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18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盛春兰气得拍着桌子吼:“姚鼐全,你给我滚回来!”

  姚鼐全却还是我行我素地走出了会议室,盛春兰说:“你们都看到了,我给他机会,是他不要的。班串岗,下班打牌,这样的领导不要也罢,从现在起,姚鼐全停职处理!老周,你回去写个报告交到钱部长哪边去,我回头找李书记汇报一下这件事。今天的会议开到这里,散会!”
  姚鼐全这时却给韩丰年打电话,电话一通,他问:“你走了吗?没走带我。”
  韩丰年已经离开了太平镇,姚鼐全立马说:“你快回来,那女人疯了,我被再次停职,所以我去县里找领导,反正人死卵子朝天,老子怕个么事。你不一样,还年轻,现在别往这女人枪口撞!”
  “老哥,这话我不爱听了。我的职位是镇长替我争下来的,那个女人要拿拿好了,老子怕个卵子!这个时候,我要是不为镇长的事站出来跑路,老子还是个男将吗!老哥,我们啥也不说了,你自己坐车来,我们在县里碰头!”说完,韩丰年挂掉了电话,继续直奔县城而去。
  姚鼐全也被韩丰年感动了,更加坚信万浩鹏一定会堂堂正正从公丨安丨局走出来的,立马去了公交车站,坐车直奔县城而去。
  韩丰年和姚鼐全直接闯进吴涛的办公室,把情况对吴涛简单地讲完后,姚鼐全说:“吴县长,反正我现在已经被停职了,我是无职人员,你要是不管万镇长,你走哪我跟到哪。万镇长明明去了北京才赶回来的,他怎么成了杀人凶手呢?怎么二话不说去现场带人呢?这还是***领导下的天空吗?还要不要好人活下去?要不要正直的人干点实事?自从万镇长到了太平镇后,风头大变,大家都在争着抢着找活干,这样的人如果是坏人,我也愿意和他一起坏!反正人总是要死的,老子死了卵子也是朝天的!我不怕!”

  姚鼐全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恨不得把吴涛架起来去县公丨安丨局救人。
  吴涛也相信万浩鹏不会杀人,但是县公丨安丨局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带人走,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对姚鼐全和韩丰年说:“你们一定要冷静,尽管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是我也相信万浩鹏不可能杀人,我们相信不等于证据相信他!县公丨安丨局讲的是证据,如果在证据不利于他,我们再努力也是白费。所以,现在我们先去看看万浩鹏,探探口风。但是你们两个人一定要冷静,我虽然是个县长,你们也清楚我说话不管用的,骆金祥让不让我们见人,很难说。走吧,我们先去一趟县公丨安丨局再说。”说完,吴涛带着韩丰年和姚鼐全一起去了县公丨安丨局。

  此时,不仅万浩鹏在被严厉突击审讯,操瑜娜和柳锦也在被突击审讯,审讯的三名干警,重复地追问她们和万浩鹏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替万浩鹏掩盖杀人事件?
  操瑜娜坚信万浩鹏与欧阳雪的死肯定无关,柳锦在一瞬间的发愣后,被了刑,逼她为什么要替万浩鹏掩盖杀人事件,仿佛万浩鹏是真的杀了欧阳雪一样,但是柳锦直觉不可能是真的,咬着牙不承认,无论再怎么逼供,她都不说话,气得审讯的干警恨不得一枪崩了她。
  吴涛亲自给骆金祥打电话,电话一通,他说:“骆局长,我是吴涛,我在公丨安丨局里,你在哪里?”
  骆金祥一听,愣了一下后,立马说:“我在李书记办公室,有事吗?”
  骆金祥明知故问,气得吴涛很想骂人,可他刚刚还劝过韩丰年和姚鼐全要冷静,所以他必须冷静。

  “我是为了万浩鹏的事情而来,你让我见见万浩鹏行吗?”吴涛耐着性子对骆金祥说。
  “我正在和李书记商量这件事,万浩鹏现在不能见任何人!吴县长,请您谅解。”说完,骆金祥把手机挂掉了。
  吴涛拿着手机,脸气绿了,韩丰年和姚鼐全一见,不敢说话,一个县长都见不到人,他们想见万浩鹏是不可能的事情。
  “走,我们找李华东书记去。”吴涛豁出去了,领着韩丰年和姚鼐全一起直奔李华东的办公室。
  万浩鹏不知道局子之外还有这些人在为他奔波着,审讯室里,三名干警说:“万浩鹏你认了吧,柳锦已经招了,她烧了欧阳雪的遗书,因为遗书写着你要害欧阳雪的事情。操瑜娜也承认了,她进欧阳雪是你指派的,你的手机通讯录在这里,你给她们二人都打过电话,而且你和她们二人都有一腿,所以,你别再逞强了,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的。你千算万算,没想到欧阳雪在临死之前给邓承泽发过信息,说你要害死她,说你玩了她,又不要她,你还和柳锦也有一腿。”

  万浩鹏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欧阳雪不是自杀,是他杀的。问:“欧阳雪什么时候死的?”
  这话把审讯的几名干警问迷糊了,一时间瞪住了万浩鹏。审讯陷入了僵局之,其有人走了出去,没一会儿骆金祥走了进来,他根本不在李华东办公室里,而是一直在盯这起案子。目前很多证据对万浩鹏极端不利,所以李华东指示一定要严审。当然背后还是盛春兰的意思,她在第一时间给李华东汇报了这件事,骆金祥亲自带人去了欧阳雪的宿舍,证实操瑜娜去过,而且陶全新,邓承泽都递交了大量的证据,特别是站瞬间删掉的贴子,是万浩鹏和欧阳雪的裸照。再加邓承泽手机欧阳雪发的微信,临死前打的电话,都直指万浩鹏有作案动作和作案时间。

  此时,骆金祥笑着对万浩鹏说:“万浩鹏,你以为制造你去北京的假象,我们信了吗?你前天午九时到晚十时这一段时间在哪里?你的机票是晚十点半的,间这么长的时间你在哪里?
  欧阳雪死亡的时间是午十点钟,被抛入水库的时间是晚八点左右,你想制造她跳水自杀,是没想到她会给邓承泽发微信是吧?
  所以,万浩鹏,你千算万算,还是忽略了欧阳雪求救的电话。要不要我传邓承泽和陶全新进来和你对质呢?当然了,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所以说,年轻人,太狂了不好!摔了跟头不知道怎么摔的!你还是认了吧,免得皮肉受苦!”骆金祥说这些话时,洋洋得意地看住了万浩鹏。
  万浩鹏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千算万算怕的是欧阳雪自杀,没想到欧阳雪竟然是他杀!这一点让万浩鹏又惊又气,但是他很清楚,他对骆金祥说什么都没用,在这么多证据不利自己的情况下,盛春兰不会让自己翻身的,这一点,万浩鹏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
  万浩鹏在大脑里迅速地盘算,他该如何和外面取得联系呢?念小桃,对啊,他九点多从市政府大楼回家的,当时念小桃在家里,是啊,念小桃能证明他不在现场,只是念小桃会证明吗?当然了,他没杀人,算盛春兰想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他得好好和他们周旋一番,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欧阳雪,但是从盛春兰目前的态度看,她一定参与策划了整件事情,如果真是这样,这次做掉盛春兰是最佳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