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刚笑了一声,就被江帆用手堵住了嘴,赶忙冲她“嘘”了一声,“不许大声喧哗,小心暴露目标。”
  好在这个宾馆是中铁内部的招待所,一般情况下是不对亢州本地的,遇到熟人的几率微乎其微,只要躲过大厅,其余的地方应该是安全的。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坐电梯了,只是这种新鲜刺激的感觉带给了江帆无限的快乐和开心,他继续夹着丁一往上爬。

  他们就像是一对偷袭者,战战兢兢、气喘吁吁的爬了一百五十多节台阶,总算到了房间,丁一累的完全走不动了,几乎是被他挟裹着进了房间,来不及换鞋,便双双倒在了床上。
  他们大口喘着气,谁也说不上来话,上半身仰倒在床上,下半身耷拉在床下。半天,江帆才侧过头,看着丁一,说道:“想什么呢?”
  丁一闭着眼睛,说道:“在想摸炮楼。”
  江帆笑了,伸出胳膊,垫在她的脖子下,把她搂了过来,说道:“很好玩吗?”
  “是,很刺激,很有意思。”
  江帆伸过另一只手,摸着她的脑袋说:“以后我们经常摸炮楼。”
  “经常摸就会踩着地雷。”
  “哈哈。”笑过之后,他摸着她的头,亲了一下她额头,说:“那我们就炸在一起,你愿意吗?”

  “愿意。”
  “跟我一起被炸?”
  “只要跟你在一起,怎样都行。”
  江帆把她搂的更紧了,说道:“如果有一天你要是找不到我会怎么办?”
  丁一想起今天,就把头往他的怀里扎了扎,说道:“不知道。”

  “会想我吗?”
  “会。”
  “会等我吗?”
  “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所有的人都不再把你等待。”不知为什么,丁一觉得江帆今天有点反常,他从来都不说这样的话,于是仰起头,看着他说:“怎么了?干嘛说这样的话?”
  “没事。只是有感于你刚才找我。”江帆长出了一口气。
  丁一撑起上半身,摸着他的脸说:“如果你今晚不和我联系,我会一直给你打电话,除非你有意不让我找到你,我就没办法了。”
  “不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不会从你眼前消失的。”
  丁一把脸贴在他的胸前,喃喃的说道:“我信,你是不是遇到了困难,是那个问题的困难。”
  江帆很惊讶她的敏感,故意没言声。
  丁一又说:“你不说话我也能感觉得到。”

  江帆双手抱着她,说:“是,但请相信我,我最终会解决掉的。”
  丁一抬起头,深情的看着他,说道:“我信,我希望你不要受太大的影响。”
  是啊,有些问题,是要他们共同面对的。
  江帆说:“只是委屈你了。”

  丁一笑了,说道:“我没觉得,真的没觉得,就像我们刚刚恋爱,还不能像亲朋好友公开那样,挺好的,我没觉得有什么委屈。”
  江帆笑了,说:“你还小,还没到那个年纪,再大几岁你就知道了。”
  丁一重新趴在他的胸前,说:“我懂,再大几岁也会是这样,只要你不嫌我人老珠黄就行。”
  江帆把丁一抱上身,说道:“你是我的小鹿,永远不会有老的那天,只有我这个猎人老,拉不开弓,射不出箭。”说着,用力抬起头,吻住了她娇柔湿润的唇……
  那一夜,江帆极尽温柔,对他的小鹿倾注了无限的激情和缠绵,尽管丁一仍然显得青涩和羞怯,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爱她,江帆给了她无尽的温存和爱意,恨不得把她化成水,吞进肚里……一次次的予取予夺,一次次的激情缠绵,江帆就像一个悲情的勇士,在他心爱的女孩身上,最大限度的发挥着自己的能力,带着她,一次次步入情yu的天堂……
  那晚,丁一没有过多的追问江帆,这也是江帆感激的地方。在这个问题上,丁一从来都不问他有关这方面的事,也许她年纪轻,比较单纯,许多复杂的问题还想不到。可江帆不这样认为,他认为丁一所以这样说,只是不想给他压力而已,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不想让他受太大的影响。尽管丁一年纪小,但却有着一般女人无法比拟的包容和善解人意,比起袁小姶的自私、刁蛮和不说理,真是天壤之别,这和年龄大小有关吗?

  江帆却怎么也睡不着,搂着她温热的小身子,听着她发出的均匀的呼吸声,亲了一下她光洁的小额头,把她还潮湿的头发背到耳后,用指肚抚摸着她柔嫩的脸蛋,轻轻叹了一口气。
  彭长宜和丁一猜测的没错,他的确情绪不高,有心事。他昨天和妻子袁小姶约好今天下午见面的,他没有回家跟她见面,而是约好了在一个咖啡厅见面,这是他的失策。他不想进自己曾经的家,一是那里有女儿的影子,二是不愿和已经不再爱的人独处一室。
  袁小姶已经等在了指定的咖啡厅,这个时候是下午比较冷清的时候,人比较少,袁小姶选择了一个很僻静的角落里,见他来了,就站了起来,欲接过他的外套,但江帆随手把外套放在自己座位的旁边,服务生很快送来了咖啡。
  袁小姶用小勺慢慢的搅拌着咖啡,不时的打量着他,说道:“路上好走吧?”
  “嗯。”江帆点点头,喝了一口咖啡,双手放在桌上,说:“我想你该知道我今天约你干嘛,我们已经分居好长时间了,不要再拖下去了好吗?给彼此一个自由的空间,而且你还年轻,完全可以重新开始。”
  袁小姶很是恼火他的无情无义,见面两句话,就又谈离婚的事,但是她压着自己的火气,眼睛看着外面说道:“咱们好长时间都不见面了,为什么一见面就谈这个?我不喜欢这个话题。”
  江帆说道:“我也不喜欢,可是没有办法,有些问题总是要解决的,何况我们已经这么久了。”
  “如果我永远都不同意呢?”袁小姶的语气充满了挑衅。
  江帆镇静的说道:“如果你不同意,我会起诉,我们已经到了法律规定的分居时间。”
  袁小姶的脸渐渐白了,她盯着江帆说道:“我说这一年你怎么没搭理我,也没和我谈离婚的事,原来你在等时间,等到了法律认可的分居时间,你可真有心计,我还以为你回心转意了哪?”

  江帆说:“是的,总和你谈不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如果你不同意协议离婚的话,我只有走法律这一条路。”
  袁小姶的脸涨得红了起来,她眯着眼,说道:“谁能证明我们分居了,谁又能证明我们没有在一起?”
  江帆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他低声说:“我们自己知道。”
  袁小姶冷笑着说道:“我也研究过婚姻法,上面所说的分居时间是双方认可的,但是如果我不认可,我偏说你没和我分居,你怎么办?”
  江帆一怔,她这样说是他没有想到的。
  袁小姶继续说道:“我可以举出你许多没有和我分居的证据,在如今这个注重证据的法律社会,我想你拿不出证据就会失败。”

  “你怎么证明我没和你分居?你有什么证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