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总想拆散彭刘田这“三人帮”,但总是没有机会,眼见钟鸣义对自己越来越欣赏,越来越重视,他便想今年有合适的机会,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一个丨党丨委书记,做出什么决定总是看主任的脸色行事,实在有些窝囊,彭长宜总是在会上出些幺蛾子,给自己摆道。
  前几日他没跟自己沟通就带人到东方大世界转悠,正赶上他和钟书记在哪儿,听说彭长宜来了,钟书记什么也没说,但脸上表现出来的神情却很不满,尽管有党政分工,但是在基层,几乎都是丨党丨委书记一人说了算,他没跟自己打招呼,就随便到一个企业瞎转悠,从小事就能看出,他眼里没有他这个书记。好在听说他只是询问了一下情况,看了一下养殖场就走了,对去年招来的这个企业,钟书记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希望通过这个企业的龙头作用,带动起亢州养殖业的发展和壮大。不知彭长宜想说的是不是和他前几天到东方大世界调查有关,如果他是挑刺,就有他好瞧的了。

  想到这样,他冲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彭主任有什么事请讲。”
  丨党丨委秘书王学成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彭长宜说:“基金会成立快一年的时间了,为我们辖区经济发展起到了助推器的作用,运转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发现有些问题还是要提请丨党丨委注意,切实起到对其监管职能,下面我就把我这些日子听到看到的问题反应一下。”
  于是,他结合蒋小芬提供的材料和自己通过观察发现的问题,详细的讲了一遍,特别指出要加强对基金会的监管力度,敦促基金会恢复集体审批贷款程序,防止长官意识和人情贷款的泛滥,最后,他严肃指出,基金会如果出现问题,将直接引爆社会安定这个大问题,希望丨党丨委进行专题研究。
  另外他还举了东方大世界的例子,不过没说那么深,只是指出将来有可能出现的后果,对于真心来投资的客商,他们会竭诚做好一切服务,但是也不容许这些客商做出损害老百姓利益的事。作为北城区丨党丨委政府,应该具备这种意识,他最后强调,对已经放出的贷款,应该采取有关补救措施,手续不健全的要健全,要及时跟踪资金使用情况,做到监管到位。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彭长宜明知道有些话是白说,但是他也要说,因为说不说是他的事,做不做是另一回事。
  刘忠和田冲也都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坚决支持彭长宜的建议。
  任小亮请柳泉谈了一些基金会目前的情况,柳泉表示目前审批委员会形同虚设,基本上是师主任一人审批。
  其实,谁都清楚,造成师主任一人审批的主要原因就是任小亮,几乎大部分贷款都是任小亮在背后打招呼放的,还有市领导,包括钟鸣义。
  彭长宜也有两笔,都是在情理宅基地时介绍的,数额很小,今天任小亮听完彭长宜一席话,只感到彭长宜是冲着自己来的,是想在基金会里分一杯羹,他脸色暗淡下来,说道:“彭主任反应的这些的确是个大问题,我们下来要和基金会沟通,专题研究一下,还要做深入的调查,各位如果有好的建议也可以向丨党丨委提出,下面散会。”说完,站起身,就走出会议室。

  刘忠看了彭长宜一眼,彭长宜若无其事的也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水杯和笔记本,走回了办公室,他刚要出门去找江帆,刘忠和田冲相继进来,刘忠说:“他不高兴了。”
  彭长宜笑笑,没说话。
  田冲说:“肯定不高兴,彭主任直轰他的钱袋子,向他开炮,他能高兴吗?”
  彭长宜说:“那么理解问题就狭隘了,你们想想,如果基金会将来出现问题,我们都是有责任的。往小了说,是对全体股民负责,往大了说是关系到社会稳定,我不是吓唬你们,这的确是涉及到社会稳定的大事。对了,今天的会议记录你们都好好保存,说不定有用到的那一天。”
  彭长宜就像有先见之明。
  刘忠和田冲都点点头。

  彭长宜说:“我马上出去一下,有事再找我。”
  当彭长宜来到政府二楼时,他从林岩门口过,林岩说黄金刚走,现在工业局局长在里面,可能是在谈酒厂明天公开招标的事。彭长宜知道,酒厂改制进入到了最后时刻,明天举行公开招标会。他问:“有几家来竞标。”
  林岩说:“据我所知一共九家,本地两家,但都不是搞酒业的,锦安一家,还有北京和外县的,岭南有一家。”
  彭长宜说:“岭南?”
  “对,是这次最有希望中标的。”
  林岩起身把门关上,只留下一条缝隙,能听到市长门开的声音就够了,他低声说道:“您听说过方州酒业吗?”
  彭长宜点点头,方州酒业是锦安地区很有名的一家企业。
  “方州酒业的大本营在岭南,目前在北京注册了分公司,是钟书记介绍来的,而且,还是咱们电视台美女主播的哥哥的企业。”
  “嗯,但是,这次是以雅娟的嫂子的名义来投标的,据说这个小嫂子很有一套,是岭南酒厂的会计,后来傍上了厂长也就是雅娟的哥哥,逼迫她哥哥离婚,自己转正成了正式夫人。”
  彭长宜笑笑,说:“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听他们说的,你想,那么多竞标的人,都巴不得了解对手更多内容,这些情况当然是最好掌握的了。”
  彭长宜点点头,说:“的确如此。”
  眼看快十二点了,林岩说:“我进去看看。”说着,就起身进去了,他给工业局局长倒了一下水,看了看江帆。
  江帆说道:“几点了?”

  林岩说:“快十二点了。”
  “哦,这么晚了,好了,就这样吧,你回去后,再把工作做细一些,尤其是要妥善安排职工的事,确保这些职工有饭吃,有工资开,退休后生活有保障。”
  工业局局长不停的点头,跟市长再见后就出去了。
  江帆活动了一下肩部,说道:“长宜来了吗?”
  “都等您半天了。”
  “哦,你怎不早说?”
  “他不让打扰您。”
  “嗯,你安排我们先去吃饭吧,肚子有些空了。”
  “还去金盾?”
  江帆想了想说:“去中铁外招吧,吃完饭我休息一下,昨天又失眠了。”
  “钟书记不在家,您自然就忙了。”
  钟鸣义去中央党校学习去了,是为期一周的短训班。
  吃饭的时候,江帆问彭长宜,说:“长宜,你培养的那个小民警都负责什么范围?”

  彭长宜一愣,他没明白江帆是什么用意。
  江帆继续说:“昨天,我回去谈判,你猜怎么样,居然有人把那天咱们几个去咖啡厅喝咖啡拍了照。拍就拍,也没什么,最可恶的是,居然只剪裁了我和小丁两个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有人在注意我的一举一动。”
  彭长宜皱了眉,说:“有这事?”
  江帆点点头,说道:“是啊。”

  “我们都可以为您作证的。”
  江帆笑了,说道:“谁给你机会作证,这种事也没人去调查的,等真调查清楚了,恐怕影响早就造出去了。尽管没有什么,但是总有种不安全的感觉,你看你能不能秘密安排一下,查出是什么人干的,不宜声张。”
  彭长宜说:“我明白了,下午就去安排。”
  “不要暴露,暗中留意就行,尤其是我的住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