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15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又死一个,你别这么神神叨叨的好不好?大半夜的说得怪吓人的,老子在开车呢,万一开飘了,老子和你都得见阎王爷去,老子可不想死,刚刚泡的那个小美女,老子还没尝鲜呢。”武训是这样,啥时候想的都是泡妞那点事,这让万浩鹏倒是很有些羡慕,他要是能有武训这么洒脱,是不是不会活得如此之累呢?是不是此时和成斯瑶在开房呢?如果开房,他们把手机一关,是不是不用管欧阳雪的死活呢?

  万浩鹏虽然这么想,还是把飞机差点失事以及欧阳雪之死告诉了武训,一讲完,他问武训:“武训,太平镇是不是太邪乎了?我感觉自己有些镇不住这个地方,虽说历史这个地方是要出皇帝的地方,可是那个灵宝塔不是镇住了龙脉吗?我怀疑我和灵宝塔相克,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内连死三个人呢?而且全部与我有关系,说白了全部因为我而死。
  武训,你信风水之说吗?我以前不信,但是现在,我想不信都不行,为什么会这样呢?而且这些人死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人措手不及。虽然我知道林大强和欧阳雪的死与他们有关系,但是我还是要自责,是不是我真的不适合呆在太平镇呢?如果继续呆下去,我好担心我还会殃及身边的人。而且总是身边的人有事,而不是我有事。哪怕飞机都发了纸和笔写遗言的时候,我都大难不死。可身边的人怎么那么死呢?喝个酒回家可以摔死,我爸在医院可以气死,现在这个欧阳雪竟然在水库里发现了,她怎么要跑到这个水库里去死干什么呢?

  武训,好多的困惑,好多的心塞,除了你,我不知道对谁讲,这也是我半夜让你来接我的原因。兄弟,这个镇长我当得好苦啊,我现在不知道我该不该接着当下去,我再当下去,谁又是下一个必死的人啊,兄弟,我怕的是这个,你明不明白?”万浩鹏把心里的疑惑统统地倒给了武训,一倒出来,他感觉轻松多了。
  武训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他还以为万浩鹏这个镇长当得风生水响的,让他无限羡慕呢。现在一听这个兄弟的一番话,忍不住说:“兄弟,等这件事过了后,我替你找个风水先生过去看一看,你现在别急着气馁好不好?而且兄弟,我担心他们会在这件事情做手脚,你要留意。
  两次都是选择在你去北京时下手,你不得不防。虽然他们目前没伤着你,长此下去,我担心总有一招会伤到了你。兄弟,如果去一个破镇丢了性命不值得了,人生苦短,还有那么多妞等着泡,我们不能这么年轻死了是不是?所以,兄弟,这件事后,你听听风水先生怎么说,真的会危及到生命时,你一定要离开这个破镇。有时候还不能不信,是有这么邪乎的。
  而且他们干的坏事多了,也不在乎多一件少一件的,只要谁阻碍了他们的发展和利益,他们会下手。这种下黑手的人,我们玩不过,只能躲,明白不,兄弟?”武训此时担心的是万浩鹏的安全,至如太平镇接下来如何走,他才不在乎呢。
  “武训,我也在想,人在做,天在看,难道他们不怕报应吗?”万浩鹏此时很有些无奈,林大强的事情还没查出来,又来了一个欧阳雪,虽然他清楚这姑娘接受不了自己的裸照在流传,才那么急地处理了这件事,没想到还是没能救下这姑娘的一命。
  万浩鹏说这话时,对整个太平镇的未来第一次有了痛心和怀疑,难道真的是他错了吗?是他逼得太紧了吗?
  万浩鹏一时间没再说话,武训也没有说话,但是他把车开得很快。
  太平镇越来越近,武训问万浩鹏:“是去镇里,还是去哪里?”
  “去现场吧。”万浩鹏无力地说着,说得武训很有些心痛。人家当个镇长当得有吃有喝不说,还能泡泡妞,喝喝花酒,可万浩鹏这个镇长不是去北京跑资金,是不断地处理这些死人事件,闹事访的事件。他才接手太平镇几个月,死人事件已经是第三起了,武训这个本来对风水说半信半疑的人,此时都有些怀疑万浩鹏真的与那片土地相克了。
  等万浩鹏和武训赶到半山养殖公司时,韩丰年,柳锦、操瑜娜还有万浩鹏认下的徒弟罗才哲都在,他们一见万浩鹏这么快赶回来了,又惊又喜,特别是柳锦,一双眼睛老是朝万浩鹏身滑溜,一旁的武训都发现了这姑娘与万浩鹏一定有一腿。不由得替万浩鹏捏一把汗,泡妞虽然算不了什么,可身边的人一旦露馅了对万浩鹏还是不利的。
  柳锦是最先发现现场的人,她又把当时的情形仔细地讲了一遍,一讲完,武训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瞪住柳锦:“你们去养殖基地时,没发现水库有人吗?”

  柳锦一愣,她还没注意这个问题,而且当时她和师傅急匆匆地赶路,也没朝水库看吧。
  “我当时没朝水库看吧?心都在鹿生病的问题,好象没注意水库。这个,我问问师傅。”说完,柳锦给养鹿的师傅打电话。
  万浩鹏小声问武训:“你怀疑什么?”
  “深更半夜的,一个姑娘敢来这里跳水吗?再说了,这里离镇有些距离,她干嘛不选择在镇附近的水塘里跳,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武训又问。
  万浩鹏知道欧阳雪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因为在这里她和万浩鹏吵过,为了柳锦,也是在这里,万浩鹏哄过她,她选择在这里自杀,万浩鹏一点也不怪。可他现在也不能告诉武训这些,不得不说,武训分析是很有道理的,有些事的发生偏偏是不按道理出牌的。
  万浩鹏没回应武训的话,而是问操瑜娜:“欧阳雪晚在食堂里吃饭吗?”
  “自从她去了财政所,我很少见到她。”操瑜娜回应着万浩鹏,一说完,想起什么地说:“她的宿舍没发现什么,但是宿舍好象有人进去过,因为我去的时候,门没锁,我一推开了。”
  操瑜娜的话一落,万浩鹏内心猛地沉了一下,难道欧阳雪不是自杀?不可能,陶全新不敢在这个风口杀人。但是一想,林大强当时不也是在风口处突然车祸的吗?当时不也是没留任何痕迹吗?算是韩丰年当了所长,这个无头案不一样没下了吗?
  但是陶全新为什么要害死欧阳雪呢?这个没道理啊,万浩鹏实在想不出来理由。林大强是有理由的,因为他手里的盛春兰和涂启明的证据,可欧阳雪手里又能有什么呢?
  “你们通知欧阳雪的父母了吗?”万浩鹏这时问,“对了,盛书记知道这件事吗?”
  “还没有,想等你回来再通知。”操瑜娜回应着,武训一听,眉头拧得更紧,扯过万浩鹏说:“你赶紧给盛春兰书记打电话。”
  万浩鹏其实也意识到了问题,他在第一时间应该对盛春兰讲这件事的。于是,万浩鹏给盛春兰打电话,盛春兰还在睡意之,在手机问:“谁啊?”
  万浩鹏赶紧说:“盛书记,我是万浩鹏,欧阳雪被发现死在半山养殖公司这边的水库里。”
  盛春兰一惊,睡意全无,问:“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不是在北京吗?你在哪里?”

  “我在现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万浩鹏应着,盛春兰却长长地“哦”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盛春兰的这一声“哦”让万浩鹏极不舒服,但是他的失误却是没在第一时间通知盛春兰,这一点,他已经意识到了。
  “她怎么说?”武训走到万浩鹏身边问。
  “她哦了一声,没说什么。”万浩鹏说完看住了武训。
  “我以为这件事盛春兰书记事先知道,对了,浩鹏,你对我说实话。”武训低声说这话时,把万浩鹏扯到了一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