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3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咱们这个书记肯定不知道这个房子的前世今生。”
  “这个可以肯定。”
  “对了,小丁,你的同事没说这房子是谁的吗?”
  “说了,是哥哥的。”
  “哥哥?”
  彭长宜笑着摇摇头。
  丁一说:“是他哥哥买的,他哥哥要来亢州投资。”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可以这么听,但是千万别这么认为。”
  “长宜,明天是星期天,没事的话带着女儿去酒厂投标现场看看去吧,你学产业经济学的,应该多参加一些经济活动,顺便还哄了孩子。”江帆说道。
  彭长宜没有理解。
  “咱们美女主播的哥哥,也就是买房子的人,明天会参加酒厂招标,应该很热闹的。”
  “呵呵,明天还真没安排别的事,行,去看看。”彭长宜笑着说道。
  第二天,彭长宜果然领着女儿,穿着一套休闲便装,出现在酒厂的投标现场。
  招标现场就设在酒厂办公室楼前的大院里,围满了人。此次共有七家企业参加竞标,其中最具实力和竞争力的是北京方州酒业有限公司和亢州原酒厂。彭长宜在现场见到了由亢州酒厂原副厂长,他的背后是一百多名酒厂职工,其他代表队都坐在中间的座位上,围观的人们站在座位外围。主席台两侧坐着这次评标委员会的全体成员和公证处的两名同志。
  这时,一辆气派的高级奔驰轿车停在场院旁边,从里面走下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将近四十岁,高大的身材,披着一件银色外套,仪表堂堂,女的也就是二十**岁那样,尽管相貌平常,却仪容不俗,一身银色的职业套装,头发高高挽起,脚上的高跟鞋发出有节凑的声音,周身透着一股咄咄逼人的精明和干练,脸上略施脂粉,这对男女一出现,人群立刻出现了一阵骚动。不只是他们那得体讲究的衣着,主要是他们那高贵的气质,吸引了人们关注的目光。

  就见女的挽住男人的胳膊,向工作台走来,他们不停的和周边的人点头微笑,最后将装有标书的档案袋交到了工作人员的手上,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坐在了前排座位上。
  竞标开始了,经过组委会唱标、评标,一路下来,先后淘汰了另外五家竞标者,最后,只剩下了原亢州酒厂和方州酒业公司。
  双方代表一男一女,形成强烈反差。酒厂代表是副厂长,衣着普通,且年龄较大,而且不太善于言辞,说出的话没有任何新意;方州酒业公司代表就是刚才那个气质高贵、精明干练的年轻女人,口齿清晰,说话有理有据,每句话都离不开现代的管理理念,而且极富于表情和煽动性,不时博得阵阵掌声,就是原来支持亢州酒厂这方的许多职工,也把掌声送给了那个年轻的女人。而和她同来的那人男人,始终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主席台,不时的把掌声送给每一位竞标人,显得沉着,镇定,一副志在必得的深沉表情。

  进入最后的一轮较量,以女士优先的原则,那个年轻的女人,走上台,这次,她的手里没有拿着任何文字资料,也不再重复刚才讲过多遍的己方优势,她不紧不慢的环顾了一下全场,最后只陈述了一个故事,一个和这次投标没有任何关系的故事——
  她说:十年前,在远离南岭县城的小山村,有个极其普通的农村姑娘,她两次高考都没有考上,落榜把她打倒了,她心灰意冷。有一天,她去同学家玩,这个同学也高考落榜,闲在家里,她们正在互诉苦闷心情的时候,同学的姐夫来了,姐夫让她去他承包的酒厂上班,当她得知同学的姐夫硬是把一个连续亏损几年的县酒厂扭亏为盈时,她认为他遇到了英雄,同时被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吸引了,她当下就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嫁给这个男人,而且要不择手段。

  回到家里,她开始给他写信,几乎一天一封,当然,不会有回信。一年后,在她认识同学姐夫的那个日子,她用糊纸盒挣的钱,买了一张去城里的汽车票,找到了县酒厂的厂长办公室。当她站在他面前时,这个厂长根本就认不出长相平平的她,于是,她就自我介绍,说:“我就是给你写了一年信的那个人,这是我第一次单独出远门,也是第一次进县城,还是第一次单独面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我知道你有家室,也知道你会拒绝我,但是请你陪我在城里玩三天,以后我再也不打扰你了。”男人想不出拒绝她的理由,就答应了。三天后,这个男人决定离婚,娶她为妻。

  人们静静的听着,当她讲到这里的时候,人群响起了一阵“嘘”声,随即,迅速恢复了安静,纷纷把目光投向台上的那位女士,等待着她下回分解。
  女士平静的说道:“那个故事的女主角,就是后来成为他第二任妻子的那个人,就是我。”
  听了她的故事,原酒厂代表当场宣布退出,那个女士竞标成功!
  彭长宜把娜娜送回家,开车来到江帆的住处,江帆还在输液,林岩和丁一都在,当彭长宜把这个故事告诉江帆的时候,江帆说了两个字:“精彩!”
  林岩也说道:“估计她的酒很快会脱销。”

  丁一有些不明白,说:“就这么一个故事,就让别人自动退出了?”
  彭长宜说:“你想想,她讲这个故事用意何在?谁还敢跟她竞争?她认准的事会不择手段的,并且什么都会干的出来,谁敢惹她?只有退出。”
  “哦,雅娟嫂子太厉害了!”丁一佩服的说道。
  这个故事在亢州引起了轰动,雅娟也没想到嫂子会讲出这个故事出来。
  周一,她搬来桌子和椅子,和丁一同处一间办公室办公。由于昨天竞标会,有记者参加,今天刚一上班,这个充满戏剧性的故事就传播的到处都是了。
  雅娟跟丁一说:“幸好我从大办公室出来了,不然人家说什么我都得听着。”

  丁一说:“没人知道他们和你的关系,说就说呗。”
  雅娟说:“过不了多长时间就都知道了,咱们记者的消息是最灵通的。”
  丁一说“过些日子人们就会淡忘这件事的,会被下一个新鲜的话题所吸引,那个时候知道跟不知道一样。
  此时,丁一对雅娟充满了神秘感,她的身上有太多待解的迷团,她甚至幼稚的想,当初没跟她拜干姐妹算对了,她有着太深的背景和过去,她一点都不了解她。螃蟹、小洋楼、钟鸣义、任小亮,还有她的哥嫂。

  其实,丁一有些冤枉了雅娟。雅娟和钟鸣义相好不假,而且从她刚参加工作在南岭第一次采访市委书记的时候就开始了。雅娟真心爱这个人,爱的心都疼。钟鸣义调走后,雅娟心里非常失落,她再三要求钟鸣义给她在北京找工作,干什么都行,只要能离他近,能时不时见到他就行。这样,钟鸣义就把雅娟调到了亢州驻京办事处,开始,他没打算把雅娟调到自己的眼皮底下,可是,一切都得从任小亮说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