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14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浩鹏也以为是成正道,结果不是,是柳锦的。万浩鹏有些犹豫,这么晚的电话,一定是事,可成斯瑶在身边,他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成斯瑶怪地问万浩鹏。
  万浩鹏只得接了电话,一接开口说:“柳总,我刚下飞机,有事吗?”
  柳锦已经顾不万浩鹏称她为柳总了,在手机另一端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好了,欧,欧阳雪死了。”
  万浩鹏一听,整个人差点要跳起来,他怕什么有什么,怎么总是这样呢?
  “锦,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万浩鹏一时间忘了成斯瑶在身边,直接叫了柳锦的名字。
  成斯瑶有些不舒服,这电话原来是个女人打来的,这么晚的电话,一定和这个女人关系不一般。但是万浩鹏脸色不对,她不敢说话。
  “她,她死在我们公司附近的水库里。好几只鹿生了病,我和公司的师傅刚忙完,从水库边回来时,发现水面浮着一个人,等我们捞起来才知道是欧阳雪。”柳锦把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
  “你快报警啊。”万浩鹏急了,冲着柳锦说。

  “可是,我发现了一封遗书,和她的手机放在了一起。”柳锦又说。
  “你把所有的事情一次性说完行不行?”万浩鹏头大了,这是什么事呢?太平镇果然是个多事之镇,他才任几个月,接二连三地出事,难道他真的不适宜呆在太平镇吗?真的要被逼着离开太平镇吗?
  柳锦被万浩鹏一吼,赶紧说:“她的遗言说她恨你,你玩了她,又不要她,还把她和别人一起的照片捅到了,你是个小人,卑鄙的小人,伪君子,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万浩鹏听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破口大骂着:“狗日的,陶全新,一定是他把照片的事对欧阳雪说了,一定是颠倒黑白说的。你快给韩丰年打电话,让他按正常程序处理,我马赶回去。”
  柳锦一听,一愣,没再说什么,把电话给挂了。可她却认为万浩鹏真的和欧阳雪有一腿,至如是什么照片,她不知道。因为这么想的,柳锦把欧阳雪的遗言给烧了,生怕留着遗言对万浩鹏不利。

  万浩鹏一挂掉电话,对成斯瑶说:“斯瑶,对不起啊,我把你送到学校后,你一定要自己回宿舍,一定要给你爸打个电话报平安,我马要飞回去,镇里出事了。”
  成斯瑶其实也听到了,尽管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可猜到一定是一件不好的事。
  “是个女人的电话是不是?”成斯瑶问。
  都什么时候了,万浩鹏没想到成斯瑶问个,语气有些不烦躁地说:“斯瑶,你不是个小孩子了,该知道事情的轻重与缓急。送你回学校后,你一定要好好课,别让你爸担心。”
  成斯瑶很有些不舒服,可是她不好意思再问,闷着不说话,而且把脸转向了一边,万浩鹏只得说:“斯瑶,我们镇一个选调生自杀了,而且留下了遗书,与我有关,我必须赶回去处理。目前还不知道她的父母会怎么想?这姑娘才你大两岁,以后我再和你慢慢说。”说完,万浩鹏对的士司机说:“师傅,麻烦您快一点好吗?等会再送我赶去机场好吗?”

  师傅也听到了这两个人的谈话,果然把迅速加快了,万斯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尽管内心是各种不舍,也只能说:“好吧,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的。”万浩鹏说完,立马给操瑜娜打电话,电话一通,他说:“瑜娜,小雪自杀了,你知道吗?”
  “啊?”操瑜娜在电话里惊叫了起来。
  “你赶紧去她的宿舍看看,看看留下什么东西没有?她死在半山养殖公司的水库里。柳总刚刚给我打的电话,你先去她的宿舍看看,再跟着丰年一起去现场看看,目前还不知道是不是自杀。”万浩鹏吩咐操瑜娜,他现在相信的人也只有她了。
  “好的。我马去。”操瑜娜说完挂了电话。
  成斯瑶一听又是女的,万浩鹏怎么身边这么多女人呢?因为是死人事件,她心里尽管嘀咕,可不敢再问了。
  学校到了,成斯瑶不得不下车,万浩鹏一边把大包小包的东西交给成斯瑶,一边小声音说:“你回宿舍第一件事是洗澡,知道吗?你身有那股味道。”这话说得成斯瑶的脸涨得通红,刚想说话,万浩鹏已经转身朝出租车里走去。

  “记得给我电话。”成斯瑶赶紧又追了一句,一说完才知道她没给万浩鹏电话,也没有万浩鹏的电话,可出租车已经开动了,气得她真跺脚。
  万浩鹏赶了最晚的一班飞机,登机前,他给武训打电话,电话一通,他说:“武训,快到南江机场接我。”说完,挂了电话。
  等万浩鹏赶回南江时,武训果然在机场,一见他,又是一拳手砸了过来:“你个狗日的,玩什么呢?半夜三更不让我睡觉,跑出来接机,也你这个狗日的叫得动老子,换天皇老子,老子都得睡觉的。而且你狗日的老是命令一下关机,老是让老子担心死的,你下次把事情讲明白再关机行不行?”
  好兄弟是好兄弟,哪怕心里恨得要死,该帮的时候绝对出手帮忙。万浩鹏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敢关机,才敢让武训赶到机场的。
  “车再说,快,快开车。”万浩鹏推了武训一把,把他推到了驾驶室,自己径直坐到了副座。
  “喂,你来开车,老子要补觉。”武训说着,要抢副座。
  “狗日的,快开车,老子两个小时前差点以为永远见不到你的,快开,我慢慢告诉你。”说完,万浩鹏一屁股坐在副座,气得武训只得一边开车,一边嘀咕。
  车子驶出机场后,武训问:“说吧,到底怎么啦?”
  “武训,”万浩鹏突然严肃地叫着武训的名字声,吓了他一大跳,紧张地问:“你不是犯事被纪委叫回来的吧?”

  “你狗日的,是不是巴不得老子犯点事呢?狗嘴吞不出象牙。老子没犯事,可是他们一再触犯了老子的底线。武训,老子这次要开刀杀人了,不杀人不足以平息老子心内的火。老子真的好生气,每次去北京出事,还要不要老子办点正事呢?怎么这年头想为老百姓真正做点实事这么难呢?怎么总有一些人捆成一团,挑战别人的底线呢?”万浩鹏说着说着,整个人激动起来。他明明很累的,可此时除了呼啦呼的火气外,他是想立马杀回太平镇去,特别是对陶全新,他恨不得宰了这个狗日的。

  “到底怎么啦?你这是要杀谁啊?”武训不解地问。
  “又死了一个,武训,又死了一个啊。”万浩鹏的眼泪差点要流出来了,这期间死了四个人,林大强、欧阳雪和方八角都与他有关,对了,父亲也与他有关,他是不是一个克星呢?不是白虎女人克夫的吗?她应该克死陶全新那个狗日的才对吧?怎么最终死的人却是她呢?这一点,万浩鹏一想心痛,痛心。死的怎么都是不该死的人呢?该死的人为什么活得那么活蹦乱跳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