是扩宽思路,找找其他的人,例如欧阳雪亲近的人,从他们身入手。
  另外,丰年,你要想办法见镇长一面,明的不行,走暗的。你在派出所不是一天两天了,总要几个关系可靠的人吧?话说到这里,你们自己去做,千万别牵连我,不是我怕事,而是这么关键的时刻,他们的眼睛全部盯着我出事,我手里这么多的资金,他们最最盼望出事的人是我,你们明白不?”许崇高这么一说时,韩丰年觉得很有道理,赶紧扯起姚鼐全走,生怕真的影响了许崇高。
  一出门,姚鼐全抱怨许崇高明明是自己怕事,还搞得这么堂而皇之的。可韩丰年却越想越觉得许崇高提示的对,欧阳雪亲近的人有哪些?这个,他还得好好调查、调查。
  审讯工作也进入了僵持期,万浩鹏咬死不说,操瑜娜和柳锦更是不承认和万浩鹏有什么关系,骆金祥和盛春兰有些着急,特别是骆金祥,他可是对李华东说万浩鹏要招供,才让吴涛县长被堵着不让见人,如果万浩鹏此时不招供,欧阳雪的父母又在等说法,接下来还有万浩鹏背后的莫向南,方鹤鸣,如果这些人都惊动的话,这个案子会越来越难了。

  万浩鹏此时也着急,他能抗得住折磨,外面的韩丰年和姚鼐全能冷静吗?他们会不会捅漏子?还有一同带进来的操瑜娜和柳锦能抗得住吗?操瑜娜还好一点,万一柳锦抗不住,承认了他和自己的私情,算洗刷了罪名,作风问题搅在这件杀人事件之,也会捅成天那么大的,怎么办?
  万浩鹏急得五爪抓心,人受了刑不说,装着事,整夜根本无法睡眠,要多苦有多苦。
  让万浩鹏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成斯瑶出现在志化县,她直接闯进了公丨安丨局,当然被拦住了,她说自己是万浩鹏的律师,律师有权利见自己的当事人。
  这么年轻的律师肯定没人信,可成斯瑶却放话说:“如果你们今天敢拦我见万浩鹏,我会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成斯瑶找杜耕耘要了万浩鹏的手机号,可她打了一天都是关机状态,一问杜耕耘才知道万浩鹏是杀人嫌疑犯,正在收审之。
  成斯瑶根本不相信万浩鹏会杀人,因为他打电话时她在身边,一个杀了人的人能如此镇定地打电话,而且如此镇定地回到杀人现场,这个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惯犯,成斯瑶学的是律师专业,这一点她还是懂的。

  万浩鹏不是疯子,他也不可能是惯犯。只有一条,那是万浩鹏根本没杀人!
  成斯瑶本来想让杜耕耘陪自己到志化县,一想到万浩鹏说的话,打消了这个想法,如果让父亲成正道出面,恐怕也会招来一顿骂,与其求人,不如求自。于是,成斯瑶又买了一张飞机,直接飞回了南江,坐车赶到了志化县。
  拦着成斯瑶的人有些害怕,一边还是有人拦着,另一头有人把这事汇报给了骆金祥,骆金祥下令把成斯瑶给赶出去,哪里来的野丫头,不知天高地厚。
  成斯瑶哪里受过这种气,指着赶她的人骂:“叫你们骆金祥出来见我!”

  哈哈,推成斯瑶出门的干警大笑,指着成斯瑶说:“小丫头,哪里好玩去哪里玩吧。我们局长哪里是你想见见得到的,快走吧!”
  成斯瑶脸一冷,盯着这名干警问:“你是不叫是吧?好,我拍照留着!”说完,要给这名干警拍照,气得干警去抢成斯瑶的手机,拉址把成斯瑶推倒了,头一下子撞在了护栏,顿时鲜血直流。
  干警一下子傻了,而成斯瑶索性一屁坐地一边大哭,一边给成正道打电话,电话一通,她说:“爸,他们把我的头打破了。”
  成正道正陪客,一听头大了,问成斯瑶:“你又和同学干架了?”

  “没有,我在志化县,你让骆金祥出来见我!”说完,成斯瑶直接挂了电话,她知道如何她不挂电话,少不了被成正道一顿骂的,反正人已经到了志化,他也拿她没办法。
  一边的干警傻了,不知道这个姑娘到底是哪里来的,看样子,听语气好霸气啊,赶紧陪着笑脸说:“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送你去医院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