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有午睡的习惯,哪怕睡半个小时也好。
  躺在雅娟的床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似乎听见了汽车引擎的声音,一会又听见了开院门的声音。她知道有人进来了,但绝不是雅娟的哥哥,如果是雅娟的哥哥,会有哥嫂两个人的脚步声。此时,分明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按彭长宜的分析,这个脚步声比较重,应该是体积很大的人。
  没一会,就听见有人上了楼梯,然后听到对面的开门声。
  由于她们这个屋子的门虚掩着,就听来人轻轻的开了这个屋子的门,雅娟立刻起床,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也可能是怕关门声吵醒丁一,她轻轻把门虚掩上,小声说:“你怎么回来了?”

  一个男人低声说:“今天周末,党校学习结束,就赶回来了。”
  “也不来个电话,家里有人。”
  “你怎么让她来了?”那个人口气严肃起来。
  “任小亮送来了螃蟹,我哪里吃得了……”后面的话听不太清了,他们进了对面的屋子。
  丁一的心咚咚地跳了起来,尽管这个声音很低,但是她分明听出是市委书记钟鸣义!
  果然像她预料的那样,雅娟爱的人就是钟鸣义!而且中午的螃蟹是任小亮送来的。

  很快,里面的屋子传出雅娟吃吃的笑声。丁一再也睡不着了,又不敢起来,也不敢动,只能一动不动的僵硬的躺在那里。小脑袋飞快的转了起来,雅娟来亢州工作、哥嫂来亢州兼并酒厂、任小亮送的螃蟹?难道钟书记和雅娟不怕任小亮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丁一躺在床上,如芒刺背,这时,她包里的呼机响了,她正在犹豫要不要看的时候,雅娟从对面屋里出来,开门走了进来,丁一故意翻了个身,故意闭上了眼。
  雅娟将她的包递给她,说道:“别懒了,呼机响了,快起来,我们该上班去了。”
  丁一揉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醒了?”

  “哥哥回来了,我就醒了。”
  丁一一听,立刻起床,先掏出包里的呼机看了一下,是林岩,问她在哪儿,方便回电话。丁一心想肯定是下午座谈的事,就赶快穿上裤子,说道:“快走,下午还有任务呢。”说着,就往楼下跑。
  雅娟见她下了楼,又回到那个房间,好像跟“哥哥”说了什么,也下楼了。
  她见丁一着急穿外套穿鞋,就说道:“别急,要不从这里先回个电话。”
  “不了,咱们马上走,来得及。”说着,在门口穿上鞋,一抬头,看见了衣架上挂着一个绛色的外套,那是钟书记经常穿的,她装作没看见,就走了出去,然后提前把外面的大门打开,等着雅娟推摩托。
  丁一不敢往楼上看,她感觉有一双眼睛肯定躲在窗帘后看着她们。
  雅娟带着头盔出来了,她们推出摩托车,雅娟回身重新关上院门锁好,就带着丁一离开了。丁一没有发现过道里有钟鸣义的汽车。

  回到办公室,丁一先给林岩回了电话,林岩说:“怎么这么长时间,你没在单位?”
  “没有,刚回来,是不是去座谈?”
  “座谈改周一了,我让他们提前拟好提纲,你周一再和他们碰下,周二上午采访南城,下午采访张市长。”
  “哦。那好吧。”丁一刚要问市长感冒的事,还没问就听林岩又说道:
  “你现在有空吗?”
  “如果不座谈了我就有空了,怎么了?”
  “市长发高烧了,在输液。”

  “啊?在哪个医院输液?”
  “他没去医院,怕大家多事,在宾馆呢。你要是有时间就去帮我陪陪他,下午他给我安排了好多事,我走不开。”
  丁一想了想说:“没有护士陪吗?”
  “他没让,说是住处去个护士不方便,现在小许在哪儿,我派车去接你吧。”

  “不用,我坐电蹦子去。”
  “别别别,求你,千万别坐电蹦子,坐那玩意的好像没好人。”林岩赶忙拦住她。
  丁一笑了,亢州经济繁荣后,各种服务行业也跟着繁荣起来,一时之间,大街小巷出现了许多人力三轮车和电动三轮车,这些三轮车被装潢的花枝招展,拉着同样花枝招展穿着暴露性感的女人在路上游荡。
  林岩说:“你等着,我去找车去接你。”
  “你找车那功夫,我早就到了,好了,我不等了。”说着,就挂了电话,拿起包就出了单位大门。
  她走到国道上,边走边回头看,看看有没有出租车经过,又往前走了一段,后面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她回头一看,汽车停在她身旁,从上面下来一个人,丁一一看,是邹子介,就说道:“是你啊,你没去海南吗?”
  邹子介说:“刚回来,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丁一说:“哪儿的车?”
  “是我山东朋友的,他们过来看我。”
  丁一一听是外地的车,就上来了。里面还坐着一位比他年龄略大的一个人,邹子介说:“小丁,这也是我的同行,比我强,都有私家车了。”
  丁一回头笑着说道:“您好。”
  那个人冲丁一点头微笑。
  他们很快就到了中铁宾馆大门口,车子径直开上了宾馆门前,丁一跟邹子介挥手再见,就快速跑进了大门里。她目不斜视,直接上了电梯,一直来到了江帆所在的房间,轻轻敲了门,小许开开门,小声说道:“小丁,你怎么来了?”
  丁一进来,也小声说道:“是林秘书让我来的。市长怎么样?”
  小许说:“睡着了。”
  丁一说:“还烧吗?”
  小许说:“现在没量,刚才大夫走的时候还烧。”

  “什么时候开始烧的?”
  “上午,今天太忙了,好几拨人,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我们才把他送进医院。”
  丁一褪下外套,挂在衣架上,她轻轻地来到里面卧室,就见江帆躺在床上,正在昏睡,嘴唇爆着皮。床头的衣架上,挂着一个输液瓶,她很想伸手摸摸他的脑门,又怕惊醒了他,就惦着脚出来了。
  小许说:“你是从大街上来的吗?”
  “不是,从北面过来的,怎么了?”

  “他刚才说想吃石榴。不知大街上有没有卖的。”
  丁一摇摇头,说:“没看见过。这个季节还有石榴吗?”
  “难,对付劲兴许能碰上。要不,你在这儿,我出去转转,呆的我也快困了,正好醒醒神。”
  丁一想了想,自己来也是照顾市长来的,就说:“好吧,你最好到古街上转转,小贩有的时候沿街叫卖。”

  “嗯,我去碰碰运气,现在石榴树都该开花了吧?”
  小许换上了鞋,又叮嘱她,这瓶液输完好,按照顺序换药瓶,教给她怎么操作。丁一笑了,说道:“走吧,我会。”
  小许刚要出去,丁一说道:“等等,如果大街上没有卖石榴的,你去冷库看看,我见过那个冷库,冷藏着许多水果,好像见过有石榴。”
  小许点点头,出去后,带紧了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