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1020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妈果然脸色一变,眼泪无声滑落下来。
  老爸深深一叹:“苏娜太聪明了。在这方面,不如黄嫣。你说我们这辈子,还有什么奔头?我只希望刘毅和这两个孩子,能平平安安的能活下去。什么钱啊,什么房啊,这些都很无所谓。”
  老妈哭了起来:“是我们欠孩子的,是我们……”

  “废话那么多!”
  老爸狠狠瞪了老妈一眼:“孩子都饿了做饭去!”
  老妈抹着泪走了。
  老爸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两根手指夹着,却很久忘了抽。
  ……

  陆妍死了。
  这个消息很突然。
  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她在我的生命中,的确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不管是好是坏,我们都那样亲密过。可以说,是她一手把我推进一个漩涡之中,然后让我不停地挣扎,不停地奔跑。直到今天,也有可能直到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她是最早出现在我生命里的女人。
  她,就这么死了?
  握着手机的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我的喉咙,片刻都说不出话来。不管她以前如何设计过我,以前如何害过我,但事关生死,任何事情都会变成已经消散了云烟。
  她今年才25岁啊。
  和我一样的年龄,正是大好青春,大好年华,正是嫁人生孩子的时候。正是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正是家人对她寄于更大希望的时候,她就这么走了。
  好像从她陷入这个囹圄之中的时候,这就应该是注定好了。
  我心中的悲伤,大概更多的应该是感觉我和她的命运一般。只是她没有在这漩涡之中,挣扎过我。我在她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以后自己的命运。

  我也会死吗?
  在这个滚滚红尘之中,我也和她一样,似乎被某些人拿捏着命运吗?
  她突然的死,让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
  “老板?老板?”

  卓伟的声音,把我从深深的悲伤之中唤醒过来。
  “死因呢?”
  我低沉的声音问道。
  卓伟叹道:“她在博仁医院死的,还需要死因么?”
  我紧紧攥着手机,穆青这个混蛋!又是他!他到底想要怎么样?陆妍已经够可怜的了,那样一个东北美女,被他们玩来玩去,甚至失去了本性,到最后,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老板,我想问你一件事。”
  卓伟突然认真说道。
  我深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你说。”
  “陆妍当时在哈工大的时候,是什么专业的?是和你一个系的吗?”
  卓伟突然问这个,让我楞了一下。
  因为关于陆妍的专业,我还是专门了解过的。我们寝室的四兄弟,学的都是金融。林希儿学的是管理,苏娜学的也是酒店管理。可是陆妍学的,是关于医药方面的。而且当时听说她在大一大二的时候,还是高材生,拿了不少这个专业的奖学金。
  这个专业在哈工大,是比较冷门的。
  当时陆妍开始在学校追我的时候,我无意中了解了一下。
  “问这个干什么?”

  卓伟自然不会无的放矢。但我还是有些奇怪,这些陈年往事,还有什么意思吗?
  卓伟淡淡笑道:“我怀疑陆妍这次昏迷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是正常状态了……”
  随之,卓伟把陆妍在医院的时候,和刘洋之间的交流,全部跟我解释了一番。
  说实话。
  如果不是卓伟提醒的话,我都不会觉得陆妍和刘洋说这些,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卓伟的嗅觉,明显是很灵敏的。

  我眼睛微微一眯。
  陆妍到底想要传达的,是什么?
  我们都已经离开学校这么多年了,和她的专业又能扯上什么关系?
  而且事到如今,我还是想不通,陆妍这么一个在后面存在感较弱的女人,会在这件事情当中,起到一个怎样的作用?
  “生物医药科研?”
  卓伟听了我的回答,默念几遍:“我去哈市一趟。”
  等我挂了电话。

  连亚光才看着我:“死了?”
  我深深吐了口气:“死了。穆青这个混蛋。虽然知道陆妍的命运最终会很惨。但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狠心!陆妍当年,可是他的马前卒,算计了我不是一次两次。”
  连亚光淡淡说道:“越是心腹,到时候越会成为心腹大患!穆青只是比你和我看得更清楚一些罢了。”
  我看着连亚光苦笑:“今天我想喝酒。”

  连亚光嘿嘿一笑:“祭奠一下死去的爱情?”
  我摇头:“爱情倒是谈不上,但当时感情还是有的。”
  连亚光哈哈大笑,按了一下服务呼叫铃,很快就有服务员敲门。我们两个人叫了一些宵夜,几件啤酒。
  就这么坐在床上,连亚光看着我道:“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
  我苦笑道:“你想说我很多情。”
  “不,你对感情很真诚,很坦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对人的感情,是从任何事情中单独剥离出来的,很艺术,很唯美。”
  连亚光破天荒地,用一种很文艺的方式表达着对我的看法。
  我莞尔一笑,两个人干了一下,一人一瓶对瓶口吹了下去。
  “这样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很难。这可能就是你这个人独特的人格魅力,谁都模仿不来。”
  连亚光哈哈大笑。
  又是一瓶。
  听到陆妍的死讯,我却在这里无能为力。甚至连看她最后一眼都没有机会,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憋屈的。
  是憋屈,还是兔死狐悲。
  我不知道,但今天就是冲着喝醉去的。
  两个人就在这床上可劲地造,任那啤酒撒了一床,任那粤省的小吃,把白色的床单,染成了各种颜色。
  这也是自李猛抛弃我们之后,到今天陆妍的死,我和连亚光第一次喝酒放纵。
  那曾经的所有,似乎一点一点都在离去。
  几年的时间,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初的自己。
  我们身边,也不再只是当初那纯真的兄弟。
  成长和成熟是需要代价的。
  如果只是带来的些许阵痛,我们不会在意。但如果代价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我们真心有些承受不起。

  我们只能求这一醉。
  因为战斗,依然还在持续。
  岁月的流逝,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留片刻。春节将近,粤省的街上,已经充满了春节的氛围。
  只有那些股民,还在那热火朝天的大厅之中,死死盯着天泉集团的股票走向。丝毫不知外面岁月转换,季节变更。
  当第二天,人们早早出现在股市大厅开始奋战的时候。
  我还在睡梦当中。
  一夜的宿醉,我真的有些不想醒来。
  梦中,我看到了陆妍。
  看到了她刚来夜宴,和我同丨居丨时候的可爱,洒脱,黏人,和她做的那一桌好菜。
  我看到了苏娜。
  看到她站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她亲热地挽着他的胳膊,转头过来。那人的脸,和我一模一样!
  画面转瞬即逝。
  我正想开口大叫,这时候两个孩子蹦蹦跳跳跑了过来,嘴里叫着“爸爸,爸爸”,跑到了苏娜和那个男人的身边。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离去。
  我张着嘴,想要大叫,却始终发不出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