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钟鸣义刚一到亢州,任小亮就盯了他,因为樊文良在任,可能是出于种种考虑,没有追查小洋楼事件,但是这个钟鸣义来了之后,大刀阔斧,处理了两个科级干部,的确在亢州官场引起不小的震动。尽管这些小洋楼的户主中,哪个户主的身份都比他任小亮硬,正因为如此,任小亮才感到了危机。凡是和领导一块干坏事,领导没错,最终错都会在自己身上,弄不好,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可能还会搭上自己的政治生命,给别人当了替罪羊。寻找新的靠山,就成了他的首要任务。

  他最初把目光放在了钟鸣义的身上,但是他铁面无私,为政清廉,几次对他表示都被他拒绝,要从他身上下手还真不容易,而且张良家属如果要是找到钟鸣义,那么凭钟鸣义的做派,肯定会追查小洋楼。到那个时候,恐怕张怀也顶不住。既然钟鸣义令他无从下手,他只有改弦易辙,借学习整顿的机会,高举拥护大旗,挖空心思搞好北城的学习活动,讨好钟鸣义,引起钟鸣义的重视和好感,等待时机。

  时机很快就来了,有一次去北京办事,在驻京办歇脚的时候,驻京办主任是樊文良前任的秘书,也是东北林区的“木头人”,平素他们都有来往,他在主任办公室,见到了前来给送文件的雅娟,眼睛立刻就亮了,待雅娟出去后,任小亮跟驻京办主任说:“你老兄艳福不浅,在京城滋润的享受着山珍海味灯红酒绿的生活,还有美女相伴,恐怕神仙也未必如此吧?”
  这个人一听,赶紧关上房门说道:“老弟可别信口开河,那个美女我是不敢碰一下的,她是书记的心尖,我不想找死。”
  于是,任小亮终于找到了攻破钟鸣义的缺口,他就在雅娟身上动起了心思,多次请驻京办主任和雅娟吃饭,跟雅娟逐渐相识,时不时送一些无伤大雅的礼物给雅娟,最后又抛出了高尔夫主持人这个诱饵,进而诱惑雅娟到亢州电视台工作,他还振振有词的说道:“你本来就是搞电视的出身,在驻京办做整理文件的差事,简直就是浪费青春和生命,女人,要有自己的位置和价值,只有工作着的女人,才是最美丽的。”一席话,说得本来就想去亢州电视台工作的雅娟更加心动,她发挥了枕头风的效能,以给高尔夫俱乐部主持落成仪式为由,向钟鸣义再次提出去亢州工作。

  在一个周末,任小亮私自把雅娟接到了亢州,转了一圈后,以熟悉高尔夫为由,把她接到了属于自己的那栋小洋楼,当然,小洋楼也在雅娟到来之前提前装修好了,他和司徒清源共同请雅娟吃了晚饭,共同敲定了由雅娟主持高尔夫的活动。在一顿温馨浪漫的酒宴后,雅娟飘飘然了,任小亮把一个大红包给了雅娟,说是高尔夫提前支取的薪酬,完事后还会再支付另一半。雅娟推辞不掉,就接了过来,她认为这是自己劳动所得,收下无妨,而且自己现在也不是亢州电视台的人,是他们请来的特邀主持人,所以没有什么纪律约束她。后来,她就随任小亮到了休息的地方,起初雅娟不敢住下,任小亮说你等着,我去给你叫一个朋友来,雅娟还以为是叫丁一来呢,就等在小洋楼,谁知,半个多小时后,钟鸣义走了进来……

  钟鸣义是怎么来的呢,当然是任小亮一手导演的,他找到钟鸣义在市委的宿舍,简短几句汇报完高尔夫落成典礼仪式的筹备工作后,就跟他汇报了高尔夫俱乐部特邀了一位美女主持人,想让他去过目一下,借机到高尔夫去看看,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整天窝在办公室里,工作休息分不开,人都会亚健康的。钟鸣义正好也没事,就随任小亮一同来到了高尔夫,在夜色下,任小亮以让钟鸣义视察为由,进了最后那栋小洋楼,自然,他只要进去了,对任小亮的用意就会心知肚明,想要怪罪任小亮都做不到了,因此,钟鸣义就这样走进了任小亮为他精心设计的情se局当中了。

  人生,特别是官场中的人,总会时常陷入这个局和那个局中,有时身不由己,有时稀里糊涂,有时明知道是当也得上,很少有全身而退的。此时,钟鸣义就陷入了情se局中了,而且事先任小亮收买了雅娟,他自然就不能自拔了。
  事后,钟鸣义居然没有对任小亮慷慨激昂、大发脾气,反而将他视为心腹,他一人独闯亢州,许多方面已经感到了压力和危机,如果自己一味的高大全下去,势必就会四面楚歌陷入绝境,到时有可能会比周林更惨。任小亮处心积虑的向自己示好,如果再不接受就会让他心生怨恨,那样反而又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敌人。所以,钟鸣义前思后想之后,决定安心享用任小亮提供的一切,开始和雅娟过起了秘密同丨居丨的生活,当然他做的十分隐蔽,以至于时刻关注这个小洋楼的陈乐很长时间都没发现。

  接下来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任小亮用雅娟和小洋楼,套住了钟鸣义,从而给自己寻找了新的靠山,类似送螃蟹这等事都是小儿科,雅娟的吃穿住行几乎任小亮包了,还有那辆红色的小木兰。任小亮准备把这房子送给钟鸣义或者雅娟,并许诺,过些日子,把这个房子办了房产证,直接写雅娟或者钟鸣义的名字。
  任小亮下了血本,原因是这个房子在自己手里就跟个烫手山芋一样,与其这样,不如把它送出去讨好钟鸣义,以便自己这个政治靠山更稳。有人说,给领导做十件好事,不如跟他一起做一件坏事来的快。任小亮是好事坏事都做了,很快就融入到他的势力范围内,成了钟鸣义在亢州的近臣和心腹。
  自从上次彭长宜在丨党丨委会上提出,加强对基金会监管建议后,彭长宜始终不见任小亮召集专门会议,对基金会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专项研究。彭长宜再次找到任小亮,要求开会研究基金会的工作,任小亮说再过些时日吧,这个工作不急。
  彭长宜无奈,后来又以文字的形势,给丨党丨委写了一个书面建议,这个建议也被压在了任小亮一摞文件中了。彭长宜便把复写的一个备份交到了丨党丨委办,王学成看后便让姚平保存。在这个建议中,彭长宜提出基金会每个月向丨党丨委政府汇报一次工作,以便全面掌握基金会的情况,便于对基金会进行监管,并要求基金会贷款审批严格手续,必须集体审批,不可一人说了算。
  又过了一段时间,彭长宜的书面建议还没得到回应,他便召开了政府工作会议,除去政府班子外,列席会议的还有基金会委员会成员师小青、蒋小芬。
  参加会议的人早就到齐了,就差师小青还没到,彭长宜问政办主任王湃专:“通知师主任了吗?”

  王湃专说:“通知了。”
  “是通知到她本人的吗?”
  “是呀,她本人亲自接的电话,我在去给她打。”
  彭长宜摆摆手,说:“再等等。”
  又等了十多分钟,师小青还没到。彭长宜就让王湃专去打电话催她。一会王湃专回来了,说:“没在单位,我呼了她,给她留言了。”
  彭长宜想到了师小青们对付监管最好的办法就是置之不理,也想到了她可能会借故不参加会议,但是没想到她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说道:“我们等了师主任十八分种,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不等了,咱们先开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