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6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结合在一处,杨秀峰也没有什么多动作,任由着她怎么做。在于给里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动作,给她完全包容接纳后,杨秀峰暗地鼓着劲力在里面耸动搅合,幅度也不会多大,可邢静也在配合着用暗力一波一波地,就像在吞吐一般,这种按揉很费力,但却让他得到更多的感受。
  闹一会,两人也都有点累,歇下来在水里玩着。杨秀峰的手撩拨着她的肉粒儿,而邢静也在好奇着他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会给某一个女人将欲情完全激发出来却有没有得到发泄,就想知道对方是谁。杨秀峰对女人的功夫,邢静是深有感受的,就她自己和唐佳佳之间,给他调理得很顺,而他也能够将两人应付下来,在市里还有什么用的女人能够逃离他的魔爪?
  此事也不是问他的时候,邢静看着他就想看透一些东西来,脸带着满足的笑意,两人静默地享受着这样的接触。
  稍歇息了下,杨秀峰也就将最初的那种冲动都化解开去。当即示意要邢静站起来,两人离开浴缸后,杨秀峰将她抱起来往浴室外走。邢静极力地用双腿盘住他的腰臀,而自己的腰身只得往外斜空悬起,好在对杨秀峰的手力也信得过,不会担心自己会跌落。就这样连着在一起往外走,每一步都会费不少的力,但却又是两人都觉得要这样做才更开心的事。

  等到大床上,邢静有种力乏的感觉,喘着粗气,两眼却迷离而流彩,放开四肢,任由杨秀峰将双腿放在肩上扛着,知道接下来男人会不余余力地对自己进行攻击,手伸出去捏握住男人的手臂,好对他表达自己的感受。
  那种呻吟也就在杨秀峰的密集进攻里给激发出来,邢静的呻吟不算动态醉人。对于女人的呻吟,不论是李秀梅、梅霜还是徐燕萍,她们的叫唤声都更加对杨秀峰有着催情的作用。可邢静却更加直接些,每一进击,她都会有所反应,回馈着他。
  两人到达最高峰之际,算是很配合地到达了。邢静知道男人的要求远不止于这样,当即将男人从床下拉上来,让杨秀峰躺着。也不清洁,俯身就在他身上啃起来。男人最喜欢这样的事,邢静知道要怎么样才会让他得到最好的享受。从目前而言,能够让男人始终没有离弃自己,也就是因为自己能够比其他的女人做地更加彻底,才能留住男人那点心意。
  从胸脯到小腹,她的速度都很快,等到小腹下处,那先前不停作怪的物件已经有些变样,不再是凶霸霸地要将一切都捅破的威势。威势不再,邢静却知道通过自己的努力,要让他再次雄起让他感受到自己所有的付出。细细地一点点地吮着吻着,渐渐地推进,杨秀峰知道自己那东西汁水淋淋,有着两人的脏物。可邢静却不会在意,这也是杨秀峰心里想到邢静后就不可止住地想到她的所在。
  果然,邢静像是试探性地吻那开始变软的物件,试探两三次后,也就一口将他吞下。让杨秀峰突然间想到古文里那篇《黔之驴》中,老虎与驴之间的试探动作。

  开发区这边日常工作本来不需要杨秀峰多投放精力的,但他如今心里不安宁,看不出市里深层的走向,就收住心神在开发区里。市里其他的人就算对开发区有什么想法,但要说谁决定在这方面工作上超越杨秀峰,却是谁都不敢说的。心里想将杨秀峰取而代之的念头就算有,也不敢付之于行动,钱维扬的威能、徐燕萍对工作的态度让那些有心人都却步不前。只是指望着他能够在某些方面有什么错给爆出来,就像王晓治一样,那位子也就唾手可得了。

  开发区这一个正处级的单位,不论是潜力还是利益,都让很多的人看着眼红,人们对之有想法,那也是很正常的。
  杨秀峰虽将精力放在工作上,免得出错而给人抓住把柄,但对市里的动向却是很关注的,就连给调出柳市到南方市去的周贤民,他都在关注着。周贤民或钱维扬等人的发展情况,都会直接影响到他在开发区里地位的稳定,怎么叫他不时刻惦记着?
  周贤民到南方市后,给冷冷地搁置在市人大副主任的位子上,级别虽没有降下来,但这已经不重要,省里对他的意思也就很明显。到南方市还不到十天,柳市和南方市对他的处境也都清楚了,那是完全给省里边缘化了的人。这十天里,周贤民和钱维扬也都没有通什么电话,彼此也都知道此事是最为敏感时段,上面会对周贤民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也都在等待中估计着。而上面一直都没有明确出来,也就让钱维扬猜测出省里可能就是这般进行处理了。对周贤民说来,将他冷置不理,那也是非常大的损失。像他这样走到副厅级后,而年龄还不算大,今后本来是有着潜力的,但省里将这条路给堵死,对一个走在仕途里的人说来,这样的结局就算得很凄惨了。

  有了这十天的延缓,周贤民的心里慢慢放松些,这天他从自己办公室里往住处走。也不在意路上遇到的干部都偏转着头故意没有看见他,人屋檐之下的心态有这些天的调试,也都看淡了。才走出南方市人大大门处,见有两人穿着较为庄重的西装在门卫出,似乎见他走出来就站了起来,并朝外走。周贤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看到这一过程,但见那辆人走到他面前并拦住他的去路时,之前那过程似乎就存在了。

  三人见面,周贤民没有听清对方怎么表白身份,头脑里轰然而炸响,一切都想是在这声炸响里全部垮塌。给从柳市调任出来时,周贤民就敏锐地感觉到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暴露了,有什么用的后果他在心里早就有预想的。只是这些年这事件在折磨自己的同时,也让他不断地告诉自己或许能够侥幸逃过,再者,就算自己主动站出来承认所做下的事实,那结局也不会变轻。儿子能不能逃过才是他最为关注的事,但这两年来,想将儿子送出国外去,可老婆却咬死都不肯让他走,那件事的内情却又不能够说出来。

  老婆身体一直就弱,要说知道这事,她还能够承受得住?只怕两腿一伸也就撒手西去,这也是周贤民不能够当真将儿子就送出国的牵绊。自认为这件事做得够好的,都没有丝毫的痕迹,要是躲过了,一家人也就能够安稳地过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贤民也觉得越来越安稳了,而之前离开柳市,虽说也曾惊觉,但此时反而不能够乱动。对方在没有掌握确切证据之前,也不会随便就动一个副厅级的实职位子上的人,会牵扯出市里和省里不少的领导出来,这些人自然会在关键之时说句话,或做些其他的什么事。

  这两人的出现,是周贤民之前时常想到的场景,这时真的出现了,他心中一切的思维也都停止下来。
  下意识地跟随两人走,周贤民脸上满是死灰色,对自己有怎么样的处境也不放在心上,只是不知道柳市那边,儿子和老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有不少的机会,让儿子脱离这些事的,只是无法狠下心来才造成这样的结局。
  性格里有着一些懦弱,心思虽说慎密,很多事情做出来也都能够做到滴水不漏。但在这关键的一次,却是没有理智来处理,这也是自己性格里的弱点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