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6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年前,发生在柳市辉煌娱乐豪华包厢里的一案六命大案曾震惊了全省,省里着力侦破都没有太多的进展。而在此案中,主要负责的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高标更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甚至将他二十多年来聚集的威信都动摇了,可市长徐燕萍却一直都坚信他能够将案子侦破,一直都在鼓励着他,也在为他抗着不少的压力。
  随着线索逐渐多起来,而涉及案子的一个主要人证在湘省落网,使得案子有了突破性进展。高标想徐燕萍汇报后,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扩大侦破面,将案子扎扎实实地办下来,办成铁案。
  省里主要领导得到证据确凿的汇报后,又考虑到柳市情况的复杂性,就地动周贤民会引发更多的一些难以控制的情况来。才决定将周贤民调离,调职到南方市后台也就完全脱离了柳市阵营关系,就算还会再牵涉到,但也将省里的态度表明了。在柳市里,与周贤民相关的人心里也就会明白这一点,而选择出正确的做法,对全市的换届工作才有利。
  周贤民在给带走时,心里也在做多种猜测,可进到审讯的宾馆时,见到了高标后,心里也就明白。当下那显得平静的脸,一下子就惨白满脸死气,知道是因为那案子的事了。这两三年来,周贤民那一直掩埋在心里深处的丨炸丨弹,终于到爆炸时机。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在梦里梦见过此时的情景,每一次都会给吓得一身冷汗。
  这时候,心若死灰却没有冷汗出来,只是浑身发冷,感觉不到自己还有什么生气。周贤民对这一结果早就有过预计,真正面对时心态上也能够很快接受。要不要将案子里的事都坦白出来,在心里还是留存着一丝侥幸心态的。更为主要的是,儿子在这一案子里会不会给牵涉进来才是他最关心的,想到这一点,周贤民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走向人生的最后关口,就想着要慢慢地应对审讯,从而探查到公丨安丨对案子掌握了多少事。

  要是没有牵涉到儿子,周贤民自然愿意将全部的事都担当下来。六命案,不论自己的态度如何,都不免一死的,真正实施凶杀的人,会不会给全部抓住归案,也都不是本案的最为关键之所。本案的情由、案发过程等要怎么样将事情都撇开儿子的影子才是他要做的。这一切,在这两三年里周贤民早就有了周密的设想。当然,公丨安丨局这时掌握了多少资料,得知了多少内情图一点都不知道,也就无法了解到案子会不会涉及他的儿子。

  高标见到昔日高贵在上的领导,脸上平静着,就像面对任何罪犯。但心里还是有些感触的,在柳市里要不是市长的支持,这一案子也不会坚持这么久。只要将案子束之高阁,就凭案子布局的周密拖一段时间后,那些线索也都将不再有多少价值。如今能够找到关键之所,既是坚持所致,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要不是那个证人在湘省落网,案子就算有疑惑有大体方向,也无法落实下来。
  在市里时,周贤民没有明显地对高标施压,但却会通过袁君、唐祖德等人进行施压。这样的压力,要不是高标这等性子坚韧,加上徐燕萍的支持,当真是难以坚持下来的。一旦放手后,周贤民也就会完全脱罪。面对周贤民,见他脸色惨白后不久又慢慢沉静下来,也估计到他一时间不会就放弃抵抗。
  但这一切都将是徒劳的,省里之所以将他调离柳市,调离后还没有直接对周贤民采取措施,也是要将各方面的工作做到位。公丨安丨局这边也利用这一缓冲的时间,将周贤民之外的那些与案子相关的人抓捕到手。
  看周贤民的变化,高标眼里的神采也就有了变化,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在柳市里,虽说没有将周贤民和三年前的“4.16”特大凶杀案完全联在一起,可是里的重要领导却是知道这一内情的。最让钱维扬郁闷的事,这案子他虽说隐隐有着预感,但此前也不会多往周贤民身上去联系,这种事情不会主动去那个的,彼此在同一政治利益阵营里,有周贤民帮着支撑会让他在柳市里有种更为稳健的大势。
  而现在,周贤民出了这样的大事,今后会不会牵涉到自己,会不会让省里对自己有什么想法,都是未知之数。而如今面对人生最为关键的时刻,钱维扬对周贤民不由地恨得深起来,或许,因为周贤民给抓了后,连累得他也将失去这次最为关键的机会。对他说来,这次与徐燕萍之间的竞争还是很有些把握的,不仅能够让他从副厅声道正厅,还是实权的重要位子。柳市在全省而言,都会因为高速路的修通而致使经济重大跨步的发展,在全省的地位会日益高升的。在柳市做好这样一届市委书记,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到下一次换届时,再升一升进入副部级,那就是另一类完全不同的层次,能够惠及子孙的层次啊。

  周贤民的落网,钱维扬倒不担心他将在柳市工作上的阵营关系说出来,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情。对于体制里的人说来,这些不过是一种常态,没有圈子没有山头没有阵营的权力结构才是不正常的,才是异类。省里领导或许有人会抓住这一点,但也不会将这一点直接罗列出来的,同时,也会有支持自己的领导来讲这一点引发的过错给抹去的。
  只是,周贤民在阵营里是配合自己的,省里各方面的人也都明白这一点,自己在周贤民身上似乎就有了不察的过失。放在桌面上说,那总之都是给政治对手捏住的软肋了。对方有了这样有利的时机,哪会不充分利用?就算是毛达和,只怕也会尽量将他自己洗脱,明确了立场来换取他接下来的利益。
  在周贤民的问题上,钱维扬此时也不能够做任何事情,主要还是有顾忌的,就算省里的一些领导,也会对周贤民有顾忌了。之前,有一些领导看在他岳父的脸面上,不为难时也会为他说几句话,或在他为难时说几句话帮他解脱一些事。可这次的凶杀案已经脱离了****的一些范围,谁再沾染就很可能为对手所乘,都想着尽量和这样的事远离些,哪还会帮他说话?省里的那些旧故现就缄默其口,钱维扬更加不会往这案子里去凑的。

  这样一来,给钱维扬在市里省里都弄得很被动,还无法多做工作。就算到省里去,估计都会有人用饱含意味的心思来看待他。如此一来,只有在市里等着。
  雄健斌在工程队将第一期十栋房完工封顶时,到柳市走一趟。有了这十栋房子,也就有更多的心气,见到杨秀峰时,就再次提到要收民间散款,规则和之前相同。有十栋房来做抵押,杨秀峰就算帮他收款也不会有多少压力,只是这样的做法市里会有什么样的看法,却不得而知。
  杨秀峰请示钱维扬,但钱维扬如今没有心思为这样的小利益而动心思,也就要杨秀峰自己去处理。杨秀峰对周贤民给弄进去后,也感觉到市里即将有大的变动,从这一点判断说来,多在市里闹出些事情未必不是自保的做法。在开发区里进行民间收款,数额只要不算大,市里会不会干预虽说未知,但只要有利于市里的建设,领导们也不会过于干涉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