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45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静在卫生间里耽搁一会,心里也就有些发急,怕让老板等久,也怕给杨秀峰看在眼里不知道他心里会对自己想出什么呢。可心里越是急,也就越加难以解决自己的问题,直接站起来却又担心此时回到市里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要是在这期间又内急起来,当真会给逼得更羞人的。耽误一会,才出来,只是匆忙洗好手,陈静也就习惯性地到服务区去买东西,司机对陈静和徐燕萍两人的习惯也都熟悉了,徐燕萍虽先上车,而杨秀峰也先上车,他却不好先到车里去,不知道杨秀峰会给领导汇报什么工作呢。

  等陈静上车来,杨秀峰已经看着她从服务区门口走出来,和司机招呼,也就将徐燕萍放开,说,“我就还是坐到前排去吧,你也好休息休息。晚上能不能出来?”“这时还不能够定呢,我尽量。”杨秀峰也就开了车门下车,陈静恰好走到车边,见杨秀峰下车也不多想,心里对他知道要换坐位的做法还是很满意的。
  杨秀峰坐到副驾驶座上,陈静见杨秀峰也买得不少零食,但还是将她买的递给他一些。杨秀峰也不多说什么,拿了些吃着,车重新上路后,大家吃了点零食也就靠在背椅上瞌睡。不知道徐燕萍会不会真睡,杨秀峰心里就在想着,回市里后要怎么做才好。已经有好久没有和徐燕萍在一起了,对她当真是很想要的。此时,靠在背椅上回忆着之前两人的每一次,和每一次里的细节,到柳市后都还没有回忆完全。

  回到柳市,杨秀峰也不好再赖着,进市里之前回到自己的车里。外出这么些天,放让车先将自己送回家。到家里打一转,算是给廖佩娟一个交代,随即也就会出来的。这样做就可避免廖佩娟以为他对家里都没有任何挂牵,也会让岳父母心里好受些。回到家里,一家人都回家了,见杨秀峰回来,正准备吃饭的人也就停下来等。廖佩娟帮他接过司机提着的东西,先放进房间里去,这些东西大多数带给岳父母的。

  见家里正要吃饭,杨秀峰也就招呼司机坐下一起吃,司机哪肯?杨秀峰送到门口就转回来。廖佩娟已经给他盛好饭,放在空位前,杨秀峰对岳父母问好后也就开始吃饭。饭后将从北方带回来的东西交送给老人后,廖佩娟自己也得到一两件。做完这些事,杨秀峰也就出门了,廖佩娟问了句,又要出去?杨秀峰边走边应到,要向领导汇报工作呢。却不理会廖佩娟有什么想法。
  出到家外,也就给钱维扬打电话去,今天才回市里当即给领导汇报工作,自然更能够体现自己对领导的忠心。何况,市里如今暗地里风起云涌的,徐燕萍在车里时也曾暗示过,要杨秀峰自己多加注意,怕他不小心给卷进去却是徐燕萍不想看到的,上回给市纪委的人弄走一夜,虽没有得出什么来,但他毕竟在市纪委里留下些东西了,这些东西在市纪委处那是无法抹去的,可她又不能够直接说。
  杨秀峰自然能够体会到她的用意,但见钱维扬却是他必须要做的。另外,徐燕萍先曾说过今晚尽量找机会见见面,也得先在钱维扬那里打一个基调,对两人的见面也会更安全些。
  钱维扬或许是在忙,接到杨秀峰的电话接听了却没有说话,等得将近一分钟,才听到他走动,似乎是走出包间之类的,才是说话。“老板,刚才从省里回到家了,您有时间?”“到家了吧,好,那你到‘柳梦会所’来吧,我在‘巴黎之春’。”巴黎之春是会所里的一个包间名,杨秀峰知道那里。当下开车去柳梦会所,如今对会所已经算是熟客了,熟门熟路地就到“巴黎之春”前。
  进到里面,见不单是钱维扬在里面,这也是杨秀峰预先就料想到的。钱维扬一般都少有到柳梦会所里去的,到哪里一定是见其他的人商量什么事,而这样的事也不算隐秘才会出现在会所里的。不过,就算他进会所里要是不想有人见到,也会另有隐秘路径进会所里的。
  包间里还有周贤民、石湘杰和袁君,这几个人都在包间里却是出乎他的预想的,这样看来,毛达和手下的人都开始松动,转而谋求新的目标,将自己的力量都投放到钱维扬阵营里来的意思。如此一来,市里的力量对比会不会出现超常的失衡?杨秀峰心里只是这么一跳,却不会有什么表露的,就算为徐燕萍而担心,此时也不能够做什么。
  对于市里的阵营斗争,杨秀峰明知道不可能完全脱离,但又不会有多深地参与,自己的份量远远不够的。除非今后开发区再升档次,升到副厅级别才有可能主任一职进到市委常委里。只有进到市委常委里,或许有一点参与市里阵营之争的资格。
  见这么多的市里主要领导在,杨秀峰自然会摆正态度,对领导们一一地表示了尊敬之意。也不知道钱维扬叫自己过来说什么意思,不过,这些领导也都知道杨秀峰是钱维扬身边什么样的存在。周贤民早就和杨秀峰有过不少的往来,袁君和石湘杰虽说之前不是在钱维扬阵营里的人,但也都有倾向这一阵营的意向。与领导们一一招呼之后,他也就安分地坐下来等钱维扬进一步示下,也想听一听这些人在说些什么。

  会所服务女给杨秀峰上了酒,钱维扬说,“秀峰,一路坐车,喝一杯也可去乏。”杨秀峰拿酒在手里,肯定不能够自己喝的,当即给包间里的领导们敬酒。喝过一轮,领导们也都将杯子里的酒给干了,算是给他很大的脸面,杨秀峰自然会满口的感谢话语。这样的事自然不会占时间长,等差不多钱维扬也就问起北方之行的情况。
  将细致的情况说出来,对见卢处长和华董的事说得简略些,见侯秘书和华总的过程说详尽一些,但对北方之行的情况也就让领导们都有些印象了。在钱维扬这里,把情况说得不够乐观,但却表明了一点,开发区会在这件工作上追踪做工作的。钱维扬听了全过程后,对他也是鼓励几句,也对开发区所取得的成绩赞了几句。
  其他领导对杨秀峰个人的工作能力和为人也都有赞誉之词,之后,周贤民就说了一句,“老钱,那件事有些棘手啊,他们逼得紧。”但却没有说得很明了,钱维扬说,“主要还是在上面,我再到省里跑一趟吧。”
  其他的人也就不参与进来说什么,杨秀峰听得莫名其妙,只是不能够多问的,在心里估计,此时让周贤民和钱维扬感到如此压力的事,会是什么事?应该是李春雷那边的问题。
  领导们说话都有艺术,藏头露尾的,在外人听起来自然是不知所云,可杨秀峰对市里的大局还是有所了解,就算不参与什么讨论,他们说话也不算回避他的存在。等聚会散了时,杨秀峰将领导们送上车走后,也就对几个人在柳梦会所聚会的原因知道个大概。钱维扬还没有走,杨秀峰不知道已经将北方之行都汇报了,还要不要再留下来。
  徐燕萍之前留下一句话,说是今晚会尽量争取出来会面的,对杨秀峰说来他不想回家去,只是想到开发区办公室里去休息等着,但钱维扬没有说让他走,就不能够直接告辞离开。或许,钱维扬已经知道自己从北方回到省城里留下来是为了什么,也知道自己和沈强之间的关系,甚至知道自己在省城里陪徐燕萍等吃饭,有一路坐在一车里回柳市。这些看起来外人绝对不会知道的事,可杨秀峰心里还是没有底。与徐燕萍一起回柳市来,要不要说出来他心里在犹豫着。其实,就算说出来也不会让钱维扬有多少疑惑的,自己没有任何立场走到徐燕萍那边去,而且我也也绝对想不到自己与徐燕萍之间的关系是那一种关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