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3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换上了一次性拖鞋,到洗手间又洗了洗手,放在嘴边闻闻,还是有一点螃蟹的腥味。她板过一个沙发椅,坐在江帆的旁边,静静的看着江帆那爆了皮的嘴唇,就找出一个棉签,沾上水,想给他擦拭,又恐惊醒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看着眼前这个爱着自己的男人,如今却躺倒在床上。
  一个堂堂的大市长,给外人的印象高不可攀,却过着形同光棍的生活,女儿没有了,妻子耗着不离婚,有爱的人不能公开去爱,有谁知道他内心的苦?
  只要他是真心爱她,丁一愿意等他,等他处理好一切问题,因为,她也是那样的爱上了他,她愿意就这样陪着他。

  想到这里,她抿了一下自己嘴唇,低下头,用自己温润的唇,贴在他干裂的唇上,轻轻的润着他的干燥,然后抬头看了看,又再次抿湿了自己的唇,贴在他的唇上,当她再一次抬起头时,江帆另一只手突然抬起,摁住了她的头,同时,丁一的唇便被他的大嘴掠住,同时,刚刚缩回去的小舌,被被他吸入了口中……
  丁一挣扎着想抬起头,但是他的那只手紧紧的箍住自己的头,使她动弹不得,直到他吸吮的累了,才松开了她。
  丁一脸红了,睁着两只漆黑如墨的眼睛,忽闪着两排长睫毛看着他。
  江帆笑了,沙哑着嗓子说:“看什么?”
  “你在装病?”
  “病着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呵呵,原来你是想趁我生病欺负我呀?”
  丁一笑了,伸出小手,摸着他的脸和青须的下巴,说道:“烧那么重,怎么不去医院,还是医院的条件好,有专人护理。”
  “我现在也有专人护理。”江帆的大手摸着她的头说,“你怎么来了?”
  “是小林叫我来的,说他下午很忙,让我过来替他。”
  “呵呵,这个小子。”江帆笑了。
  “我给你发信息了。”
  “哦,我没看到,是不是那会已经去医院了?”他抬起头,说道:“递给我包。”

  丁一摁下他,说道:“不用看了,我听他说你感冒了,就给你发信息,让你去医院看看。别的没说。”
  “嗯。”江帆有些无力地躺下了。
  丁一摸着他的嘴唇说:“我去给你倒点水,润润嗓子。”
  丁一起身给他倒了半杯水,他喝了两小口,就放下了。
  丁一这才拿起桌上的棉签,将水倒在杯盖上几滴,沾湿后,在他的唇上轻轻的沾着。江帆闭着眼享受着她轻柔的动作,沾着沾着,心疼的眼泪就涌了上来。
  江帆从她不稳的呼吸中感觉出了异样,就睁开了眼,看到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他又伸出那只手,摸着她的后脑勺说:“怎么了?没事,很快就会好的。”
  他不说还好些,这一说,丁一的眼泪索性奔涌出来,她抱住了他的脖子,把脸贴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啜泣着。

  江帆抬起她的下巴,吻住了她……
  过了一会,丁一抬起头,擦干了泪水,冲他笑笑,说道:“好了,没事了,眼泪流出来就痛快了。”
  江帆凝视着她,他似乎悟透了她的泪水,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沙哑着声音,深情的说道:“不哭,去洗洗吧。”
  丁一使劲并了一下嘴唇,冲他点点头,向卫生间走去
  江帆看着她走进洗手间,感觉嗓子眼有些涨痛,他使劲捏着自己的鼻子,才没使鼻子发酸。
  丁一洗好脸后出来,江帆伸出另一只手,丁一便握住了他的手,丁一说:“在喝口水吧,润润喉。”
  江帆松开她的手,接过水杯,又喝了两小口。
  丁一给他重新换上了一个药瓶,仔细观察着输液管,没有发现异常。她看了一眼有些无神的江帆,说道:“你中午吃饭了吗?”
  江帆皱了一下眉,说:“忘了。”
  “饿吗?”

  他摇摇头。
  “小许去给你买石榴去了,你是不是嘴里没味?”
  江帆点点头,说道:“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这个季节哪有卖石榴的。你把他叫回来吧,指不定他转到哪儿去了。”
  丁一又用棉签给他湿润了一下嘴唇,说道:“既然他出去了,就让他去转吧,转不到自然就回来了。”
  江帆握过她的手,说道:“别弄了,来,你躺在旁边歇会吧。”说着,他就往里挪了挪身子。

  丁一说:“我不困,中午去雅娟哪儿吃的螃蟹,我们还眯了一小会。”
  “雅娟?你去她哪儿了?她没在单位宿舍住吗?”江帆问道。
  丁一说道:“没有,她在高尔夫住。”说完,就想起了钟鸣义。
  “哦?”江帆皱了一下眉,说道:“高尔夫?”
  丁一感觉自己说走了嘴,连忙说:“是她哥哥在那里买的房子。”
  “她哥哥?”
  “嗯,她哥哥来亢州了,明天参加酒厂的投标。”

  “酒厂投标?”江帆有些惊讶。
  “是的,所以买了房子,让雅娟住。”
  江帆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道:“宝贝,你把我弄糊涂了,能说明白一点吗?”
  丁一说:“已经说完了,你还不明白吗?”
  江帆摇摇头,说道:“这样,我问你,你答。”
  “你说雅娟住在高尔夫,是不是高尔夫俱乐部东侧那排小洋楼?”
  “你说她哥哥是干什么的?”
  “在南岭开酒厂,她嫂子在北京也有公司,他们今天到亢州来了,参加明天咱们酒厂的公开招标会。”丁一尽可能详尽的表述着。
  江帆点点头,又说:“你怎么知道房子是她哥哥买的?”
  “雅娟告诉我的。”
  “什么时候买的?”

  “这个她没说。”
  江帆又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你去她家,看见她哥哥了吗?”
  丁一调开目光,尽管雅娟说那个人是她哥哥,但是她知道那不是她哥哥,她不知道该怎么跟江帆说,想了想说道:“我跟你说,你要替雅娟保密,另外……”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另外什么?”

  丁一想了想,她爱的人是江帆,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江帆,让他掌握一些这样的信息可能会有好处,这也不叫告密,不叫出卖朋友吧,犹豫了一下说:“也许,我应该告诉你,让你知道。”
  江帆笑了,捏了一下她的脸蛋,说道:“你要是觉得不该说就不要说了。”
  “其实,你知道一下也好,因为你是市长,有些情况掌握了不是坏处。我们中午正在睡觉,我听见有人进来了,然后就去了对面那个屋子说话,那个人是……是钟书记。”丁一看了江帆一眼,唯恐他不相信,又说道,“我下楼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他经常穿的那件绛色的外套,还听她小声跟钟书记说,这螃蟹是任小亮送过来的。”
  江帆点点头,他全明白了。
  丁一见他一点都不感到吃惊,就说道:“你怎么一点都惊讶?”
  江帆说,“对哪点惊讶,是小洋楼,还是钟鸣义、任小亮?”

  “都有。”
  江帆摸摸她的脸蛋,又摸摸她的小脑袋,笑了,说道:“小同志,这些对于我来说早就不是新闻了,不过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的信任。”
  丁一有些失望,说道:“我还以为我提供给你的信息具有唯一性和宝贵性呢?原来你早知道了。”
  “哈哈,但是,这丝毫不能说明你提供的信息不具备宝贵性,你犯了逻辑错误。”
  丁一笑了,就把头伏在他的身上,江帆一激灵,说道:“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