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的确不知道。自从丁一去年学习回来后,他们见面的机会反而少了,江帆几次约丁一到他的住处,丁一都不敢,怕被熟人看到,只有深夜两人电话聊一会,偶尔他们去北京相聚。
  最近,江帆忙,丁一也忙,忙不清的工作,采不完的访,写不清的脚本,她都好长时间不回家了,杜蕾上次不小心流产,她晚上回去了一趟,第二天早上就赶回来了,整天转的跟陀螺一样,自然也就淡了相思,这会听科长说他有事,她的心也就提起来了。
  彭长宜说:“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们过去,看看他的意思。”说着,就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丁一。
  丁一拨通了他宾馆的电话,没人接。她又拨了办公室电话,仍然没人接。眼看快到宾馆门口了,彭长宜把车停在路边,说道:“给小林打。”
  丁一拨了林岩的电话,没想到林岩也不知道市长去哪儿了,只知道他下午回北京了。
  丁一看着彭长宜,说道:“呼他?”
  彭长宜也看着丁一,说道:“呼他?”

  丁一又说:“合适吗?万一他有什么事,咱们呼他好吗?”
  彭长宜看着丁一,说道:“嗯,也对,我送你回去吧。”
  丁一说:“要不,给林岩留言,让他有市长的消息告诉咱们。”
  彭长宜看得出,丁一对江帆是既担心又恐打扰了他,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也行。”
  丁一就给林岩的呼机留了言。
  彭长宜说:“要不,我请你去喝咖啡,然后咱们等市长的消息。”
  丁一想了想说道:“还是回去吧,他也可能有事。”丁一真的担心江帆了,但是他不想和科长一块等他的消息。
  回到单位宿舍,丁一又分别往江帆办公室和宾馆打电话,还是没人接,她几次想呼他都放下了电话。宿舍这个电话是从办公室串过来的,晚上下班办公室就将电话转到她屋里,以防晚上有紧急采访任务,单位没人接电话误了事。
  丁一又重新看了下采访记录和王圆公司的材料,洗漱完毕,换上睡衣,刚躺在床上,呼机响了,是林岩:市长在宾馆。丁一的心放下来了,想闭灯睡觉,电话这时就响了。她笑了,肯定是他,大凡晚上这个时候打电话,多半是他,他们常常在深夜打电话。为了慎重起见,她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您好,找谁?”
  那头沉默了半天,才传来一个沧桑疲惫的声音:“是我。”
  果然是他,就说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丁一听出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就说:“你没去看看吗,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只是累。”
  “哦,那就早点休息吧。”
  “听小林说你找我?”
  “嗯,我们吃完饭,科长说你情绪不对,我们就去找你,结果哪儿都找不到你。”
  江帆有沉默了,半天说道:“宝贝,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找不到我了,你该怎么办?”
  江帆说这话的时候,他也没想到,后来,他真的忍痛悄悄离开了她,到边疆支边,和她,和亢州的一切失去了联系,而且一别就是五年......更要命的是,所有这一切,丁一并不知情,他在她的生活中,就真的这样硬生生地消失了......
  也可能是江帆这话说的比较自然,也可能是丁一太单纯,单纯的无法往深处去意会江帆此时这话的含义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心灰意冷。她急切的说道:“肯定着急啊,刚才还想呼你着,又怕你有事影响你,就没呼你,你到底怎么了?”

  江帆长长出了一口气,丁一的回答也许出乎他的意料,却符合她的阅历,他勉强笑了一下,说道:“没事,我刚才洗澡,没听见电话响。”
  “哦,是这样啊,害得我和科长到处打电话找你。”丁一松了一口气,随后说道:“要是累就早点休息吧。”
  “我想你。”这话一出,语气沧桑的就连自己都感到了悲壮。
  丁一心一动,说道:“呵呵,你怎么了?”
  一旦丁一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江帆反而紧张了,他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见你,我去接你,我们都好长时间不见了。”
  丁一笑了,说:“谁说的,上次开会还看见你了呢?而且,我天天面对电视,天天不知见你几遍呢?”

  “别调皮了,我马上下楼,你收拾一下出来。”江帆坚定了见她的决心。
  “太晚了,我们没地方去……”
  “我们就坐着车兜风。”
  丁一放下电话,换上白天穿的衣服,收拾停当后,就走出了电视台办公楼,她悄悄的出了院,从铁栅栏的边上蹭了出去,刚走到梧桐道上,就见江帆的车正退着进来,她快速走了几步,上了车,随后,车子便驶了出去。
  “冷吗?”江帆握住了她的手。
  “不冷。”
  尽管已经是春天,早晚温差还是很大,刚才出来的时候,丁一感到有点冷。她歪头看着江帆,他倒是知冷道热的,一件轻薄的外套,里面一件衬衣,脖子上还搭着一条小围脖。

  “看什么?”
  “你洗澡洗了这么长时间?我后来又给你住处打电话,怎么没接。”
  江帆握着她的手,用了一下力,说道:“我在单位躺了一会。”
  “可是……”
  “我有点倦,听到了电话,懒得起来接。”他的嗓音明显沙哑。

  丁一看着他,摸了摸他额头,说道:“你嗓子有点哑,是不是感冒?”
  “没事,春天干燥,今天没有喝水,说话多了,嗓子自然沙哑。”
  “哦。”丁一相信了他的解释,说道:“小许没跟你去北京吗?”
  “没有,他小孩病了。”
  “你心里装的事儿多,以后出门别自己开车,还是带着司机吧,。”
  江帆又使劲握了一下她的手,点点头。
  他们围着市区转了一圈,车子也没地方可去,的确如此,市长小号牌照的车子,谁都认识,停在哪里,都会有人认出,最后,江帆还是把车开进了中铁外招宾馆。
  丁一说道:“我晚上到你这里来不好吧?”
  “没事,我有了旁边小门的钥匙,我们不走大厅。”
  丁一笑了,说道:“地下工作手段日臻成熟了。”
  “哈哈。”江帆发出了今晚第一次的笑声,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头。
  江帆把车停在宾馆东侧的小门旁,下车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前面草坪的灯光。他开开门后,让丁一先进去,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才进去。江帆说:“如果坐电梯,咱们就从二楼坐,如果不坐电梯,就爬楼。”
  丁一抬头看了看黑洞洞的楼道,估计这会不会碰到人,就小声说:“爬楼。”
  话音刚落,江帆即刻挽起她,迈开长腿,便蹬上楼梯。
  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就听到走廊里有人说话,丁一便撩开江帆的外套,钻进他的腋下,江帆就势搂住了她,快速跑上楼。

  丁一偎在他的衣服,时刻探出脑袋往每一个楼梯口张望,如果没人,他们便小跑着快速通过。爬上六楼的时候,走廊里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江帆小声说:“有情况。”丁一便赶紧缩进他腋下,拉过他外套遮住自己。直到灯自然熄灭,他们才快速跑上去。
  江帆喘着气说道:“你说,咱们像什么?”
  “像什么?”
  “摸炮楼的。”
  “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