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5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就想,要是钱维扬将他留下来,得找个空给她发一个短信去才行。万一她打电话来就有可能让钱维扬看出什么的。站在街边,杨秀峰犹豫一下还是折回会所里。走到十一楼,进了包间见钱维扬还坐在之前的位子上想事情,估计是在想今晚见袁君等人,方方面面的也都要重新权衡和估量。杨秀峰虽说回来得快,但他已经将信息编好了,随时都可以发出去的。此时夜还不晚,或许徐燕萍也在和刘君茂、陈静等人在一起,也不宜就惊扰她的。

  进到包间里,钱维扬没有什么表示,杨秀峰想好了要将他在省城里见到徐燕萍和陈静,并一路一起同车回市的事情说出来。不论钱维扬是不是知道,说出来后也就少了很多负担,却更加能够取信于钱维扬的,或许会换取更多的东西。
  在这纷乱的局势里,唯有能够更好地自保,才是最佳的生存之道。目前自己在开发区里当真是很有利的,市里各阵营都要开发区来支撑自己的政绩,也就注定在政治选择上不会将自己当成打击的对象,钱维扬只要不知道自己与徐燕萍之间那种关系,怎么样与徐燕萍之间有往来,心里都以为是从工作上出发的。
  钱维扬没有说话,杨秀峰也就耐心地站着等,过一会儿,钱维扬也就注意到他,抬手对杨秀峰做了个坐下的动作,说,“先坐下吧,不急着回家去吧。”
  “老板,我不急,只是……”
  “怎么了?”“没什么事呢,只是有件事要给您汇报。”杨秀峰不等钱维扬再做表示,继续说,“在省城里没有见到侯秘书,他随领导出省去了。我接到陈静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在省城,之后就和她们一起吃饭,吃过饭后又一起回市里来。在车里,徐市长让我汇报了北方之行的情况……”
  “汇报了就汇报了,工作上的事也不要事事都放在心上。”钱维扬虽这样说,但对杨秀峰这样做心里还是喜欢的,身边的人,总是和对方有很多往来,心里要是都没有一点想法而完全信任,对钱维扬说来也是不可能的,但杨秀峰每一次都将这样的事汇报了,虽听着有些多余,却也理解。
  “是,老板。”杨秀峰答道,但看出钱维扬的心思觉得自己这样做还是选择是对的。当下坐下来,取一杯酒在手里,钱维扬没有对他说让他离开之前,都得陪着他,徐燕萍那边至少也会在午夜之前无法离开的,此时倒是不急于处理那边的事。要真是她来了电话,也能够用她当成廖佩娟来回应,不至于让钱维扬疑心什么的。
  两人默默地坐着,坐一会,钱维扬终于叹了口气出来,将这种静寂打破。杨秀峰知道他心思沉重,又估计是李春雷那边的问题,说“老板,李春雷那边的事很棘手吗?”
  钱维扬没有直接就说,而是将杯里的酒喝一小口,像是要将心里的一些事掩藏住,可这些事对杨秀峰也没有必要瞒着。“是啊,难就难在他沾了一个‘毒’字,谁也无法帮他的。”
  “吸丨毒丨还是贩毒?”杨秀峰听了心里也是一紧,吸丨毒丨的话还好些,要是有贩毒的事当真更难处理了,有这样的事钱维扬就算开口,也不能够将这些事都掩藏下来,主要是对方要抓住他这一点不放,在利益分配上钱维扬还能够用多少资源来投放在李春雷的身上?已经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的人,会不会涉及到钱维扬本人杨秀峰也是有心里预计的,总送杨秀峰自己出事了,能够有多少牵涉到钱维扬上身?看起来似乎有很多的事都与钱维扬有关,但却真正细究起来却没有什么能够直接上纲上线的。

  “吸丨毒丨,成瘾了,也是我大意啊。秀峰,自己在一定位子上,这一点却是一定要牢记在心里的。毒这一物任何时候都不能够沾,要大毅力啊。”钱维扬说得郑重。
  “是,老板,我记住的。”杨秀峰应到,只是吸丨毒丨对李春雷本人或许不算太严重,但会不会因此而使得李春雷将一些不该说出来的事都说出来了呢?毒瘾发作后,当真就说不准了。之前听说过李春雷一直就口很紧,相信钱维扬一定会出手救他的,也使得杨秀峰等人都对他很放心。李春雷和杨秀峰之间没有任何利益或权力上的关系,只是两人都是维系在钱维扬这颗大树之上也算是同根基之人。

  钱维扬又叹了一口气,说,“李春雷本来也不错的,就是心性里有点狂了些,最初三年我是看着他一步步进步的,后来,可能认为站稳了脚跟,我到目前这个位子后,他心里就有些变了。我察觉后也没有对他这么说,就想着让他自己慢慢地能够领会,谁想他越走越远了。”
  “……”杨秀峰自然不好来评论李春雷的,虽说受到李春雷的排挤打击不少,可有不好都不作声,只有哼出声音来表示。
  “他沾染毒,也是一次偶然。是一次宴请后的安排活动,他们也不是故意要将他拉下去,对李春雷其他人也都知道要怎么样来相处的。只是他们中的一个人毒瘾发了,将带在身边的那种特制烟拿出来抽,先顶一顶。还不是当着他的面抽的。只是一种巧合,在洗手间里李春雷恰巧问道那烟的特别之处,之后心里也明白,自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自控能力,要尝试着抽一支来体验体验这种味道。就逼着那人给他一支,那人先是不肯,李春雷那性子就这样的,越是弄不到就越要弄到手才肯罢休。抽了一支,也没有太多的反应,他也就认为就这样而已。后来又要了一支,他说要看看自己的抵抗力有多大。抽完第二支也不会就成瘾的,可抽这种烟后,在心里还是有了些烙印,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秀峰,我给你讲他这一过程,也就是要你在心里有这警觉。”

  “我明白的,老板。”
  后来,李春雷虽说没有直接就是弄那种香烟,但半年后在省城里,却遇上两个人在他面前直接吸丨毒丨的,那种气味只是飘一丝给他闻到了,却将之前的那种烙印给唤醒出来,弄得他浑身都不舒服。吸丨毒丨的两人自然能够看出他的不同来,也就分他一点点,再一次却完全将他带进去了。只是,等李春雷惊觉后虽说想极力控制自己却已经不能够,好在他意志力不错,毒瘾不算太大,平时也没有表露出多少形迹让人发觉。

  但被关押之后,起先倒是没有发作,过一点时间后那种成瘾就压抑不住了,一些症状让办案人员看出来,弄不出李春雷的口供,就有人想到要将他的毒瘾彻底引发出来,逼使得他将一些事都供认出来。至于说了些什么,钱维扬也不完全掌握的。
  就算李春雷说出来的事对自己影响不算大,可李春雷自己有多少事情,钱维扬也未必就完全知道。单就李春雷身上如果有大案,也会波及到钱维扬的,有些事谁也无法解释,而李春雷这时还会不会完全扛下来?只有到省里走走,对李钟达等人从省里那边施压,将李春雷的事不加以深究,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