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4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军的九三式长矛鱼雷端地是威力惊人。剧烈爆炸不仅导致航母左舷的三个锅炉舱被海水淹没,冲击波本身还造成所有锅炉熄火,蒸汽压力骤然下降。尽管柴油辅机仍在工作,但所有电源出现故障,全舰上下一片漆黑,舰舵卡死在左偏15度位置。航母在短短几小时内再次无法动弹,左倾17度—10分钟后已达26度。飞行甲板急遽倒向海面,水兵们连站立都非常困难。见此情景,“阿斯托利亚”号舰长弗朗西斯斯康兰上校低声惊呼道,“上帝呀,它就要翻了!”由于电力中断,巴克马斯特无法靠反向注水来扶正船身,没有能用的电话和扩音器,根本无法协调踩着倾斜甲板与黑暗作斗争的船员们的损管工作。奥尔德里奇和德拉尼的所有努力均无济于事。被炸坏的油舱淌出的燃油在倾斜的航母上到处蔓延,形成一层薄薄的油膜,一丁点火星就能酿成席卷全舰的大火。接连遭受两轮痛击的“约克城”号已基本报销。巴克马斯特担心他的老伙计会继续倾斜,带着船上的2300名水兵一起翻进海里,他必须尽快让大家下船。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要舰长作出弃舰的决定都是非常困难而残酷的事情。在与副舰长迪克西基弗中校和飞行长阿诺德中校简单沟通之后,巴克马斯特痛苦地作出了弃舰决定。14时55分,上校下令升起了一面令人伤心的蓝白信号旗──“弃舰”。
  日期:2018-04-02 22:26:40
  (正文)
  弗莱彻立即派出4艘驱逐舰靠上前去负责撤离人员,其余舰只则继续执行反潜警戒。在“阿斯托利亚”号舰桥上,弗莱彻焦躁不安地注视着不远处的撤离,觉得它太不紧不慢、按部就班了。他说,“我都急坏了,觉得巴克马斯特上校作出弃舰的决定太晚了。”后来有很多人指责巴克马斯特的弃舰决定太过草率,一向不爱吵架的弗莱彻对这种说法坚决反对。一直到很多年以后,他在回顾当时的情景时仍坚持认为:“我本人当时是真他妈的急,想快点把人撤下来。在我看来,把军官和那些优秀的水兵救出来是至关重要的。”他始终坚信巴克马斯特“在作出弃舰决定时进行了明智的判断”,根据“命令发出时‘约克城’号的外观,其它任何决定都是极其不可靠的”。

  水兵们将救生筏和一切能漂浮的物品全部扔进海里,并在船舷外垂下了一条条绳索。4艘驱逐舰也纷纷放下小艇,驶到近前搭救落水者。开战以来,“约克城”号虽进行过多次预防特殊危机的训练,但从未搞过救生演习。巴克马斯特认为,弃舰演习将“严重打击官兵的士气和自信心”。幸运的是“海面像地毯一样平滑”,救援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从航母上把伤员撤下来极为困难,甲板很滑,舰身严重倾斜,根本无法抬着担架在舰上行走,只好把担架放在甲板上拖,有时甚至直接肩背手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了伤员转移,其余水兵纷纷直接跳入海中。海面上瞬间人头攒动,一些人戏谑地朝着小艇高喊:“喂!出租汽车!出租汽车!”

  撤离进行得从容不迫,井然有序,没有出现任何恐慌。驱逐舰在塞满浸透油污的幸存者后迅速驶离进入护航队列,另一艘舰再开上去接班。“贝纳姆”、“鲍尔奇”、“拉塞尔”号接走了1700人。仅小小的“贝纳姆”号就挤上去725人,舰长约瑟夫沃辛顿少校开玩笑说,“船上只剩下立足之地了”。“莫里斯”号和“安德森”号救起了450人,最后上阵的“哈曼”号、“休斯”号只搭救了100多人。截止16时46分,救援暂时告一段落。驱逐舰共救起2280人。众多幸存者登舰严重影响了驱逐舰的稳定性和机动能力。

  直到确认诸事均已就绪,巴克马斯特才离开指挥位置,对全舰进行了一次最后检查。上校希望借此机会对服役了多年的航母倾诉衷肠,默默与它作最后的告别。他必须用手扶着栏杆一点点移动才不至于摔倒,甲板上某些地方“淌满了油,滑得很”。左舷机库甲板已泡在水中,上校满意地看到活着的人均全部撤离—其实留在舰上的还有两个人,就来到舰尾抓住绳子,两手交替着沿舷边攀了下去。在接触到水面时听到有人呼救,上校就迅速游过去将在水中挣扎的一名炊事兵托上了救生筏,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

  “哈曼”号驱逐舰将巴克马斯特送上了“阿斯托利亚”号。之前迫降已登上巡洋舰的莱斯利少校满怀同情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这位英勇的军官沉默而吃力地爬上舷梯的境况,令人在心情沉重悲伤之余有了一丝欣慰,在继续行动前他终于能够喘口气了”。个子很高的巴克马斯特“没戴帽子,没穿外套,没打领带,衬衫领口敞开,浑身被汗水和海水湿透,除了秉承天意继续战斗下去的不屈意志,他现在完全一无所有了”。

  在初步核查救起的人数之后,弗莱彻下令只搭载了23名幸存者的“休斯”号驱逐舰守在“约克城”号附近,舰长唐纳德拉姆齐少校受命禁止所有人登舰,并在“必要时击沉它以防落入敌手或大火蔓延”。当“休斯”号于18时30分调转船头驶向航母身边时,在22公里之外,“阿斯托利亚”号上的弗莱彻少将凝视着掩映于夕阳之下的“约克城”号,久久不愿回头—将军将再也无法见到他那壮丽的旗舰!

  在随后发往珍珠港的电报中弗莱彻说,“在遭到第二轮攻击后‘约克城’号显然正在下沉”,虽然截止目前已有两艘敌军航母被消灭,“但未掌握攻击第十七特混舰队的敌军航母的位置”。
  虽然弗莱彻对“约克城”号遭遇第二次打击并不感到意外,但不远处“企业”号上的斯普鲁恩斯和勃朗宁却大惊失色。之前两人错误判断,日军的全部航母均已失去战斗力,中途岛战役的航空战部分至此已打赢了。对“约克城”号实施第一次攻击的敌机可能是10时30分在其母舰中弹前出发的。第十六特混舰队可以慢慢舔舐伤口,等空中巡逻的那些零战全部迫降后再“痛打落水狗”。现在两人突然发现,日军至少有一艘航母仍具备攻击能力,或者另一艘生力军已抵达战场。

  在此前三个小时里,第十六特混舰队的两艘航母几乎毫无作为。作为几乎算无遗策的二战名将,斯普鲁恩斯正是凭借中途岛海战声名鹊起的。但他的声誉在6月4日的中午时分几乎摇摇欲坠。著名历史学家托马斯比尔博士在《沉默的勇士—海军上将雷蒙德斯普鲁恩斯传记》一书中明确指出,“奇怪的是,(此时)斯普鲁恩斯似乎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并没有派出任何侦察机。他本可以使用舰载机或者巡洋舰上的水上飞机,但是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用”。他只是请求上级“尽可能提供敌军部队的方位和跟踪数据”,并未显出多少紧迫感。显然他想让别人替自己发现敌舰,比如中途岛上的卡塔琳娜,比如“约克城”号已经放飞的侦察轰炸机。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第十六特混舰队的舰载机同样损失巨大。这天上午,美军三艘航母上共损失舰载机70架,其中战斗机12架,俯冲轰炸机21架,鱼雷机37架,折损率达到40%。所幸飞行员的折损率要小很多,许多人最终被卡塔琳娜、巡逻艇或驱逐舰救起。“企业”号只有10架俯冲轰炸机可以执行第二次攻击任务,不过13时从“约克城”号上转场过来的15架“无畏式”让“企业”号的俯冲轰炸机队大大恢复了元气。鱼雷机只剩下区区3架,派出去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大黄蜂”号的情况更惨,鱼雷机队全军覆没,10架战斗机和14架俯冲轰炸机不知所踪—后来才发现有11架去了中途岛。之前寸功未立的米切尔少将急于改变首秀中的拙劣表现,他在13时10分发信号给斯普鲁恩斯,自己有20架俯冲轰炸机已在甲板上完成定位,准备随时受命出击。

  现在在消灭敌人残存航母之前,他们根本没有安全可言。美国人显然非常幸运,14时45分,斯普鲁恩斯刚得知敌人还有一艘凶猛的航母就收到了一封至关重要的明文电报:“发现敌军一艘航母,两艘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4艘驱逐舰,位于西经179度05分、北纬31度16分,正以15节速度驶向正北。”那正是日军仅存的航母“飞龙”号,正冲着美军舰队直冲过来。
  准确定位“飞龙”号得益于弗莱彻之前仓促派出的10架侦察轰炸机。塞缪尔亚当斯上尉和哈兰迪克森上尉在完成300度和320度扇区的指定搜索后一无所获。两人没有径直返回航母,而是自作主张地深入南方侦察。亚当斯怀疑敌军航母北上的距离可能不如预计的远,他们的极限搜索得到了丰厚回报,上尉在返航路线上准确定位了日军舰只的尾流。14时20分,“筑摩”号忽然升起烟雾并开始射击视野中出现的两架美机,10分钟后“利根”号也开火了。“飞龙”号的零战迅速前来拦截,但两架美机还是在击退了一架零战的攻击后成功逃逸。

  如果没有亚当斯适时发回“飞龙”号的准确方位,斯普鲁恩斯甚至不一定会发起攻击。日落之间,他已没有时间先进行搜索再发起一轮进攻了。现在,被亚当斯成功定位的“飞龙”号已注定在劫难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